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奈哲尔将她的手从脖子上拿了下来,力气大得捏得郝安然骨头生疼!

    “你要我放过她,你是打算用你自己的命去换她了?”

    知道硬来不行,郝安然只得用商量的语气跟他道:“这样,我退一步,你也退一步,我知道你的目标是我,你就把她放了,我会留下来,我会好好陪着你的!”

    奈哲尔眸光狠毒坚决:“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跟我商量的余地吗?”

    郝安然望着他深吸了一口气,咬了下后牙槽,像是在做什么决定,“那这样呢?”

    她憋着气,踮起了脚,唇瓣动作极快地在他唇上如蜻蜓点水般碰了一下。

    即便这是一个不夹带任何感情的吻,依旧让奈哲尔愣怔了片刻,连捏住她的手的力气都小了许多。

    他舔了舔唇,神情微松,眸色却是更深了些,刚要低下头来索要更多,郝安然赶紧挣脱了他的手,抬手捂住了他的嘴:“你先去下令,让幽冥岛的任何人不得为难她,让她离开,我就是你的!”

    奈哲尔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像是想通过她的眼睛刺透她的内心,郝安然坦然跟他对视,不过心里还是一阵发虚。

    终于,奈哲尔还是妥协了。

    他眸色闪了下:“我马上回来,你等我!”

    当奈哲尔终于提着他的衣服出去的时候,郝安然都险些快站不稳了!

    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

    必须想个招从这里逃出去!

    奈哲尔刚出去没多久,突然门口传来声响,郝安然心里一惊,却发现入门来的竟不是奈哲尔,而是一个白大褂医生。

    虽然他戴着口罩,不过露出的额头黝黑皮肤粗砺,对视了会儿,她突然觉得他好像有点眼熟。

    直到他摘下了口罩,望着他那稍加易容过的脸,郝安然险些低呼出声!

    顾远泽!

    像是猜到了什么,郝安然上前紧张地抓住他:“刚才是你在敲门?老大呢?她真的逃出去了吗?”

    这几天来的担心受怕,每次回想起之前的点点滴滴来顾远泽心里就无比后悔,此刻把她紧紧地抱入怀中,力气大得她喘不过气!

    郝安然愣了下,也僵硬地抱住他。

    顾远泽低呼了一口气,沉声道:“她那边有老姜,我是来带你离开的!”

    正这时,门口嘭的一声巨响,奈哲尔面色阴沉地站在门口,盯着中间相拥的那两人,恨不能把那个男人碎尸万段!

    郝安然惊神,不过很快沉下眼眸看着他。

    顾远泽似乎丝毫不慌,淡眸一转,把郝安然护在身后,跟奈哲尔怒目相瞪。

    奈哲尔拳头紧握,一双蓝眸里凝满了杀气:“你该死!”

    一把黑色的手qiang被他掏了出来,遥遥对准了他的脑袋。

    郝安然紧张地捏着顾远泽的衣角,顾远泽反手握住她的手,眼神根本没带怕的。

    魏知月这边,边苍比姜阑歌先一步到达了这个地方。

    魏知月一眼就认出了这张脸,她在碧螺湾别墅见过他,他就是那个故意引导她去湖边钓鱼然后发现尸体的那个人!

    片刻惊讶后魏知月很快沉稳下心神来。

    不能慌,姜阑歌他一定会来救自己!

    只要跟他慢慢周旋,撑到姜阑歌来这里就好了!

    魏知月淡淡地看了一眼这个戴着棒球帽穿着棒球服的男人,一脸从容地去拿了那个玻璃杯,像是口渴了,倒了点水喝。

    床上的穆知白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边苍扫了他一眼,随即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瞧着她:“你知道我是来这里做什么的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