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魏知月楞在原地了会儿。

    往日跟她并没有多少交情,所以魏知月并不知道她是个什么品性的人,如今看来,她竟傲娇得有些可爱。

    或许打心眼里瞧不起她这种背靠“金主”抢她资源的“坏女人”,不过这关头能说出这种话来提点她,或许将来能跟她成真朋友。

    魏知月的心情总算好了些,抹了一把脸上的水珠,擦了擦手,也跟着出了洗手间。

    健身房里健身器材不少,不过魏知月跟安雅琴都是第一次来,都不懂使用教程。

    安雅琴出去得早,现在在刚才那两个健身教练的帮助下在摆弄健身器材,挑来挑去,就挑了个室内单车。

    魏知月刚准备走过去,却注意到她骑上了车后,那个长得黑壮一点的健身教练眼神总若有若无地在她全身乱瞟,在安雅琴没看到的地方眼神甚至有些孟浪。

    魏知月本以为是她想多了,不过又见那个黑壮的健身教练以纠正她姿势为由,伸手在不该摸的地方摸来摸去,面上表情不太对,而安雅琴也皱了皱眉,觉得不妥,应该是碍于自己公众人物的身份,并没有发作。

    魏知月眸光闪烁一瞬,故作对她骑的那单车很好奇的模样,把那个男人挤到了边上去,“哇塞,这车看上去好酷,这怎么玩儿啊?”

    那个黑壮的健身教练被挤开,不过并没有生气,用同样恶心的眼神在魏知月浑身上下扫动,而另外一边那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教练眼色也越发不能收敛,直把魏知月看得恶寒无比,好在并没有上手。

    安雅琴也是极度不喜,刚好有魏知月来解围,在那室内单车上蹬了两脚后,就装作不好玩的样子从车上下来,嘴巴一撇说了一句“没劲儿”,说着,就直接转身离开了。

    魏知月也赶紧追了上去。

    两人还是回到了刚才的跑步机上,那边的人要多一点,就算那两个男人跟了过来,也不敢明目张胆对她们怎么样。

    森迪吩咐过,她们需要在这里待一上午,在这之前最好不要不离开,要是被粉丝发现她们只在这里待了一小会儿就离开了,难免落得个故意摆拍炒作的名头,那就白费功夫了。

    两人的跑步机是挨着的,这次两人都把跑步机的速度调得很慢,在慢慢悠悠地走着。

    “刚才谢谢你。”

    耳边响起这有些清冷的声音,魏知月诧异地望着她,却见她依旧带着耳机,直视着前方,神情倨傲,仿佛那话不是出自她的口中一般。

    魏知月抿了抿嘴角,还真傲娇呢。

    就算她没有欠她人情,换做是陌生人她也会上去解围。

    在那种情况下女孩子本就是弱势群体,既然她看见了,就不会选择袖手旁观。

    刚到中午,两人都如释重负地从跑步机上下来,按照森迪的要求,两人凑到一起,背景为刚才的跑步机,拍了一张“姐妹好”的合照,再按照森迪一早发给她的文案发了条微博,就算交差。

    今天的行程算是完了,两人一起去更衣室里拿东西换衣服。

    她们不知道的是,从一开始那两个健身教练就一直注意着她们俩,一直盯着她们去了更衣室,相视一笑,一并跟了去。

    更衣室的二人刚开了门准备离开,怎料刚一开门,那个黑壮男人还有那个看上去挺老实的男人一并挤了进来,并迅速锁上了门。

    是安雅琴先开的门,见这架势,顿时吓得脸色都白了,拉着后面的魏知月不断退后,“你们干什么?这里是女生更衣室,请你们立马出去!”

    “别这样嘛小美人,我们哥俩就是想来跟你们玩一点刺/激的!”

    说话的是那个看上去挺老实的壮汉,不过现在他已经彻底换了一副嘴脸,望着她们俩不停地搓着手,双眼迸发贼光,嘴角都快咧到了耳根子。

    他的名字叫刘三,在这健身房工作了有四五年了,从前就总是做掐油的勾当,有色心没色胆从来不敢做太过分。

    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人花了大价钱来让他把这小美人睡了,他本来怕身上犯事儿不敢做,不过那人又说,他要他睡的这个美人是娱乐圈里的人,那个圈子里最怕丑闻,就算是被睡了,遮掩都来不及,绝对不可能去报警。

    那个黑壮的男人是他表哥,名叫王风,表兄弟二人都是一丘之貉,两人本来商量着想假借给她们递矿泉水的名头下药,怎料没得逞,现下是他最后的机会。

    那边给了他不少的报酬,足够他余生吃喝不愁,只要待会儿完事儿了拍一张照片录一段视频发给那人,钱就轻松到手了。

    想到这两人相视一笑,瞧这两个小美人的姿色,这波稳赚不亏啊!

    魏知月跟安雅琴已经被逼至了角落,安雅琴始终高傲地仰着头,见已经退无可退,只得强作镇定地冲他们嗤了一声。

    “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的父亲是富安集团的老总,你要是敢动我,明天我的父亲就能把你这破健身房踏平,让你们俩牢底坐穿!”

    闻言,刘三跟王风两个人顿时都有点虚了,富安集团在整个c城都是赫赫有名,要是动了他家千金,这事儿还真没那么容易终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