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隐婚缠绵:宫少,深深宠!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495章 求天降惊雷劈死他

    她并没太在意,走上前。

    云乔捧起自己的水杯,喝了一口,问:“公司的朋友?”

    叶阑珊“嗯”了声,在手机通讯录中翻着云枭的电话,找到后,把一会儿要说的台词在心里练习了一下,才拨通——

    某人妖孽轻挑的嗓音响起:“想我了?”

    叶阑珊难得没反驳他,问道:“中午有时间么?我请你吃饭。”

    云枭很冷很傲娇:“我很忙,只接受我未婚妻的邀请,其他一概免谈。”

    “……别闹,我真的有事。”

    “没时间。”

    “……”

    拒绝的太干脆,让叶阑珊不得不干脆利落道:“我不管,好久没和你一起吃法餐了,我定了帝都最好的法国餐厅。一会儿把地址发你手机上,你不来,我就一直等着你,直到天荒地老。”

    云枭耐心地听完,“没了?”

    “嗯。”

    “你是不是还短一句‘山无棱天地和才敢与君绝’?”

    叶阑珊装作没听到他的调戏,匆匆说了句“我等你”,怕他反驳,挂掉电话给他发了餐厅定位。

    云乔双手抱着水杯,掩饰住眼底复杂的神色,试探地问:“他会去么?”

    “会吧。”

    叶阑珊其实也不太确定。

    那个人总喜欢玩出其不意,说话做事从不走寻常路,他像一个强大的漩涡,没人能看得透,也没人能猜得准他的心思。

    不过,她主意很坚定:他要是不来,她就一直一直等他!直到他来赴约!

    叶阑珊看看时间,拿起包包:“五哥,时间不早了,我得先去餐厅准备一下,不然被他看出破绽,以后就没机会了。”

    云乔的视线从叶阑珊的那杯水上扫过,顺手端起来递给她,再一次叮嘱说:“那药是我新研制出来的,成分很复杂,就是我,一时间也很难配置好解药,你一定要当心。”

    “好,我会小心的。”

    叶阑珊接过,喝了小半杯放在桌上:“五哥,我们走吧。”

    …………

    法国餐厅。

    叶阑珊点了单后,服务生上了餐具一走,她就把包间的门关上,迅速拿过一只高脚杯,用云乔配好的药剂将整个杯体内部全都浸润一遍,用纸巾一点点将水珠吸干。

    两分钟后,整个杯子完全看不出被动过手脚的痕迹。

    她看着干净透明的玻璃杯,轻舒一口气。

    突然,听到门口有咕噜噜的动静传来。

    那声音……

    他来了!!!

    叶阑珊连忙将那只做过手脚的高脚杯放回原地,几乎同时,房门打开了。

    服务生推开门,身后,金鲨推着轮椅进来。

    “叶小姐,您等的客人到了。”

    服务生说完,将叶阑珊对面的椅子撤掉,待云枭的轮椅占据了椅子的位置后,他将两份菜单分别递给两人:“请两位点餐。”

    云枭扫一眼菜单,心里还记着昨天在餐厅被宫少霆打压的事,将菜单一扔,深褐色的眼睛透出几分不耐和嘲讽:“一个人的口味变了,法餐也不是原来的法餐了。”

    叶阑珊:“……”

    你吃个饭,毛病怎么这么多啊喂喂!!

    她心里腹诽,脸上没什么表情地开始点餐:“甘蔗酒,鳄梨汁虾,法式蜗牛,茴香烤狼鲈,胡椒牛排,至于红酒……”

    提到最关键处,叶阑珊稍稍顿了下,才继续说道:“一瓶拉梦多。”

    云枭俊脸上乌云遍布的表情,渐渐转变成晴天。

    小七刚刚说的菜,都是他十八岁那年第一次拉着她去法国餐厅点的。

    这么多年了,她还记得。

    脸上紧绷的线条柔软了几分,让服务生和金鲨都离开了。

    没了之前冷飕飕的煞气,他慵懒地靠在软软轮椅靠背上,懒洋洋问:“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叶阑珊道:“我知道隠军团里有你的人。”

    云枭自傲一笑:“不止隠军团,黑暗世界里那些杂七杂八的势力,哪个没我的人?”

    叶阑珊:“……”就你嚣张就你狂!

    “你是爸爸最看重的人,就算他把的大部分财产都留给我,但他真正中意的继承人是你,所以才……”想让她嫁给他,一起守护云家。

    提起旧事,叶阑珊突然有些心软了,可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云枭接道:“所以才让我娶你。”

    “……大哥,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我大哥,也是云家当之无愧的家主,你真的不用为了一个承诺勉强自己。”

    云枭挑逗的弯起嘴角,嗤笑:“你哪儿看出来我在勉强?”

    “……”

    那个,他这是间接对一个有夫之妇表白么???

    气氛一下子尴尬了。

    MGD,这个世界真他丫的玄妙,连混世魔王都深情了。

    她轻咳一声,暗暗戳戳手:“你不是有洁癖么?我都是他的人了,你怎么还……”

    “从你一岁起,我就一把屎一把尿把你喂大,在你身上,我的洁癖早就瘫痪了。”

    “咳咳咳。”

    叶阑珊横他一眼:“我是吃饭长大的,别趁机损我。”

    “我说的是事实,我手里还有你小时候吃shi的照片……”

    “……”

    叶阑珊捂住脸哀叹一声:能不能来个神仙把这货收走?神仙木有的话,哪怕来个妖怪也可以啊!

    神仙妖怪通通悄无声息,倒是云枭还在继续说着:“你身上前前后后,上上下下我都看遍了,从A到C,从无毛到有毛……”

    “……”靠!

    叶阑珊很奔溃,下意识反击一句:“无毛到有毛个鬼,我们十岁以后就没一起洗过澡了,你特么怎么知道……”

    云枭淡淡然道:“我说的是头发。”

    叶阑珊被狠狠噎了下,险些喷血:“那从A到C呢?你别给我说是英文字母!”

    “那倒不是。”

    云枭噙着笑,目光落在她胸前,伸出手,意味深长地屈屈手指。

    妈蛋!叶阑珊下意识地伸手护住被他关注的重点部位,内心都在哀嚎:老天爷,我不想多此一举给他下药了,求你降下一道雷劈死他吧!!!

    下秒——

    轰——

    老天爷真的很给力,窗外一道惊天雷声突然响起。

    叶阑珊满心欢喜,等待着云枭头顶冒烟。

    一秒,两秒……

    足足十秒后,窗外再次雷声响起,但等来的不是云枭被劈,而是深秋的雷阵雨……

    “……”叶阑珊不想说话了。

    云枭似笑非笑地说了句:“小七,你今天很怪,来,让我猜猜你今天约我的真正目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隐婚缠绵:宫少,深深宠!》,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