+ - 阅读记录
    “啊啊啊……让我死让我去死,别拦着我!”

    魏知月躺在酒店的大床上,整个人躁动个不停,真是自尽谢罪的心都有了。

    醉酒后最可怕的事不是断片,而是该忘记的偏偏都记得一清二楚!

    天爷啊,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了这么羞耻的话,她顿时觉得以后整个剧组看她的眼神都要带点不一样的色彩了!

    她到底是有多饥/渴才会说出想跟他生好多好多猴子的话的?

    魏知月这一醉到大半夜才醒,郝安然照顾了她好久,才累得不行在床边趴着。

    “没人拦着你!”

    被她吵醒,这会儿趴床头捂嘴打了一个哈欠,眯着眼瞅了她一眼,把脸翻了个面后继续趴着,嘟囔道:“早提醒过你了,你知道你自己酒品不行就不该喝酒,结果你偏偏不听,自食恶果了吧?”

    事情发生的时候郝安然并没有在场,后来场内的所有工作人员都被导演一一叫着敲打了一通,这件事只会成为一个秘密,不会流传出去。

    不过那时候在场的都是剧组的核心工作人员,在剧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就算他们会死守秘密又怎样?反正魏知月觉得她现在已经没脸见人了!

    郝安然早知道她酒品不行,所以早在她抿那口白酒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结局。

    当时劝死了她不听,生怕自己待会儿会束手束脚耽搁拍摄进度,硬要喝酒壮胆。

    这下可好,胆不仅壮了,还肥壮肥壮的!

    白天她闹腾了好久,偏偏程方在这关头请了假,就苦了她了,害得她只能“孤军奋战”,伺候这个祖宗到大半夜不说,现在她酒醒了还有忍受她一声高过一声的哀嚎。

    郝安然又打了个哈欠,实在困得不行了,索性直接爬上/床裹上被子对付一晚,不一会儿就开始打鼾了。

    魏知月顾不得她了,忙拿出手机光/着脚丫子跳下床去到沙发上蹲着,一双眼睛因为紧张鼓得贼大,一个劲儿地在微博上搜索关键词,生怕白天那一幕被透出点风声出去!

    天呀,天下哪有不透风的墙!

    白天的事要是被公之于众,就算她当即抹脖子自尽谢罪也会遗臭万年的!

    好在确实没搜到什么,热搜上都是些别的明星的八卦,这个明星出/轨了,那个明星解约了,什么新剧官宣什么的,并没有关于姜阑歌跟自己的任何消息。

    魏知月这才松了一口气。

    一失足成千古恨,神经都给她整衰弱了!

    退出了微博后,双目呆滞地望着前方,捧着手机一脸生无可恋。

    回到当前的问题上,明天该怎么面对那些剧组的人呢?

    不对,最大的问题是该怎么面对姜阑歌!

    简直懊恼得她捶胸顿足,仰天又发出了一声哀嚎,“要死啦,我真是猪脑子,喝什么酒,给我一瓶农药药死我得了!”

    过了会儿,房间再度安静下来,电话里传出来一个声音。

    “酒醒了?”

    魏知月吓得差点把手机丢出去,忙不迭低头一看,好家伙,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拨出这通电话的?

    一看联系人,好巧不巧,还正拨出的他姜阑歌的电话,而且看上去已经接通将近一分钟了!

    靠!

    魏知月忍住骂娘的冲动,跟对方说话的语气秒变谄媚。

    “哈哈哈,好巧啊阑神大人,这么大晚上您也没睡觉呢?”

    对方停顿了会儿,“白天的事后悔了?”

    嗯,后悔了!

    看来他是听到她上一句哀嚎的话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