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魏知月给郝安然分派了一个任务,接下来的所有行程里,务必死盯着程方,一旦发现他有管不住嘴巴的苗头,立马杀人灭口!

    一整天提心吊胆,好在一整天相安无事,早早结束了行程回了酒店,魏知月死活不想让他再进自己房间,结果他死活非要跟着进来。

    魏知月指着他的鼻子威胁道:“程助理,请注意你的言行,你身为我的助理,在很多事上你必须要听我的!”

    程方扶了下眼镜,一脸正经:“首先,我并不认为明星与助理是绝对的主仆关系,我相信森迪把你托付给我,虽然最主要的是照顾你的生活起居,不过我也有这个义务纠正你生活中不对的一些生活方式,所以你的生活区域我是有必要涉足的。”

    呸!话说得冠冕堂皇,他就是想见他偶像!

    瞧他那眼神,这么厚的眼镜片都挡不住他眼中的贼光!

    回来的时候天都快黑了,沙发上是半包没吃完的薯片,却并没有见到姜阑歌人。

    衣柜里,厕所里,床上,窗帘布后面,魏知月都挨着找了个遍,依旧没找到他。

    她突然颓废地坐在了沙发上,望着那半包开了没吃完的薯片,那一刻,她严防死守的心,好像有些乱了。

    郝安然跟程方走后,魏知月接连给他打了十几通电话,都是无人接听。

    联系不上他了。

    怕他出危险,想了想,魏知月给齐嫂那边打了一通电话。

    “齐嫂,不好意思这么晚来打搅你,我来问问,阑神他回去了吗?”

    “你不知道吗?我家少爷昨天出车祸了,现在还在医院重症室抢救呢……”

    电话那头的齐嫂也是一副急得不行的样子,看样子姜阑歌他根本没回去,甚至于昨天都没有跟齐嫂报平安过。

    又给王叔打了个电话,王叔却说他昨天休假了,到今天才知道车祸这事,现在也是把他急得不行。

    挂了电话,做了演员这么多年,说谎的语气她还是能分辨出来的。

    齐嫂还有王叔都是姜阑歌最信任的人,齐嫂没说假话,不过王叔就不一定了,听声音他那边在开车,说话间顿了会儿,看来姜阑歌八成在他车上。

    知道他现在没事,魏知月这才把悬着的心放下来。

    只不过今夜的心情乱七八糟,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索性拿出手机翻微博,可只要一翻到关于他的资讯就下意识地停顿,脑海中渐渐浮现出昨日那个几近失控的吻,想想都脸红心跳,捂脸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翻滚。

    魏知月知道,全给这个男人的定义都是禁欲,他只有在拍戏的时候能做到情绪百变,可就算是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总是一座不可攀的冰山,他对很多人都拒之千里之外,可好像唯独对自己是不一样的。

    在之前,这种独一份的偏爱让她觉得很惶恐,如今依旧是惶恐。

    前一种惶恐是因为得到,如今更怕的却是失去。

    她发现自己好像越来越管不住自己的心了。

    明天还有忙碌的行程,今天神经紧绷了一整天,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王叔这边,他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车后座坐着那个正在闭目养神的男人,迟疑了一瞬还是开口道:“听声音魏小姐好像挺担心的样子。”

    姜阑歌淡淡地嗯了一声,薄唇抿紧的那条线却止不住地上扬了些。

    “后边两条尾巴还跟着吗?”

    王叔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车后边跟着的那两辆车,眉头皱了起来,“跟了三个钟头了,倒是挺有耐性。”

    姜阑歌双眸睁开,眼底幽暗,语气带了些讽刺,“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真是一点没变,也就这点不上台面的伎俩。”

    “斓悦跟ly集团的合作消息散布出去后,楚氏那边果然急眼了,估计已经知道是老板您做的手脚,还好昨天早有防备,不然真叫他们得手了。”

    说到这里,王叔还是忍不住多嘴一句,“昨天晚上老板不该去找魏小姐,如今这关头要是被发现您跟魏小姐之间的关系,我怕楚氏那边会威胁到魏小姐的安全。”

    姜阑歌捏了捏眉心。

    其实他昨天在敲门的时候就已经在懊恼了,不料她正巧在那时开了门,他只能挤了进去,跟她住了一晚。

    事发突然,他竟忘了她的安危,现在想来其实也是极懊恼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