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从关押穆知白的地方出来后,郝安然急哄哄的模样要去找姜阑歌。

    此时顾远泽满脸都是乌紫乌紫的拳头印,还在拉扯着奈哲尔要揍他,两人正又要开始拳脚相向,突然见郝安然一副行色匆忙的模样,两人纷纷丢开对方往郝安然跟前挤。

    不过奈哲尔还是落了下风,被顾远泽一屁股挤兑飞了,一头栽倒在地上。

    看她脸色不太好,顾远泽担心地扶住她:“然然,你刚才去哪儿了?”

    奈哲尔擦了擦鼻子下的两条血龙,啐了一口血水出来,眼神有些不甘心。

    郝安然看了他们两个一眼,想着刚好可以问他们。

    “你们知道别水云间吗?”

    闻言顾远泽顿了一下:“别水云间,你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

    郝安然地眼神望向奈哲尔。

    知道她在看自己,奈哲尔在她跟前扮起柔弱来,一米八八的壮汉躺地上碰瓷儿哀嚎道:“哎哟我这腰啊……哎哟这腿啊……哎哟这胳膊肘啊……”

    郝安然:“……”

    顾远泽可不吃那套,一脚尖踹在他心口处:“你这脑子也不太行了吧!”

    奈哲尔闷哼了一声,表情更痛苦了些,恨恨地看了顾远泽一眼,像是起不来了。

    郝安然打了顾远泽一下:“行了顾远泽,这都什么关头了你还闹!”

    顾远泽一脸气愤地瞪着地上这个小表砸,“你偏心,明明是他在跟你闹,我这么安分守己,哪里有在跟你闹了!”

    郝安然白了这个幼稚鬼一眼,在奈哲尔跟前蹲了下来。

    “奈哲尔,我问你一个问题,这些年来幽冥岛有跟别水云间有过交易往来吗?”

    奈哲尔眼神闪了一下,终于停止了哀嚎声,他依旧躺在地上,用一只手撑着脑袋,瞪了顾远泽一眼,一副把他自己当二大爷的架势。

    “哎呀呀,这个问题我要好好想想,不过刚才被这个莽撞粗鲁的男人把脑子打晕乎了,好像有点记不清楚了!”

    郝安然额头掉下两条黑线,幼稚还带传染的?

    好歹是外界那么闻风丧胆的幽冥岛的老大,这幅泼皮耍赖的模样要是被手底下的人看到了那还得了!

    郝安然站了起来,冲顾远泽摆了摆手:“你来,打死算我的!”

    顾远泽这下高兴了,举着拳头跃跃欲试,奈哲尔赶紧正经下来,抖擞着衣裳从地上爬了起来:“别水云间早年确实不出世,前段时间别水云间有派了人过来,出了高价要我们帮他杀一个人!”

    这话让顾远泽纳闷了。

    别水云间其实并不是一个地名。

    关于这个地方外界知道的人少之又少,因为这里的人并不出世。

    至于当年的颜若一家,哪怕靠着卓绝的医术在外界小有盛名,颜家也只能算是别水云间最旁支的一家。

    别水云间的人因为不出世,就算想要招惹也根本没有招惹的机会,竟然会花钱去买来幽冥岛这个地方来找人杀人!

    该不会是别水云间正在内斗吧?

    顾远泽语气带了些怀疑:“你确定是别水云间的人派来的,不是有人冒充的?”

    奈哲尔睨了他一眼:“别水云间的图腾我还是认识的!”

    见他们一副凝重模样,郝安然也皱了下眉:“他们要你杀谁?”

    盯着他们身后的方向,奈哲尔的幽深湛蓝的瞳凛了一瞬,下巴指了指:“喏,就他!”

    姜阑歌迈步而来,眸色浅淡冷漠,眼底情绪冰寒冷厉。

    顾远泽跟郝安然皆是回头望了一眼,没有说话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