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姜阑歌压在她的身上,把她牢牢实实地困在身下,他的胸膛犹如一个铜墙铁壁,无论魏知月怎么挣扎都撼动不了他分毫。

    他的唇很烫,在她的唇上肆无忌惮地肆虐,热烈得仿佛要将她整个人燃烧殆尽。

    他在她唇上咬啊咬,吮啊吮,时不时地还要伸个舌头到她的口中,寻找她的小舌,魏知月只能不停地躲,不过他总能预测到她往哪里躲,魏知月很气愤,想要咬他的舌头,不过他似乎也能预料,总能在她准备咬他的时候将舌头收回,然后继续咬她的嘴巴。

    她气得都快哭了,被他堵住了口,声声呻吟只能化作鼻音,而这羞耻的声音也不知道触碰到了他的哪根神经,顿时让他的肆虐更激烈了。

    魏知月终于放弃挣扎了。

    她算是明白了,自己现在是刀俎上的鱼肉,她斗不过他!

    在她终于放弃挣扎的同时,他也顿了下,开始变得温柔起来。

    过了一会儿,他吻她的唇在颤抖,一滴又一滴的温热水滴落到她脸上。

    他哭了。

    魏知月望着眼前这个男人,他的神情很悲凉,又像是在庆幸,也像是自责痛心。

    他的眼睛真好看,好像他这张脸上就没有不好看的地方,估计世间最优秀的镌刻师都无法雕刻出这么完美的一张脸来。

    他这一哭,魏知月的心里狠狠一阵抽痛,毫无由来地痛意,让她的鼻尖有些发酸。

    这男人怎么回事?她这个被欺负的都没哭,他这个欺负人的怎么反而哭了?

    过了会儿,她脑子一阵刺痛,竟就这样晕厥了过去。

    在晕厥前她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为什么被他这么吻,她一点没觉得恶心?

    再度醒来的魏知月犹如受到惊吓般的小兔子缩在病房的角落,眼神警惕地盯着周围的所有人。

    她嘴巴有些肿,是被那个好看的男人亲肿的。

    那可真是个可恶的男人!

    那个男人现在就在她面前,眼神猩红地望着她,还要再度冲她扑上来,被他身边另外一个好看的男人拦住了。

    “老姜你先别冲动,她现在受不得刺激,再晕过去我不保证她下一次醒来会不会变成傻子!”

    听到这话魏知月翻了个白眼,你才会变成傻子,你全家都会变成傻子!

    她原本身体倍儿好的好伐!跟鲨鱼溜了这么久都没被鲨鱼吃进肚子里,要不是遇到了你们这些奇奇怪怪的人,她哪里会这么弱不禁风!

    再三考虑之下,他们把丁蓉叫了过来。

    一看见丁蓉,魏知月整个眼神都是亮的,她把她抱住:“怎么样?他们没为难你吧?”

    丁蓉是个好人,在她需要帮助的时候收留了她,所以魏知月是把她当朋友的,她不想因为自己伤害到这个朋友。

    怕刺激到她,此时病房的其他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丁蓉跟她。

    此时看着魏知月这张紧张的小脸,丁蓉神情有些复杂。

    他们都知道现在魏知月只对她没有防备,所以才专门派她来的。

    事情的经过已经有人大致跟她说了一遍,此时她望着魏知月的眼神里满是怜悯。

    她一边安慰着她,一边温柔地解释道:“我没事,他们都不是坏人,他们曾经都是你最重要的人,他们为了找你都找疯了!”

    魏知月惊讶了:“他们?你是说我以前认识他们?包括那个长得很好看很好看的男人吗?”

    “是,你们曾经很相爱,后来你遇到了坏人,是那个坏人让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这个魏知月知道,坏人的名字是叫姜阑歌。

    不过要说相爱的人,跟她相爱的人不该是穆知白吗?

    魏知月有些捋不清了,开口问:“刚才那个长得最好看的男人,他叫什么名字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