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魏知月被安排在了一个房间严加看守。

    这里是奈哲尔的地盘,看得出来哪怕是跟他有合作关系的穆知白都事事没有主动权。

    魏知月心里发慌,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那个倭瓜想出了个很坏的主意,离间计。

    他看出来顾远泽对郝安然有意,而姜阑歌又对她有意,他故意把消息传给姜阑歌那边,说是只能赎走一人,想用这种法子引起那两人的内斗。

    不过以魏知月对姜阑歌的了解,这个法子蠢到爆!

    姜阑歌那样的人怎么可能猜不到这是他们的计谋,不论选谁他们都不可能放人!

    如今处处受制,看样子这里管控实在森严,魏知月现在只想尽快找到郝安然,就算不能让她把失去的记忆都找回来,至少也不要再让她助纣为虐了!

    晚上有人来送饭的时候魏知月就开始大声嚷嚷:“我要见郝安然,你让那个死女人过来见我!踏马的,居然敢划我脖子,从小到大就连我爸妈都没舍得打我,她居然敢划我脖子!”

    魏知月一副刁蛮任性大小姐的模样,听得外边守门的简直想一巴掌把她扇晕!

    也不知道那个作为幽冥岛传说的“煞神”究竟是怎么眼瞎看上的这样一个女人,亏得她还出身名门,简直半点大家闺秀的涵养也无!

    魏知月接连嚎了小半个时辰,用尽毕生所知的全部脏话,才终于有人听不下去了,前去禀报了奈哲尔。

    得到消息的时候,奈哲尔正拉着郝安然坐在沙发上,给她脸上被扇肿的地方涂药。

    她的眼神经常是呆滞的,就像是机器人一样。

    他是她醒来第一眼见的人,除了对他还有穆知白以外,她对其他所有人都存有很强烈的警惕。

    注射了那个药剂后,她还需要一定时间的恢复适应期,今天把她派出去执行任务这是奈哲尔进行了慎重考虑的,只有郝安然才能让他们那伙人放下防备,她是最适合的人选。

    好在她算是平安把人带过来了。

    奈哲尔听说那女人被关起来了还不老实,皱眉皱起三条沟壑,而郝安然眼底也有了些波澜,同样皱眉不悦。

    难得她因为其他事有了情绪,奈哲尔瞧在眼里,净了净手后,从佣人那里接过了擦手的手帕,将手上的水滴擦干后,他紧紧捏住她的手,眉宇间完全没了杀厉,只有柔和。

    他轻声道:“阿燃,一起去看看吗?”

    郝安然眼底的情绪很沉,低低地嗯了一声。

    奈哲尔带郝安然到门口的时候,魏知月正在中场休息喝水缓口气儿。

    见终于把人嚷嚷来了,魏知月放下水壶冲他们哼哼了两声,仰着下巴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指了指脖子上的划痕:“我警告你们,我男人最疼我了,到我被你们绑了,脖子上给划出了这么长一条伤口,他一定会把你这破岛炸了!绝对!”

    虽然魏知月这副样子很欠揍,不过奈哲尔还是下意识低头看了郝安然一眼,想看看她会是什么态度。

    郝安然只盯着她手指指的位置,那破了点皮沁了血的地方,神色淡漠地道:“轻伤,过两天就能结痂,不会留下伤口!”

    魏知月不依不饶地道:“我不管,从小到大就没人敢这么对我,你必须跟我道歉!”

    郝安然道:“对不起!”

    魏知月一愣,这么干脆?

    她这声对不起也让奈哲尔一阵错愕,轻轻捏了下她的手:“不用跟她说对不起,你没做错什么!”

    说着,望向魏知月的眼神里带了一抹寒光:“没要你命你就该感恩戴德了,你别忘了你是阶下囚,阶下囚就该有阶下囚的样子!”

    魏知月叉腰瞪着他:“我是阶下囚,她也是阶下囚,你怎么能区别对待呢?我这受伤了,你这里连个给我送药的都没有吗?”

    奈哲尔撇唇哼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

    魏知月一脸骄傲地挺着小胸脯,“我不算东西,我男人好歹算个东西吧?你要是能斗得过他,怎么可能接二连三地绑人质来要挟他!躲在女人背后,你们这群人真是脸皮厚,呸,臭不要脸!”

    听她一说起姜阑歌奈哲尔脸色立马变得更沉了:“没想到他那种人居然喜欢你这种蛮横无理刁蛮任性的女人!”

    见他怒了魏知月再接再厉道:“那也总比你这种阴险狡诈恬不知羞的男人好吧?我告诫你一句,抢来的东西终究不是你的,你做过什么事你自己心里清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