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怀孕后的女人身子骨是要娇弱些,顾远泽都恨不能把郝安然捧在掌心,瞧那一副小心翼翼的样,郝安然都直害臊,有些后悔把他也拖着来了!

    姜阑歌很不甘很不愿,还记着当初顾远泽半夜爬窗偷他家孩子的仇,始终挂着一副臭脸,对他爱答不理的样子。

    一起烤烧烤的时候,趁着喝大了,顾远泽指着姜阑歌大放厥词,“姓姜的,今天我就把话撂这儿,当初你不肯送给我孩子,回头我生个儿子把你家两个女娃娃都拐到我家做儿媳妇!”

    郝安然一巴掌拍在他后脑勺,瞪着他:“你说什么呢?还两个一起拐,你是想把我家宝宝培养成渣男吗?”

    姜阑歌坐在椅子上淡定地摇晃着杯中红酒,眼神盯着郝安然的肚子,漆黑的眸里波澜不惊,缓缓开口:“我觉得你这胎是个女儿!”

    郝安然温柔地低头摸着还没显怀的小肚肚:“我也觉得肯定是个女宝宝!”

    这样一想顾远泽顿时惊悚了,抱着老婆的肚子碎碎叨叨:“不行不行,你一定要是个儿子,给老爹我一雪前恨!”

    然后他又挨了郝安然一个大巴掌。

    虽然被打了,不过顾远泽还是没心没肺地乐呵。

    孩子是两人之间血缘的羁绊,以前顾远泽还经常气郝安然,两人也经常因为小事吵架。

    从两次三番的吵架和好后,两人的感情也渐渐磨合,从一次次吵架中学会了谦让理解。

    尤其是郝安然现在终于怀了身子,这是千盼万盼来的,顾远泽当然不可能再做惹她生气的事。

    魏知月趁机过来拉着郝安然的手,跟她商量成为儿女亲家的事。

    然后立马遭到了顾远泽的强烈反对。

    “不行!要真是个闺女,我绝对不可能让你家臭小子拐了的,我把她关在家里哪儿都不要她去,爸爸要教给她一件事,这个世界太复杂,一群怪蜀黍怪阿姨打她的主意!”

    说着,他还阴阳怪气,意有所指地横了姜阑歌一眼。

    他蹲在郝安然的脚边,郝安然顺手就提起了他的耳朵,“当初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拐人家孩子,现在你还来劲儿了是吧?”

    “哎呀疼疼疼,轻点!”顾远泽连声求饶,嬉皮笑脸,“老婆别生气嘛,当初我偷孩子还不是为了给你玩!更何况当初偷孩子的事你不也参与了吗?”

    魏知月又想起当初郝安然说的,这家伙挖地道差点把自己淹死在里头,只觉得好笑。

    见姜阑歌还板着一副死鱼脸,魏知月赶紧过去笑着拍了他一下:“行了,都过去多久的事了,忒小气!”

    魏知月还记得,当初生孩子还多亏了顾远泽帮他们联系医生,要不是因为这样,她这三胞胎生下来指不准要吃大苦头!

    姜阑歌只是性子傲娇了一点,跟顾远泽认识这么多年,也不能说闹僵就闹僵,不过现在他拉不下脸来,顾远泽也傲娇地不肯认错,所以关系才一直这么僵着。

    魏知月跟郝安然十分默契地给自家男人灌酒,姜阑歌的酒品很好,醉了也跟没醉一样,稳稳地坐着,不动如山。

    不过顾远泽酒品就没那么好了,白的红的一样灌了一瓶,他连站都站不稳了。

    他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朝着姜阑歌扑了过去,拍着他的大腿道:“老姜啊,你说我们都这么多年的交情了,你摸着良心说这些年兄弟待你咋样?”

    姜阑歌的脑子也有点转不过弯了,眼神有些呆呆愣愣地盯着顾远泽,没反应过来这大傻子是谁。

    “你个老没良心的,你孩子都三个了,让你送我个孩子你都不情愿,还铜墙铁壁的把我防着,那次更是害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月啊!你个没良心的,嗝……”

    姜阑歌也打了个酒嗝,把腿上那只手丢开,眸里正色:“孩子,不能送!”

    “你是不是忘了,当初是谁陪你出生入死?是谁对你不离不弃?又是谁帮你媳妇生孩子忙里忙外地找医生找产房?你个没良心的,兄弟我真心待你,你就是这么回报兄弟我的?”

    这说起来,姜阑歌像是想到了那些年的峥嵘岁月……神色隐隐动容。

    顾远泽态度强硬:“我告诉你,不管怎样,你那两个闺女必须嫁一个到我家来!”

    这话瞬间让姜阑歌清醒了,他态度坚定,很嫌弃地推开他,“不行,我的闺女宝贝,不嫁,要藏起来!”

    一想到他白白嫩嫩的两个小闺女未来要被其他男人拱走,姜阑歌眼睛都急红了。

    不能答应!闺女要藏起来养,外边的臭小子太不靠谱,要欺负他的闺女宝贝!

    “你藏起来,你个没良心的,你藏得住一时,你还要藏一辈子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