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把她抱上了车,本想把她放到旁边座椅上,不过她紧紧抓住他的衣襟,完全松开不得,只能任由她躺坐自己怀里。

    出门时还熨烫得一丝不苟的衣服因她起了无数褶皱,前头司机瞧在眼里,这姑娘浑身酒气重得吓人,要换其他人姜阑歌肯定要连他身上那件衣服带人一起丢出去,预料他会大发雷霆,不料姜阑歌只是皱了皱眉头,不仅没有将她推开,反而用手轻/揉着她的腹部。

    “还是难受吗?”

    那女孩整张脸被凌乱的头发遮掩,瞧不清正脸,这会儿如蚊子一般小声应了一声,“抱抱就不难受了……”

    说着,跟小猫儿似的,脑袋还在他怀里蹭了蹭,在跟他撒娇一般。

    见状,前头司机大气不敢出,而姜阑歌这才想起了什么,头也不抬地吩咐他一句,“外头有几个狗仔,你去联系处理了。”

    也许是受他怀里姑娘的影响,声音竟难得带了几分温度,甚至乎带了些愉悦。

    司机应了一声,僵硬且机械地打开车门下了车。

    温暖的怀抱,舒服且好闻的气息,魏知月轻抓着他的衣襟,仿佛漂泊无依的小舟终于找到靠岸,不舍得松开。

    意识朦胧间,魏知月问了一句话:“小兄弟,我是不是认识你呀?”

    不记得他有没有回答,反正后来脑袋昏沉得厉害,终于卸下防备睡了过去。

    *

    宿醉的后遗症,刚一醒来就头疼欲裂,眉头皱得飞起,半睁眼一瞧,才发现自己竟身处一个装潢精致的卧室里,正躺在一张软软大床上,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

    迷茫地眨巴着眼,撑手坐了起来,依旧头晕脑胀,在床上呆坐着,努力回忆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然脑子里不仅是一片浆/糊,眼皮还跳个不停,太阳穴突突个没完。

    没过多会儿,一个佣人装扮的阿姨进屋来,见魏知月已经醒来,笑得满脸灿烂,给她递上了一碗热汤,“姑娘总算是醒了,少爷吩咐让你把这醒酒汤喝了。”

    魏知月愣了一瞬,跟佣人阿姨大眼瞪小眼了会儿,不知道现在什么情况。

    不过照目前看来可以排除自己被绑架这个可能,眼前这阿姨的目光真是诚挚得不行,所以还是把那汤接了过来,一饮而尽。

    喝了过后果然头没有那么晕了,把碗交还给她后笑着道了一声谢,低头发现自己这会儿穿着一套陌生的睡衣。

    齐嫂刚接过碗就温言解释了一句:“姑娘别怕,你之前那条裙子脏了,是少爷吩咐我给你换的衣服。”

    听她一口一句少爷,魏知月头脑风暴了下,试探着一问:“你说的少爷可是姓穆?”

    齐嫂莞尔,双眼眯起和蔼的笑,“我家少爷姓姜。”

    “哦,姜。”

    魏知月下意识点点头,努力回想着自己有没有认识一个姓姜的少爷,而正在这时醒酒汤终于发挥了效用,将最后一点醉意驱散,昨晚醉倒前发生的那一幕如同放电影般浮现于眼前。

    昨晚,她好像大概仿佛见到了姜阑歌,还在他脖子上咬了一口?

    等等,姓姜的少爷?

    她脸色立即转白,大大的眼睛里惊恐万状,下一瞬就坐直了身子,忙不迭抓住齐嫂再三确认,声音近乎失控,“你确定你家少爷姓姜?”

    齐嫂被她这反应吓到,还未来得及回答,姜阑歌正好出现在门口,不用她回答就知道了答案。

    他今日身着禁欲系的黑衬衣,双手抱胸倚在门口,身姿挺拔,漆黑不见底的眼眸冷静地盯着她,很难看出喜怒来。

    魏知月瞧着来人,眼神呆滞了三秒不止,直至齐嫂出门并带上房门后她才缓过神来,回想到昨天发生的一切,整个人顿时慌张到了极点。

    完了完了,这下不仅前途保不住了,连小命都悬裤腰带上了!

    他什么也没说,不过刚朝她迈出一步,魏知月就跟受惊地蚂蚱一般,立马掀着被子把自己整个罩被子里当缩头乌龟,带着哭腔懊恼求饶道,“对不起对不起,昨晚纯粹酒后矢德,我发誓我真不是故意的!”

    姜阑歌压住笑意,依旧板着一张情绪莫测的脸,上前一把将被子扯开,在她下一瞬要逃之时,两手分别捏住她双手手腕按在床上。

    上方的男人眉目偏冷,语气也无半点温度,“还记得你昨天做过什么吗?”

    魏知月脸上热气蒸腾,红得跟刚煮熟的螃蟹似的,挣扎未果后终于认命,紧眯着眼把头扭到一边,一副豁出去了的姿态。

    “醉后矢德,无意冒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