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便是魏知月再缺心眼也看出来了,郝安然绝对不是姜阑歌派来的!

    别的不说,姜阑歌绝对不会允许有人把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魏知月还记得刚才上游艇的时候被她踹了一脚,她现在屁股也疼脖子也疼,简直想一脚把她踢进海里去喂鲨鱼!

    游艇呼啦啦一阵乘风破浪,魏知月被她带上了另一个小岛。

    这座小岛跟之前那个人杰地灵的小岛完全不一样,几乎上边的每一个人脸上都有一道疤,好多五湖四海的面孔。

    岛上的建筑几乎都是欧式建筑,入眼可见一座大大的黑色城堡宫殿,时不时地还能传来一阵乌鸦叫声。

    下游艇的时候,魏知月又被郝安然踹了一脚,又是踹的屁股!

    魏知月捂着屁股气得回过头爆喝一声:“喂,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踢我我就……”

    对上郝安然森冷的眼神,魏知月气势一下就衰弱了下来,“人家就再也不理你了!”

    跟洛方城表面好说话但实际并不好说话不一样,这位单从表面上看就很不好说话!

    而且如果他们真的是姜阑歌的敌对势力的话,魏知月百分百相信,他们毫不在意自己是不是能活着,毕竟用她的尸体去威胁姜阑歌也是一样的效果!

    魏知月吸了吸鼻子,她承认她还是怂了。

    被郝安然拖着去往中间那个城堡走的时候,一路上都是一些并不友好的眼神。

    有轻佻地冲她吹口哨的,也有敌视她的,也有皱眉表示不认同的。

    不过魏知月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穆知白!

    穆知白依旧穿的白色西装,他已经没有魏知月记忆里的那么温文尔雅,眼神里甚至有些不太好的情绪。

    穆知白一到来,刚才那些眼神不老实的瞬间老实下来,噤若寒蝉。

    看得出来,穆知白并不是像她一样被作为人质带到这里来的,这里的人还挺尊敬他,包括把她拘押到这里来的郝安然。

    郝安然把她带到了穆知白的跟前,穆知白看了一眼魏知月脖子上的那条新鲜的血痕,眸色微微沉了些,反手一扬一巴掌落在郝安然的脸上。

    郝安然被打得整个身子都一偏,嘴角淌出一丝血迹来,却是低着头一副认错的模样,半点没有要为刚才那巴掌反抗的意思。

    魏知月被吓了一跳,下意识扶了郝安然一下,不满地瞪着穆知白:“穆知白你疯了?你怎么能打女人呢?”

    郝安然疏离地挣脱开魏知月的手,依旧低着头,表情冷漠,一副认罚的模样。

    穆知白神情复杂地望着魏知月,轻唤了一声:“阿月!”

    魏知月深吸一口气,终于想起还有账没跟他算,张眸瞪着他:“我不是阿月,我叫魏知月,是你害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都知道了!”

    穆知白冲她抬了下手,魏知月以为他要打自己,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眼神带了些惧意还有警惕。

    穆知白眸光一闪,长臂一伸就把她抓进了自己怀里,紧紧抱住。

    魏知月挣扎不停,他也固执地不愿放开。

    穆知白捏下她的下巴强制她跟自己对视,眼神疯狂愤怒又偏执:“三个月的时间你都没爱上我,才不到两个月,你竟已经对那个人死心塌地了吗?”

    魏知月疼出了眼泪:“穆知白我劝你善良!你当真疯了不成!”

    穆知白眼里划过一抹狠色,低下头要吻她,魏知月赶紧抬手把嘴巴死死捂住,不让他有可乘之机。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周围已经有不少人起哄。

    不过伴随着另外一个人的走来,所有人顿时恢复了安静,冲那个人一脸尊敬地低下了头,那是发自骨子里的尊崇敬畏!

    奈哲尔不是东亚面孔,他是北欧人,曾经的北欧贵族,后来因为家族斗争失败才被驱逐,来到了这个以恶魔之地著称的幽冥岛。

    他好勇斗狠,当初是唯一一个能跟姜阑歌一较高下的人,不过十二年前他还是输了姜阑歌一截。

    当年姜阑歌一路过关斩将,在成功将当初的幽冥岛岛主反杀后,他该成为这个岛的岛主,偏偏他志不在此,成为岛主的第一件事就是废除了幽冥岛的一切冷血残暴的规则,然后把他自己驱逐,彻底脱离了幽冥岛,开始了新的生活。

    当时他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一批人,愿意留下的依旧留在了这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