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薄情目光一缩。

    “我再也没办法画画了,便用你画画的手来赔,这很合理。”苏落瑾一点儿都不慌忙。

    她了解过,薄情唯一的好友就是云舒,她就不信,薄情真的能看着云舒坐牢。

    薄情削薄的唇紧抿着。

    她以为苏落瑾会要求她和言深离婚的。

    如果是离婚……毕竟言深爱着的人是苏落瑾,她就算是不愿如今这种情况下为了云舒也只能同意。

    可她没想到苏落瑾竟然会提这个要求!

    她从小到大唯一的梦想就是当一名服装设计师,如果她再也不能画画了……

    薄情单是想到这里,都不由自主打了个寒颤。

    可……她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云舒去坐牢。

    云舒还是梦想?!

    如此残忍的二选一。

    看着薄情的神情,苏落瑾嘲讽地笑了笑,“原来你们之间的闺蜜情深也不过尔尔,既然这样,那我身为受害者就只好起诉云舒了!”

    “就是不知道到底会判几年,而且从牢里出来,也是会有案底的吧,以后人生可就一辈子都会留下这个污点。”苏落瑾笑地恶意满满。

    薄情紧咬着下唇,嘴里甚至都感觉到了血腥味,最终闭了闭眼睛,“我怎么知道你不会出尔反尔?”

    无论如何,她要保下云舒。

    “我针对的人是你。再说了,你现在有选择的余地么?”

    “苏落瑾,你最好是说话算话。”薄情的手紧握成拳,狠狠地道。

    不过是不能画画了而已,换云舒无虞,很值!

    苏落瑾浅浅一笑,眼眸却是极为狠辣,她左手拿过一旁的木椅,将薄情的手腕压在了椅子腿下,然后……

    狠狠地倾轧,似是恨极了薄情一般。

    薄情死死地咬着下唇,疼得额头直沁汗,脸色竟比苏落瑾这个病人还要苍白几分。

    苏落瑾似乎从中找到了快意,一**坐了上去。

    “啊……”薄情闷哼出声。

    比手腕更疼的是骨头碎裂时传来的响声,犹如凉意袭来,让她遍体生寒,如置寒冬腊月。

    薄情听着,满目绝望。

    她以后是不是……再也不能画画了!

    再也没办法设计出自己喜欢的衣服了!

    她的梦想就此折戟再也不能了!

    “你在想什么?”苏落瑾蹲在薄情面前,笑地好不得意。

    薄情脸上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眼睛却是死死地盯着苏落瑾,“我在想当小三为什么不入刑?蓄意破坏别人家庭为什么不入刑?故意栽赃陷害为什么不入刑?”

    薄情脸色惨白地离开病房,刚走出医院,就被一脸怒意的言深拽住了右手。

    薄情疼得‘嘶’了一声。

    言深嘲讽地看着她,“这就疼了?”

    言罢手下更是用力了几分,几乎是拖着薄情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