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半个月后,好不容易结束了一天忙碌的行程,恰逢《恐惧深渊》首播,被郝安然兴冲冲地拉着追综艺,顺便舔她阑神的盛世美颜。

    魏知月心中不安,自姜阑歌威胁导演组后,她是真心怕因此得罪节目组记仇乱剪辑搞事情,不过好在看正片里,节目组迫于姜阑歌的y威,不该留的片段半点没留,让魏知月看到了满满的求生欲。

    一路看到最后,在她选择自裁的时候有个她与姜阑歌对视的慢镜头,背景里循环播放着她之前在姜阑歌面前饱含深情立下的誓言——作为一个合格的蓝莲花,誓死效忠阑神大人!

    魏知月没想到,她求生欲之下胡诌出来的话,竟被掰扯成了泪点!

    扭头瞧了一眼边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郝安然,默默给她递了纸巾。

    而郝安然扭头可怜兮兮地看着她,抱着她崩溃大哭,“呜哇……我看好的cp居然be了,这是什么人间疾苦啊!”

    魏知月:……让你瞎站cp!

    最后的最后,画面重新调转到了之前的壁画上,在原先内容的基础上新增了后续。

    瑶安公主以自尽这种方式化解了所有危机,成功让滔天怨气消散,而后饕餮眼睁睁地看着她灰飞烟灭,化作点点星光,绝望在他脸上蔓延,最终只剩下心如死灰。

    命运好像从一开始就从未善待过他,两个本相爱之人,千年前经历了生离,千年后又经历死别。

    而画面最后的最后,本可以离开这里的饕餮却打开了机关,慢步走向了石屋后边一片漆黑的地牢。

    黑暗中只依稀留下一个惨凉萧条的背影,最终石门关上,故事结束。

    “嗷呜呜……太惨了太惨了!”

    郝安然抱着魏知月哭得鬼哭狼嚎,末了还不忘睁着水萌水萌的大眼望着她抽噎一句,“老大,你现实中一定要跟我阑神好好的,千万不要be啊!”

    魏知月:……听不见听不见。

    自综艺回来的半月里姜阑歌就再也没找过她,魏知月当然乐意跟他撇清关系,巴不得他忘了有自己这号人物,更不会主动找他去。

    这些日子不知为何,森迪待她出乎意料的好,甚至会在出席活动的时候顺带也会把她捎带上,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这不,明晚有个大型的慈善晚会,公司以她的名义捐了五十来万,白占这名头魏知月良心上过不去,就用自己的积蓄再捐了个五十五万。

    娱乐圈里慈善晚会向来是娱乐圈的名利场,圈内明星喜欢用做慈善的方式来巩固自己的人设,不管出于何种原因,至少结果确实是对社会有益的。

    魏知月不喜欢这种场合,不过这个慈善晚会可不是谁都有资格捐这个钱的,她知道这是森迪有意提携她,总不好辜负他的好意。

    明天的全部行程都被挪后,森迪花了大价钱给她做造型,连礼服都给她准备好了,正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只希望明天不要再出幺蛾子才好。

    正想着,手机突然来了个电话。

    一看来电联系人,神。

    再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靠!

    魏知月回想起了上次被叫出门的恐惧,暗骂一声,瞧了眼还在望着她哭个没停的某助理,最终尿遁到了厕所,才放心划开电话接听,语气又秒变狗腿。

    “喂阑神……”

    “不好意思魏小姐,这么晚来打扰你,我老板喝多了,现在在你楼下,你能下来一趟吗?”

    听声音,电话那头是王叔。

    魏知月顿了一会儿,话说他姜阑歌喝醉了,大半夜地把她折腾着出去算什么意思?

    看这通电话确实是用姜阑歌的手机打来的没错,王叔可不是个会私自做主的人。

    跟郝安然那里撒了个谎准备出门,结果郝安然记着森迪的叮嘱死命拉住她不准她下楼。

    郝安然睁着一双哭肿得跟俩大灯泡似的眼睛怨念满满地望着她,“老大,要是明天你错过了那个慈善晚会,我会被森迪剁碎糊墙的!”

    魏知月无奈只得承认是现在出门是姜阑歌在找她,而郝安然瞬间精神,不哭也不闹了,一双大眼锃锃发亮,直把她往外推,“老大你赶紧去,千万别让我我阑神久等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