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南宫月失明后被关进了天牢,萧逸轩再也没过问过她。

    狱卒有了风初月的指示,用铁链将南宫月捆起来,关进了最CS最狭小的一间牢房。

    陪伴她的,只有蟑螂老鼠,还有无休无止的鞭刑,发馊的饭菜。

    没J日,身T刚刚恢复一点元气的南宫月被折磨得没了人形,浑浑噩噩。

    但始终,她都提着一口气。

    她不甘心

    眼瞎了无所谓,只要有一口气在,她不相信自己没有机会向萧逸轩证明清白。

    就算是死她也要死在他的手里

    一月后。

    昏暗的牢房内,瞧着匍匐在地上,和一群老鼠在抢饭吃的南宫月,萧遥一个堂堂七尺男儿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他和月儿是青梅竹马的好友,本是穷得家徒四壁,后来在月儿的帮助下,去少林寺学了J年武艺,后来被当时还只是太子的萧逸轩带入皇宫,成了影卫。

    听闻月儿的事之后,他想尽了一切办法,才在今天有机会来看她。

    “月儿”萧遥扔下手里的剑,蹲下去扶住了南宫月。

    她的双眼蒙上了一层白纱,隐约还能看到纱下的模糊血R

    南宫月一怔,扔掉手里盛饭的残破瓦P,面向声音的地方,不确定地出声,“萧遥萧遥哥哥”

    声音轻弱,仿佛从遥远的地方飘来。

    “嗯嗯是我”萧遥忍住心中的痛惜,重重点头,“对不起,我来晚了”

    南宫月被血污染满的脸上滑过一抹惊喜,摸索着攥住了萧遥的手,“萧遥哥哥,你可有我父亲的消息”

    萧遥脸上的不忍更甚一层,岔开了话题,“月儿,我带你出去好不好”

    南宫月脸上的期待一点点消失,声音止不住地颤抖,“萧遥哥哥,你从来不会欺骗月儿你告诉我,我父亲他”

    好不容易撑起来的身子,摇摇Yu坠,眼看就要倒下去。

    萧遥连忙扶住她,声音哽咽道,“在你被夺去双目打入天牢之后,右相大人就死在了牢里右相府被抄家,后来被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闻言,南宫月僵住,像是石化了一般,没有反应。

    良久,她突然抱住脑袋发了疯般地嘶吼,“不不萧逸轩,你不可以对我这么狠不可以”

    我风氏父nv对你一心一意,你怎可如此忘恩负义

    怎可如此残忍怎可

    “月儿,月儿”萧遥心疼地不知所措。

    南宫月一把推开他,挣扎着就要起来,拉动着身上的铁链哗啦啦作响,“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

    一声比一声撕心裂肺,一声比一声歇斯底里,似是耗尽了浑身的力气一般。

    萧遥连忙一把抱住她的身子,“月儿,你冷静点万万不可胡言乱语你只有好好活着,才可以为相爷洗清冤屈”

    洗清冤屈

    南宫月自嘲地笑了,笑得那般无力,那般凄绝苍凉她还有机会吗

    她好悔

    好悔这么多年的倾心付出,好悔当年跪了三天三夜才说F父亲把她嫁给萧逸轩,更悔把为朝廷忠心耿耿的父亲也牵扯了进来她该死该死

    南宫月的心,像是被人狠狠攫住,疼得浑身颤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