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所以说其实他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知道,就是没说?

    魏知月很有一种他一直以来都把自己当傻子的错觉!

    “其实你一直都站的瑶安公主这一边?”

    姜阑歌没有否认这一点,同样的也没有承认这一点,“我对胥英有情,为了等这一天等了太久,在不知道胥英转世究竟是谁的情况下,我不会冒着把她误杀的风险随便动手杀人。”

    男人偏黑的眸子里满是认真,目中仿佛凝聚着点点星光。

    承受不住他这饱含深情的眼神,魏知月忙慌乱地垂下目光,暗示了自己无数遍这是在演戏,是假的,才堪堪把心底那种名为悸动的情绪压了下去。

    真不愧是拿奖拿到手软的影帝大人,这演技,撩死人不偿命啊!

    红到充血的双耳渐渐恢复如常,冷静下来后才道:“所以血玲珑就是纪褚平吗?”

    原来这就是他要她疏远纪褚平的原因吗?

    不过男人很快否认得斩金截铁,“他不会是血玲珑。”

    魏知月惊讶,六个嘉宾都淘汰了三个,除了他们两个就只有纪褚平还没被淘汰,不是他,难不成是节目组的人?

    便听男人继续道:“真正的血玲珑是齐天。”

    “齐天?”魏知月惊讶得声音有些失控,“可他不是已经被淘汰了吗?”

    魏知月话音刚落,便听表里传来滴滴滴的提示声。

    “纪褚平淘汰,纪褚平淘汰……”

    到现在为止,淘汰得仅剩她跟姜阑歌两个人,并不存在第三个人了。

    魏知月顿时脸色泛白,“难不成真是齐天?”

    回想到那个长得奶里奶气的小男生,怎么都没料到他会是幕后黑手!

    谁能想到,他们一群演员,竟然被一个唱歌的耍得团团转!

    姜阑歌眸光闪烁一瞬,“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他昨天来的时候鞋子干净如新,没有粘上半点泥浆吗?”

    魏知月努力陷入回想,然后发现回想失败。

    话说谁第一次见面就看鞋的?这什么怪毛病?

    “雨是前天上午九点开始下的,他头一天晚上就来了这里领了任务,然后一直没出去过这座客栈。不出意外的话这座客栈的全部地形他都了如指掌,而且他手里拿到了三张下线卡牌,可以凭卡牌淘汰任何人。”

    “下线卡牌是什么东西?规则里有提到过吗?”

    不对,好像节目组从一开始就缺失了宣布规则这一环节吧?你是氪金了吗,怎么什么都知道?

    正摸不着头脑之际姜阑歌好心解惑,“所有规则只有我跟他知道,因为那些下线卡片,除了我们有隐藏身份的三人以外其他人根本用不了。”

    魏知月心里住了只土拨鼠狂叫不已,这都是些什么鬼畜设定,节目叫什么恐惧深渊,该叫坑爹深渊吧!

    姜阑歌眸光微闪,和盘托出:“他并不知我是谁,也不知你是谁,急着淘汰人是因为他想把我找出来。他的怨气本生于我,到下午四点四十四分后节目截止,我的修为恢复,如果他不能在这之前把我淘汰,我就能彻底脱离它的桎梏,而他就将再也不复存在,反之,他就能彻底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甚至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不过他的怨气太重,会做出什么事,这是无法预估的。”

    见魏知月还是一副呆呆的模样,姜阑歌无奈再道:“简单的来说,他最想杀的人是我,不是他死,就是我亡。”

    魏知月:“……”

    原来这个游戏是他们两个男人的战斗,那她这个看似处于任务中心的瑶安公主在其中充当什么作用?

    怎么感觉……好像并没有什么卵用!

    见她突然颓丧起来,姜阑歌低笑一声,“血玲珑是胥英持有的神器,作为胥英的转世,按照规则,在我修为恢复之前我只能与他制衡,只有你才能把他淘汰。”

    魏知月双眸渐亮,照他这么说,原来自己这么重要的!

    “接下来我该怎么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