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阅读记录
    薄情似是瞬间被抽走了力气,无力地瘫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地看着案几上的文件。

    ‘离婚协议’这四个明晃晃的大字更是让她眼眸一缩,心似是被剜了一个大洞,四处都能灌进冷风,四肢百骸皆是透着彻骨的寒意。

    她看着屋内的布置,觉得刺眼极了,疯了一般地将曾经悉心布置的装饰给扯了下来,扯到一半被嫁衣下摆给绊倒在地。

    薄情狼狈而又苍凉地笑了笑,但笑着笑着就已经是泪流满面,心头如泡发了的黄连,除了苦涩再品不出其他滋味儿。

    她闭了闭眼,心下一片苍凉,“筹备一个多月的婚礼,没能等到新郎脱下嫁衣,反而等来了一纸离婚协议,薄情,你还真是……可笑可悲啊!!”

    最后终是忍不住,抱着双膝啜泣出声。

    言深,你还真是赠我一场毕生难忘的婚礼!

    伤我至极!

    接下来几天,薄情没再看见言深的身影。

    直到……

    婚假结束,薄情收拾好情绪来公司上班。

    片刻后,她冷着脸出现在言深办公室,神色愤怒地将合同扔在他面前,“言深,你凭什么辞退我?”

    她刚到公司,就收到了被辞退的合同。

    言深淡漠地看着薄情,反问:“我可以不辞退你,但让你屈于落瑾之下,你愿意么?”

    薄情一愣,死死地盯着言深,“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落瑾将接替你设计总监一职。”

    薄情目光一缩,不甘心地道:“她苏落瑾凭什么?我在公司这么多年,凭什么苏落瑾一来就顶替了我的位置?!”

    “我想和她一起共事,想每天都能看到她。”言深抬头,目光冰冷地看着薄情,“这个理由,够么?”

    薄情脸色一白,不可置信地看向言深。

    言深向来公私分明,她从没想过这种理由会被他用在工作中。

    垂在身侧的手紧了紧,明明是不冷的季节,薄情却觉得一股寒意钻进了骨子里。

    他就这么在意苏落瑾?

    那她呢?

    她在言深心中,又算什么?

    这样想着,薄情也不由自主地问了出来。

    言深轻笑一声,“如果你同意离婚,那将是有几分交情的前妻。”

    “如果我不愿呢?”薄情盯着言深,不肯错过他脸上一丝一毫的细微表情。

    却见言深合上文件,看过来的目光冰冷而又嫌恶,“我不想要的婚姻,不择手段也会丢掉。”

    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字句如利刃般,尽数插入薄情的心间。

    她身形微晃,苍白的脸上眼眶处的红极为醒目,喉间溢出压抑着哭腔的质问:“言深,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不想要的婚姻?

    不择手段也会丢掉?

    这些伤人至极的话,他怎说得出口?

    一抹怜惜自言深眼中划过,转瞬即逝,他仍是冷漠地看着薄情,“我只是不想再辜负落瑾。”

    看着只有在提到苏落瑾时言深眼中滑过的温柔,薄情心中不甘和嫉妒在瞬间到达顶点,转身大步离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言情楼 一个有底线的小说阅读网

www.yq6.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