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穆知白已经被魏爸送回了穆家严加看管,穆家那边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后气得不行,直接就把穆知白打了一顿然后关禁闭了。

    穆家家规森严,如果姜阑歌一定要见一面穆知白,恐怕要去一趟穆家了。

    魏彪彪被管家爷爷牵了过来,而这只虎头虎脑的大藏獒在闻到魏知月的气味后直接就撒了欢奔了去,管家爷爷一时没把狗绳牵住,被它跑了。

    姜阑歌见状皱了下眉,怕藏獒会把没有防备的魏知月扑在地上,飞快地奔了过去用身体挡住了魏彪彪的动作。

    魏彪彪还以为他是坏人,冲他警惕的龇牙,还好这时管家爷爷过来把魏彪彪重新牵住,只不过魏彪彪望着姜阑歌的眼神还是充满了敌意。

    魏知月惊魂未定,怕把顾小雨吓着忙把他眼睛捂住,这会儿望着姜阑歌的背影,心里难得有了些安全感。

    晚上,魏妈怕魏知月依旧不相信自己,拿出了全家福还有户口本来,从小时候的点点滴滴跟她讲了好多,不过她一直呆呆地听着,仿佛在听陌生人的故事一般。

    魏妈背地垂泪不已,魏爸瞧着也是心疼,都是一脸无可奈何。

    瞧着他们这幅模样,魏知月心里也发酸,虽然已经信了他们是自己亲生父母的话,不过她根本没有那些记忆,要她短时间内跟他们像以前那样相处,这对她来讲有些难了。

    姜阑歌没有勉强她,原本也没指望她能这么快恢复记忆,他现在别无他求,记忆回不回来都不重要,只要她还好好活着就好。

    顾小雨嘴巴特甜,不一会儿就把悲从中来的魏爸魏妈哄开心了。

    二老很喜欢这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抱着他爱不释手,晚上睡觉的时候直接就把小团子拐到了他们屋。

    姜阑歌乐意没人打扰,晚上跟魏知月回了她以前的闺房。

    魏知月坐在床边,瞧着周围一片粉红的一切,看哪里都觉得陌生,又隐隐觉得有些熟悉。

    记忆找不回来,看到一个个为自己担心的眼神,她心里很不好受。

    她眼眶发红,捂着眼睛哽咽道:“要是我一辈子都想不起来怎么办啊?我感觉大家都对我好失望!”

    姜阑歌把她抱住,轻轻道:“没事,想不起来也没关系,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今天他们一个个都在跟我打招呼,我一个也不认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可我就是想不起来,我也不想这样的!”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还有好长好长的时间,都会好起来的。”

    魏知月抬着小脸望着他:“当初我为什么会失忆啊?真的是因为穆知白吗?”

    姜阑歌轻轻揉着她的头发,“你只需知道,那些事都已经过去了,你已经成功回来了,那些事都不重要,你只要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好。”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搞得我又难受了,我tm就是一个王八蛋,我怎么能让这么多人对我失望!”

    姜阑歌捧着她的小脸给她擦眼泪:“你能活着回来大家都很惊喜,乖,别伤心了,明天醒来眼睛痛。”

    魏知月嘴巴一瘪:“穆知白他真的是害我成这样的坏人吗?可他为什么要害我啊?我做错了什么他要把我害成这样啊?”

    姜阑歌叹了一口气,眼底划过心疼,“都怪我家小月儿太招人喜欢了,才被贼惦记,你没做错什么,是他做错了。”

    魏知月很是不解:“可他对我也挺好的啊,以前在小岛上的时候他从来没跟我发过脾气,除了不让我出小岛以外,不管我的什么要求他都满足,穆知白他怎么会是坏人呢?”

    比起坏来,魏知月觉得眼前的姜阑歌更像坏人,因为他经常露出凶凶的表情来吓唬她。

    穆知白就从来不会,他总是温温和和的,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跟她说。

    姜阑歌语气发抖,眼神发狠:“他是坏人,如果不是因为他从中作梗,我们早就结婚了,是他害得我差点永远失去你!”

    那时候他都已经为自己规划好了未来,他想用“龚先生”的身份逼她结婚,再让她无路可退跟自己结婚,等到合适的时机就跟她坦白自己就是她的未婚夫“龚先生”。

    他甚至让狗仔拍好了她跟自己的“绯闻”照片,他想等一个合适的时机,用这个逼宫她给自己名分,他也想好了恋情公开就永久退圈,跟她结婚,当她身后的男人。

    他想着,只要结了婚,把她拐到了自己户口本上,哪怕她为自己骗她跟自己生闷气也好,多哄哄她就行了,可谁曾想,突然传来她车祸去世的死讯。

    他早就把未来一点一点在心里规划,可这场意外来得措手不及,导致他后来好长一段时间都陷入了精神障碍,要不是顾远泽告诉他说那场车祸有问题,她可能没死,让他重新燃起了希望,他如今还能不能好好地站在这里还很难说。

    姜阑歌低头吻着她,魏知月渐渐地停止了哽咽。

    当姜阑歌再度闯入她的身体的时候,片刻不适后很快她也在这欢愉中沉沦,全身的敏感的神经都被他所牵动,没空再想其他。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