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郝安然迟疑了下,停了下来,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她姓阮,叫阮丽娟!”

    郝安然眉头一皱:“你糊弄谁呢?她身边根本就没有这个叫阮丽娟的人,平白无故为什么要害她?”

    程方解释道:“阮丽娟,她是楚氏集团董事长楚霸业的第二任妻子,也就是楚扬母亲!”

    “这更不可能!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个人!”

    “有件事你可能不知道!”程方眸里极快地闪过了什么情绪,喉咙额痛意让他费力地咳了两下:“楚扬跟姜阑歌其实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什么!”郝安然一副吃惊脸,“他们一个姓楚一个姓姜,是亲兄弟?”

    “阮丽娟小三上位,这些年明里暗里对姜阑歌下过无数次死手,那次对魏知月下手,是因为她发现了她跟姜阑歌之间不同寻常的关系!”

    郝安然还是一副震惊脸,一时间很难消化这庞大的信息量。

    程方面带嘲讽望着她:“你怎么好像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谁知道你说的到底是真是假!”郝安然脸色淡淡粉红,不甘示弱地回瞪着他:“你再说说,你最近为什么三天两头见不到人,你到底去搞什么阴谋诡计去了!”

    “冤枉啊!”程方一脸无辜:“你以为阮丽娟一次不成就会收手了?”

    郝安然的手收了些力,不过依旧卡在他脖子上没有放开,微眯着双眸若有所思地瞧着他:“不要告诉我,你是因为提前知道她的阴谋,所以提前去阻止了?”

    程方露出一笑,显然是默认了。

    郝安然越发看不懂眼前这男人了。

    那之前就连她都猜测过健身房那次的事是他暗地里搞出来的,如若不是他……

    不对!这人来路不明,嘴里的话未必可信!

    郝安然的眼神很快重新锋利起来,咬牙道:“你以为我会这么容易信了你的鬼话?”

    郝安然以为他还会为自己辩解两句,不料他直接耸耸肩,玩味地看着她:“我言尽于此,信不信就由你了!”

    在心中斟酌片刻后,郝安然终于还是将他放开了。

    他能查到自己的事,能知道其他人的这么多事,想来也不奇怪。

    “这些事你怎么查到的?”

    他漫不经心地揉了揉被她掐疼了的脖子,低下头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来:“我还知道更多的豪门秘辛,想知道吗?”

    夜色下,这个男人脸上被一层阴暗的光线晕染,而他那双狭长的双眸里也勾起了邪魅桀骜的笑意,只不过眼底藏了几分冰冷阴鸷,让人不寒而栗。

    摘下眼镜的他这还是郝安然第一次见,虽然皮囊生得还不错,不过他实在是太危险了,嘴里的话真假难辨,难以全信。

    此时的郝安然保持了绝对的冷静,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这重要吗?”他眼神微凛,语气冷淡:“我们各为其主,利益互不冒犯,我不想对你的事多掺和,我也希望你对我的事最好别太过好奇!”

    郝安然瞪着他,拳头一捏。

    他这模样太过欠揍,她又想打人了!

    “今天的事我可以装作没发生过,不过关于我的事,我希望你能在老大那里守口如瓶!”

    他低着下巴瞧着她,微一挑眉,语气淡淡地吐出两字:“条件?”

    “你的秘密我也帮你守口如瓶。”

    “也行!”他突然露出一个邪笑来,低下了头靠近了她两分:“不过我这里知道的秘密跟你知道的我的秘密并不等价,我觉得我可以跟你讨点差价!”

    郝安然退后一些,皱了下眉:“你什么意思?”

    “亲我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