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魏知月喝了一口水,“我猜你是想背着你们老大偷偷把我掳走,毕竟我是能直接威胁到姜阑歌的人,你应该跟他还有私仇,不过你斗不过他,所以只能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

    边苍微微抬眉,像是有些意外。

    看他那副神情魏知月就知道自己肯定猜对了!

    不过她也明白,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被他带走,虽然这个地方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过一旦被他带走,他会是比那个坏人头头更难缠的对手!

    “既然你都猜到了,那我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乖乖跟我走,要么我就把你弄死在这里!”

    边苍勾着唇角,冲她露出一个笑来,不过笑意并未达眼底:“对了,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你家别墅的那个保镖是我杀的,也是我亲手把他肚子里塞满了石头然后沉湖的,想亲身见识一下我的杀人手段吗?”

    魏知月顿了下,一想到自己看到的那个法医报告,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这尼玛就是个心理扭曲的死变态!

    他这一开口魏知月就知道了,这是个比那个坏人头头还要难以对付的角色!

    魏知月又喝了一口水,把凳子搬到床边坐下,翘着二郎腿掀眸看了他一眼:“你要杀我,可就要做好被姜阑歌追杀到天涯海角的准备!”

    边苍低了下头,淡定地拿出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来:“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老老实实地跟我走,你就能好好活着!”

    “你当我傻?跟你走,我照样没有任何活路!”

    边苍眸里掀起一层冷光:“敬酒不吃吃罚酒!”

    魏知月微微撇了下唇:“有没有人告诉过你,女人这种生物最小心眼,我劝你跟我说话最好客气点!”

    边苍终于没了耐性,提着那把小刀走到了魏知月跟前,而魏知月依旧神色淡然地端着那个玻璃水杯,也不知道到底什么给她的底气,竟然这么有恃无恐!

    “真没想到,那样一个男人,竟然会喜欢你这种蠢货!”

    魏知月心里紧张得没边了,手指紧紧地捏着那个玻璃杯,终于在他走到自己三步远的距离时,把那玻璃杯在他脚尖位置狠狠地一砸。

    清脆的玻璃破碎声在整个房间里回荡,趁他脚步顿了一下,魏知月立马站起来高高举起了实木凳子,凳子对准了床上躺着的那个木乃伊,一脸凶残地冲他大吼道:“你踏马要是再过来,信不信我一板凳拍死他!”

    穆知白终于睁开了眼,他眸里深不见底,唯独没有刚睡醒的惺忪。

    边苍见状果然停下了。

    他表情有些不可思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