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言深握地极紧,神色阴鸷地看着薄情,“你竟然还想对落瑾动手?”

    “言深,要不这个职位还是还给薄小姐吧!”苏落瑾惴惴不安地走到言深身旁,似是后怕地道:“我不和她争了,能够见你一面我已经心满意足了,我还是离开吧!”

    “要离开也是她离开。”言深一把甩开薄情,冷酷地道。

    薄情一个踉跄,又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整个人撞在了桌角上,疼得她倒吸一口凉气。

    言深目光一缩,还没说话苏落瑾不解的声音就传了来,“言深又没用力,薄小姐怎么自己往桌角上撞?”

    言深没再上前,站在原地冷漠地看着,不耐烦道:“你又在耍什么花样?”

    薄情动了动唇,想解释什么,但对上言深冷漠厌恶的目光终究是什么都没说,到了唇边的话都化作一抹自嘲的笑。

    就算是她说刚才是苏落瑾绊了她,而且苏落瑾根本就不如看上去这个简单,言深怕是也不会信的吧!

    爱一个人,真的可以盲目到瞎了眼么?

    看着这样的薄情,言深皱眉似是想问些什么,苏落瑾挽上了他的手腕,柔柔弱弱地道:“言深,我还没吃早餐,你陪我一起好不好?”

    “……好。”言深没有拒绝,和苏落瑾携手离开。

    走到办公室门口,苏落瑾转头目光挑衅地朝着薄情笑了笑。

    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薄情终于忍不住捂着撞到的腰蹲在了地上,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却说不出来是身上更疼还是心头更疼。

    云舒见到薄情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好朋友蹲在地上无声地哭到肩膀都在颤抖。

    薄情性子要强,连哭都很少见,更别说哭地这么伤心。

    云舒心疼极了。

    她抿了抿唇,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办公室。

    在转身的瞬间,眼中神色蓦地发狠。

    薄情接到电话通知已经是下午,云舒以故意伤人罪被警局暂时收押,而受害者是——苏落瑾。

    云舒和苏落瑾?

    不用想,薄情都知道云舒是为了她。

    她和云舒是十多年的好友,云舒向来见不得她受一丁点儿委屈。

    薄情赶到警局,但对方告诉她人证物证俱全,确实是云舒将苏落瑾推下了楼梯,可以构成故意伤人罪。

    除非苏落瑾撤诉,否则的话云舒免不了会有一场牢狱之灾。

    从警局出来,薄情深吸一口气,垂在身侧的手紧了又松,复又握紧,最终还是决定去一趟医院。

    只能希望苏落瑾撤诉。

    无论如何,她不能看着云舒去坐牢。

    推开病房的门,病房里面只有苏落瑾一人。

    薄情有些意外,却也微松了一口气。

    还好,言深不在!

    她今天是来求苏落瑾撤诉的,最不想到时候被言深看到自己狼狈不堪的低姿态。

    苏落瑾倚靠着病床,手上打了石膏,姣好的面容透着一股子病态的苍白。

    看见薄情,苏落瑾并不意外。

    她知道,薄情会来求她。

    嘴角一勾添了抹得意的笑,苏落瑾道:“我会告云舒。”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