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别过来别过来……”

    早晨梦魇,魏知月吓得双手乱抓,终于抓到了一只有温度的大手,双目一睁,深喘了一口气,总算醒来。

    醒来时已经冷汗淋漓。

    睁眼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姜阑歌那张放大的俊脸。

    魏知月望着他愣了一瞬,随即眼眶一红直接哇的一下哭出声来,搂住他的脖子。

    “阑神,我昨晚梦见鬼了,吓死我了!”

    姜阑歌无奈把她搂住,拍了拍她的背:“没事了没事了!”

    突然一个清脆的童声响在身后:“你说的鬼是我吗?”

    魏知月浑身一僵,缓缓回头看,那个正趴在自己床头的软萌糯米团子不就是……

    只愣了一瞬,下一瞬魏知月直接吓得整个身子一下跳进了姜阑歌的怀里,尖叫声惨不忍睹:“啊啊啊我没做过亏心事啊,你能不能别缠着我!放过我吧!”

    姜阑歌无奈把她好生抱住,神色不愉地冲顾小雨斥了一声:“顾小雨,不准再吓唬她了!”

    顾小雨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直到顾远泽来把这顾小雨接走,姜阑歌把她圈在胸膛前一勺又一勺喂粥的时候,才开始跟她说这个小娃娃的身世。

    “他叫顾小雨,是太平间里捡来的孩子。”

    顾小雨没有骗她,他的确来自太平间。

    他得了罕见的病,治不好,后来他的父母就把他遗弃到了太平间,是顾远泽发现了,没想过帮他找亲生父母,一直偷偷把他养在医院。

    直到把那碗粥喂完了,拿纸巾给她擦了擦嘴,姜阑歌才依恋地搂着她的细肩淡淡地道了一句:“他的病试过很多办法都治不好,顶多只能活到四岁。”

    魏知月闻言一愣,回身望着他:“那他今年几岁了?”

    “前不久三岁生日。”

    那岂不是……

    魏知月心里一堵:“他自己知道吗?”

    姜阑歌的眼神也暗淡了些:“他比一般孩子要聪明懂事。”

    晚点的时候,顾小雨敲门进屋,两只小手费力地趴在她的病床前,一只小手朝她摊开,是三颗不同口味的水果糖。

    他是来道歉的:“对不起呀姐姐,昨晚吓到你了。”

    他小脸有些苍白,就连肌肤都是有些病态的白,衬得眼角的那颗血痣妖冶又移不开眼。

    如果长大,定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小帅哥。

    只可惜了。

    想到方才姜阑歌跟自己说的话,魏知月当然不可能再跟他置气。

    看他费力地朝自己举起举起那三颗糖,魏知月伸手过去挑了挑,拿了一颗青色的糖出来。

    解开糖衣放嘴里,酸酸甜甜,是青苹果味的糖。

    嘴角渐渐抿开了一个笑,抬着手指揉了揉他的发顶,“原谅你了!”

    顾小雨终于露出一笑,梨涡浅浅,看样子还在换牙,门牙旁边的一颗牙齿缺了一颗,这样露牙笑起来,看上去有些滑稽。

    姜阑歌长臂一伸,把他小小掌心里的另外两颗糖抢到手里。

    顾小雨瞬间变脸,直接炸毛:“姜阑歌!你干嘛抢我的糖,这是给小姐姐的!”

    顾小雨生起气来奶凶奶凶的,仿佛生气叫嚣的小田园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