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他不是早就死在了姜阑歌的刀下了吗?

    其实姜阑歌确实是猜的。

    不止幽冥岛,崇明岛也是他的。

    洛方城勾了勾唇:“你知道了又能怎样?”

    “我没打算对你怎样,当年的事我欠你一句谢谢!”

    洛方城眼神黯了些,“你不欠我这一句谢谢,说起来,我还欠你们一句对不起!”

    他们就一直打哑谜,魏知月听得云里雾里,不知所云。

    洛方城突然掩唇咳了两下,“时候不早了,我得走了!”

    魏知月突然把他叫住:“你之前不是有话要对我说吗?”

    他故意唉声叹气一下,摆了摆手:“我跟你说的话你未必会信,你要真有什么想知道的,就问问你身边这个男人吧!”

    魏知月望了一眼姜阑歌,他竟又在瞒自己事儿!

    洛方城离开后,魏知月一把推开了姜阑歌,开始生他的闷气了。

    姜阑歌赶紧把小娇妻重新哄住,“你想知道的我迟早都会告诉你,不过现在不是时候!”

    魏知月正要跟他据理力争,关于夫妻之间要不要坦诚这个问题,结果他一嘴封过来,直接把她的话堵得死死的。

    紫藤花下,姜阑歌轻轻捧着她的后脑,怀里的小娇妻瞪着他,对于他动不动就色诱她的这种行为深感可耻!

    虽然可耻,不过确实顶用。

    魏知月很快就被他撩成了一汪春水,软软地靠在了他的怀里,就连手里原本捧着的一个花串儿都掉了地,两只小手轻轻地抱住了他的腰。

    魏知月觉得自己这辈子真的没救了。

    回到那边,郝安然跟顾远泽在陪小家伙玩拼图。

    顾远泽好似总有哄小孩儿开心的魔力,自他一来,顾小雨脸上渐渐多了几分生气,脸上的笑容也多了些。

    不过左右都没看见奈哲尔,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而此时,奈哲尔跟着洛方城一路跟了出来。

    直到走了好一段路,洛方城才无奈回头,双手插在米色风衣的口袋里,望着身后跟着的这条尾巴,面无表情,眸色很深。

    而奈哲尔也没有要躲的意思,坦然地跟他面对面。

    奈哲尔仔细打量了他好一会儿,不过依旧没从他身上瞧出半分有当初那个叫西河的男人的影子。

    “西河?”奈哲尔有些迟疑地叫出了这个名字。

    洛方城眨了下眼,没有动作。

    他竟然还活着!

    奈哲尔表情有些不可思议:“原来关于别水云间的传说都是真的!”

    洛方城耸耸肩道:“这些事情真真假假真的有那么重要吗?”

    奈哲尔捏了一把拳头:“你做这么多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为了姜阑歌?还是为了其他人?”

    洛方城眸光一闪,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不太自然地抿了下唇。

    “我只是想要赎罪。”他转过身去,语气平静:“你或许觉得我过去过于残忍,不过这个世界本就如此,适者生存,优胜劣汰的道理,只要结果是好的,谁在乎过程呢?你或许又要说我自私,罔顾人命,可如果我当初视人命为无物,又何须把受到家族驱逐的你救下?要知道,在那个全是亡命暴徒的地方,其实人命本就不值钱,包括你,草芥一条,也不值钱!”

    奈哲尔继续捏着拳头,眼神愤恨,不过片刻后又松了开。

    “其实你是在给姜阑歌铺路吧?你一直以来都在给他培养势力,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或者说……是为了魏知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