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魏知月愣了下,停顿在原地,不确定他是不是在跟自己说话,甚至于没有转身。

    姜阑歌薄唇抿了下,一双墨眸里目色渐柔和,朝她招了招手,“知月,过来。”

    魏知月迟疑了一瞬,扭头望着他。

    哪怕身上穿的病号服,男人依旧俊郎得令人发指。

    他正望着自己,眸色很深,像是在床上躺得有些久了,眉目间带了些慵懒散漫,他的声音低哑有磁性,如同蛊惑人心的海妖。

    魏知月怔怔地望着他,意识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已经不自主地走到了他的床边。

    顾远泽瞧在眼里,在边上打趣般啧了一声。

    美人计啊!

    魏知月在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已经走到了床边,料想到他不会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对自己做出过分的举动,不过双手还是背在背后绞个不停。

    她发现根本不用他对自己做什么,只自己一眼,就足以让自己心里七上八下乱得没了方寸。

    魏知月声音极小地问:“身体好些了吗?”

    姜阑歌嗯了一声,没有了其他的话。

    魏知月望了一眼他头上带血的纱布,目中闪动着担忧,“你的头没事吧?”

    姜阑歌不假思索地回:“假的。”

    魏知月哦了一声,又没了话,低下头,心下却是松了一口气。

    姜阑歌望着她眸光一闪,“担心我了?”

    魏知月低嗯了一声,担忧地抬眸看着他,“前两天打你电话一直没接,我以为你出事了。”

    姜阑歌眨了下眼,突然望着她抿唇笑了笑,“今天没有行程?”

    “没有行程,刚从健身房出来,顺道过来看看你。”怕他担心,魏知月下意识隐瞒了健身房冲突那一段。

    姜阑歌嗯了一下。

    顾远泽在边上听得都打哈欠了,这从善如流的一问一答,跟老父亲跟闺女似的,本想在边上吃个瓜结果什么都没捞着,看来这是顾忌着自己,连说话都这么拘谨。

    气氛安静得有些凝固,最后还是魏知月低头咳了一下,脸色熏红:“既然你没事我就走了,不打扰你休息了。”

    姜阑歌望着她的手臂,她的外套是淡粉色,而长袖的手肘处竟沁出了一小块血迹来。

    姜阑歌眉头狠狠一拧,在她转身之际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因动作有点猛,魏知月一个回身就扑倒在了他身上。

    他那张好看得人神共愤的脸近在咫尺,魏知月手忙脚乱地要起身,很快他另一只手攀附上她的腰,让她保持着这个姿势动弹不得。

    魏知月脸色红得不行,心跳得跟敲大鼓似的,只得偏头错开眼神。

    男人的声音有些清冷,“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魏知月挣扎了下,下意识否认,“没有,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那你给我解释一下,你手肘上的伤是怎么回事?”男人的语气有些不善。

    今天的事着实是有些复杂了,他现在自顾不暇,怕他分心,魏知月决定隐瞒着:“今天在健身房摔了一跤而已,就蹭破了点皮,不怎么疼的。”

    “不是告诉过你,受委屈了尽快找我吗?”

    她的手背关节处,特别是握拳的地方有些不自然的红,姜阑歌看得出来,这是跟谁交手过的痕迹,而且对方并不势弱。

    魏知月鼻尖发酸,眼眶微红,闷声回:“过去几天根本联系不上你,找了你又有什么用?”

    说这话时魏知月的语气中带了些哀怨,姜阑歌顿了会儿,最终叹了一口气,把她揉进了怀里。

    男人身上有股舒服的香味,不同于医院消毒水的味道,让魏知月的那颗心安定了些许。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