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她的眼角尚还缀着未干的泪花,被他抬手抹去。

    哭了这么久,她眼睛都有些红了,明早起来免不得要痛一痛。

    指腹轻轻在她细润脸颊上拂过,温柔又缱绻,“很抱歉不能如你所愿,婚约不可能取消,你只能是我的。”

    幽蓝色的双眸里情绪柔和,凝着满满当当的情意,以及近乎病态的偏执:“你要是敢喜欢别的男人,我会杀了他!”

    说到这,男人的眼神陡然变得阴鸷又冰冷,仿若盯着猎物的猎豹,带着深不可测的危险,极富有攻击力和占有欲。

    魏知月浑然未觉,吧唧吧唧了嘴,小脸下意识在他温厚的掌心蹭了蹭,双臂紧紧环抱着他的脖子,勾着唇角,一脸满足地睡了过去。

    姜阑歌凝着这张小脸,最终收起了所有情绪,嘴角勾了勾,心情这才愉悦一些,把她纳入怀里,双臂紧紧将她箍住。

    “生日快乐!”

    女人轻唔一声,小脑袋舒服地在他颈窝蹭了蹭。

    ……

    宿醉的后遗症,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脑袋跟要炸开似的。

    魏知月迷迷糊糊睁眼一看,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回来了,周围都是亮瞎眼的粉红,不正是她的卧室吗?

    眼睛有些干涩发痛,脑袋瓜子有些不怎么灵活,断片了,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了什么。

    坐起身来揉了揉眼睛,发了会儿呆,脑中渐渐浮现出了几个关键词。

    生日,未婚夫,退婚,拜把子……

    对了退婚!

    她忘了他到底怎么回答她的了!

    魏知月拍了拍脑门,昨晚的好多记忆都乱糟糟的,理不清楚头绪,她竟然觉得自己彻底睡过去前看到了姜阑歌!

    这只能解释为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了。

    此时她穿的是熟悉的hellokitty的睡衣,估计是佣人给换的,魏知月刚打开房门,正巧看到端着醒酒汤给她送到门口的老妈。

    喝了醒酒汤后坐在床边,老妈看她的眼神太过炙热,让魏知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硬着头皮开口道:“咳,妈,那个姓龚的怎么跟你说的?他有跟你说……拜把子的事吗?”

    “啊?”

    魏妈第一没反应过来她说的那个姓龚的是谁,第二没反应过来她说拜把子是什么意思。

    不过很快的她重拾了一副老母亲的笑来,握着魏知月的手拍了两拍:“昨天他跟我说,他很喜欢你,还说你们昨晚相谈甚欢,他想尽早跟你在一块儿。”

    其实昨晚姜阑歌把她交由魏妈手里头的时候只说了“麻烦照顾好她”六个字,剩下的都是她老人家脑补出来的。

    “什么!”

    魏知月闻言惊呼一声,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吓了魏妈一大跳。

    “怎,怎么了?”

    魏知月在心里咬牙切齿。

    这个瘪犊子王八蛋,昨晚都跟他说得这么清楚了,他竟还跟狗皮膏药似的甩不掉!

    对上老母亲的眼神,魏知月立马坐下来,握住她的手,一脸凝重:“妈,我跟你说,那个男人人品有问题,昨天晚上他轻薄了我!”

    魏妈一皱眉,怀疑的眼神望着她:“孩子啊,你确定是他轻薄的你,不是你轻薄的他?”

    魏妈还记得,昨晚姜阑歌把人交到她手上的时候,他那衣服那叫一个乱,衣襟皱巴巴的,连衣服扣子都被扯崩开了三颗,可见战况之激烈!

    反观魏知月,除了珍珠项链断了以外,全身上下的穿着可都是整整齐齐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