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她们唯一一次交集还是因为《天下如歌》,虽说她抢了自己的资源,不过魏知月早有心理准备,况且那是团队的决定,她自然不可能因此迁怒于安雅琴身上。

    不过这都其次,撞衫这回事可大可小,可连妆容甚至连高跟鞋都一模一样,撞成这幅样子就太不对劲儿了,明显是有人故意要整她。

    如果不是安雅琴反应快的话,这件事足以在上大做文章。

    说起来,为什么森迪给她准备的礼服会在途中,出意外,还有那个匿名给她“雪中送炭”的人也是处处疑点。

    种种巧合串联起来,就多了点阴谋的意味。

    看来对方是有备而来,不仅她这里,就连安雅琴也被算计进去了。

    可奇怪的是她没觉得自己有得罪过什么人,是谁会想方设法如此大费周章地来设计她呢?

    难不成这其实是冲安雅琴来的?

    走完红毯,两人不约而同一起去到了洗手间。

    刚一来到没人的地方,安雅琴就立马卸下了姐妹情深的面具,一把将她丢开。

    魏知月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子。

    “雅琴,关于撞衫这事儿……”

    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魏知月犹豫了下,还是准备解释一句。

    安雅琴正拿着口红对着镜子补妆,闻言,挑着眼角看了她一眼,嘴角渐渐撇开了一个轻蔑的嗤笑,“你不用跟我解释,有人想拿我当q使,我岂能随他的愿?你要是真有这个脑子做出这种事,不至于默默无闻了整整三年。与其花时间想该怎么跟我解释这件事,不如去好好查查到底是谁要害你。”

    魏知月嘴角微僵,虽然她话里意思是相信自己的,不过这话怎么听起来怪怪的?

    说着,安雅琴收起了口红,神态高傲地一仰下巴,也不打算等她了,踩着高跟准备出去。

    可走到一半,又停了下来,回头看她一眼,见她还是一副懵懂模样,一双美眸渐眯起,带了几分认真,“早前我就警告过你,德不配位必有灾祸。我只想提醒你一句,在你拿下《恐惧深渊》这个综艺开始,你要么不择手段爬到最高,要么就做好被打下深渊的准备。”

    说着,语气中转而带了几分讥诮,“在这个圈子啊,一夜爆红容易,一个不慎被打下极渊更容易,这才刚开始就树了敌,凭你的斤两,就算红也极难红过半年。你的金主或许能护你一时,可护不得你一辈子,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话一说完就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留下魏知月楞在原地细品她的这番话的深意。

    她出于什么缘由对自己说这番好意的话魏知月不知道,不过她话里像是很笃定她背后有金主,这就让她有些看不明白了。

    怎么好像谁都知道她背后有金主,就她不知道?

    怎么突然间多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的事!

    抛去这些奇奇怪怪的事儿,稍整理了下着装,就去到了晚宴上。

    魏知月第一次来这种场合,周围都是不认识的人,有些拘谨。

    在场的都是圈内的大人物,慈善晚会就是披着做慈善外衣的名利场,魏知月从来都不喜欢这种场合,不过又被迫要融入进这种场合。

    魏知月的面容身材都属姣好,刚一进场就有几个导演制片人被她吸引了目光,有的给她递名片,有的找她要微信,魏知月端着笑来附和,跟他们随意攀谈着。

    他们一直在跟她敬酒,魏知月以酒力不胜为由来推脱,想以果汁代酒,怎料反而引起了其中一个导演的不快。

    那个导演标准的中年地中海发型,大腹便便,一副油腻模样。

    魏知月知道他叫杨山,今年出了一部爆款的古装剧,在导演界可谓是炙手可热,而且最近在筹划一部新剧,正是挑演员的关键时候,如果能在他这里打好关系,兴许能在他的新戏里拿下一个不错的角色。

    就算不为那个角色,从他手里头递出来酒如果她不接下的话,这里的其他人说不准会多想,这个面子她还是要给的。

    她可不想就因为一杯酒把这里的导演制片人得罪光。

    想罢魏知月还是腼腆地笑了笑,把他递过来的红酒接了过来,跟他们酒杯一碰,喝了一些酒。

    纪褚平也来了这里,今天他穿着白色小礼服,像极了童话中的白马王子,再加上他现在在圈内名气颇高,周围围了不少莺莺燕燕。

    他十分不喜这种场合,觉得太过吵闹,端着一杯香槟正要出去外边阳台透气,便见魏知月正在跟一群人有说有笑的样子,只不过那笑意其实看得出来有些疲惫勉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