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他用尽这么多年想跟母亲讨回的公道,他与楚氏针锋相对了这么多年,他真不敢相信,最后竟是个这么个结果!

    如果母亲当真只是假死,又如洛方城所说是为了保护他才把年幼的他丢进了幽冥岛,那那群会加害他的势力,想必也不会那么简单!

    除了别水云间的人,姜阑歌想不出第二个还能被母亲这么防范的对象。

    既如此的话,只希望不是他想得太多,只希望那群人真是冲自己而来,而不是……

    他望了下这个埋在自己颈间的小脑袋,眼神闪过凌锐的亮光,一只手按着她的脑袋,把嘴唇轻轻压在她的耳侧,声音带了些蛊惑:“宝贝儿,知道吗,早晨的男人最经不起撩,很容易做出一些自己都没法控制的事!”

    他这话说的让魏知月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她发现他某个地方已经昂起了头……

    魏知月立马羞红着脸要推开他,姜阑歌笑声愉悦地把她重新拉入怀里,像普通情侣一般,与她耳鬓厮磨说着情话。

    他总是在不遗余力地向她展示他的普通。

    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做她的阑神,只想做她的姜阑歌,只属于她的姜阑歌。

    原本魏知月还在担心他,这样一来她心里头总算松了些气。

    让魏知月感到很奇怪的事,最近他总喜欢摸她的肚子,动作却又不像是在冒犯。

    肚子上是长了些肉,摸起来软乎乎的一层,估摸着这次出来吃得太好,回去又得辛苦着减肥了。

    他眼底的情绪很暖,时不时地会轻轻吻着她。

    她能感觉得到他对自己深入骨髓的情意,能被他喜欢,真是自己上辈子修来的福气。

    魏知月脑袋轻轻依偎在他的胸膛,神情怡然,小手捏着他的大掌翻来覆去地看,像是想记住他掌心的纹路。

    这可真是只很好看的手,手指修长,细润如玉,掌心还有几处厚茧,看得出来,他是一个很会操持家务的男人。

    而且做饭还超好吃!

    估计不会有女孩子会拒绝他的吧!

    魏知月唇角勾起一个弧度,捏着他的手掌放在自己脸上,再度望着姜阑歌的眼神里盈满了笑意。

    “我们回去先把证领了吧!”

    姜阑歌看着她时眼神里没多少意外,微眯着眸一副惬意,摸了摸她的后脑轻声应一声:“好!”

    他眼神里透出几分灼热,魏知月垂眸时有些娇羞。

    把小脸埋在他的胸膛,心中在盘算着怎么从家里偷户口本的事。

    领证是一回事,不过婚礼肯定不能这么早办的。

    她打算跟家里来一出先斩后奏,要是她已经跟别的人结了婚,魏知月就不信了,她的母亲大人还能硬逼着她离婚再嫁!

    姜阑歌只道是她记忆又出了问题,没有多想,兀自盘算着怎么跟另一副记忆里的她坦白她肚子里已经揣了个娃的事。

    这事真要跟她坦白估计会吓死她吧!

    再躺了会儿,姜阑歌拿了药箱来,又要给她脖子上的伤口换药。

    魏知月很享受这个男人的温柔,不过心里头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在给她脖子裹纱布的时候,姜阑歌的双臂绕过她的脖子,一圈一圈地给她缠绕着。

    其实脖子上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原本伤口就不深,如今已经结痂了。

    魏知月眼睛一直盯着他,越看越心里喜欢,笑得嘴角咧开,看起来有些傻乎乎的。

    等他将脖子上的纱布打了死结后,她抬着两条小胳膊搂住他的脖子,脸上带了几分红晕。

    “你想不想跟我……”

    姜阑歌摸了摸她的耳垂,“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