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神难求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23章 皆为命数

    从绫罗黑纱手里拿过绛翎琐后,她便知趣的,先一刻离了地宫。

    指间轻捻,不由得低眸寻思:黎隽哥哥,应该没事!有莫问和尚卿凝在,这功夫,估摸着已经在府里等着她了。

    从床底溜出,而后大步跨过门槛。忽而抬眸,惊见爹爹背手站立于院内,正用着担忧的目光凝视着她。

    “是我这个爹做的不够资格!害你,如今~要承受那么多!”

    无声的走近,仅做抬眸静看。不因那声爹爹叫不出口,而是~心里太过高兴!

    他醒了,霍景腾的努力没有白费!

    不禁抿动唇角扬扬,伸出双手,搂紧他的身子。

    司慎感知着女儿的心事,亦将臂弯横去,拥护着她的瘦弱。

    “爹爹!”眸中泛泪,不由得颤起红唇。

    “都会好的!景腾会醒过来的!”

    她认同的点着头,一次又一次,在父亲的肩膀之上,放纵自己。

    容她退下坚强的面具,好好的休息一小会儿。原觉自己什么都不怕,可直到霍景腾昏迷以后,她才发现,自己有多么脆弱!

    稍作平复,她将怀抱撑开,拧眉看着爹爹的面色,此刻瞧来,的确是好了不少,“爹爹!你在魔域之中,到底都经历了什么?”

    司慎瞬时落了长叹,忆那日在魔窟内,于他对坐畅饮。十几年过去了,放下仇恨时,他们总能聊到一起,而他亦有他自己的烦恼。

    “那日,我与魔尊举杯闲聊,劝他放下仇怨。我俩说起了你娘,我便不胜酒力的醉了去。”

    司绫衣仔细听之,片刻间,爹爹已是轻叹了好几次。

    “待我醒来后~烬荒已将魔域搅了大乱!我本欲带着魔尊游烈离开,怎的~出现了一些事情!”即便不愿回忆,可亦是发生了!

    “什么事情?”司绫衣知爹爹和魔尊有多年交情。故而不去任性的说闹,眼下,只想清楚后续所生之事!

    司慎眸光回转,应在女儿的脸上,叹言道,“梁子衿将自己的环命丹给了南宫枭!之后,被烬荒吸了灵力,是魔尊用『续魔绝』免了她魂飞魄散!而魔尊自己,则散去了魔魂,没于域栖!”

    如此,竟也让司绫衣对魔尊换了一种看法。自古情痴不分族类,魔尊亦是一位痴情种。

    轰隆一声,从天降下团团黑石,散成粉尘染上衣衫。

    司慎扬臂,为女儿挡阻。仰头瞧望,忽见天边乌云密布。四周瞬时暗下,唯一处,着青蓝光环。此间八方吸星,如集魔盘。

    “怎么回事?”楚云天拉着绫罗黑纱,也从屋内走出。

    绫罗黑纱抬眼左右看尽,顷刻严肃的落了话,“这是『聚魔盏』!烬荒已经在行动了!”

    为疫魔者,能通天连地!此乃六界之难!

    楚云天拧眉深思:在凡他是寻仙境地的门徒,在天,他是高居殿位的神子!不论以何身份,灭那魔物,都是义不容辞!

    “当真是要好好准备一下了!”横眉怒视天边,手间不禁并拢。

    怎得一瞬,被旁侧紧握。

    知她所想,必然是存了担忧。疫魔不为魔尊,无论邪念,攻击都要大过原魔尊千倍!

    “可我们现在还没有学会使用绛翎琐!”司绫衣越发的着急,总要有一些时间才行!而且,这绛翎琐还不仅仅是一个人,必须七方同时!众人携力,亦需时间磨合。

    “我们几位长者会先去于魔族抗衡!这绛翎琐,就交给你们年轻人了!”霍修翊摆袖行来,旁侧则跟了岳览星,轩辕净月,及最后方的霍爷爷。

    司慎不禁背手叹言,“不知,烬荒先要攻击哪里!我们的确是要做做准备了!”

    “如今景腾还未苏醒!我们该先去救白祁师姐!凑齐七人再说!”

    楚云天所讲,亦是事情的重要之点。不管怎样,都要先把白祁找回来!司绫衣赞同的点头,心内已是又一次,被霍景腾勾了去。

    暂让她休息片刻,她想去看看他。无声的行离,渐渐朝着福晟院走去。

    推开门的那一刻,把正在施法的月庭吓了一跳。不禁拍拍胸脯,缓了片刻,才想起,这会儿的司绫衣瞧不见他!

    楚云天随后跟入,即刻盯了他一眼。

    月庭收手,退去旁侧。

    司绫衣慢慢靠近床前坐下,眸中此后皆是他。

    没多久,绫罗黑纱也跟了进来,抬眼瞄了下月庭,她向来不爱管闲事,也不需要问。只是这方,必须说上两句:“人家来看夫君,你也不放心?”

    “说什么呢!”眼神示意月庭,而后拉着身边人离去,留司绫衣独守霍景腾。

    她扬手,轻抚着他的额头。唇齿上下微动,细声喃喃,“景腾,这回~我又要出一趟远门,我要去救白祁师姐!你乖乖等我回来啊!”笑语过后,便是热泪盈眶。她缓缓倾去,趴在他的怀里,感知温暖,“景腾!待我回来以后,你就在府门前迎我可好?”

    ……

    楚云天拉着绫罗黑纱回了自己住的小院,月庭后方跟随,忽见他们变化颇大!

    黑脸的太子殿下,也变柔情似水了?

    猛地一回瞪,让他赶紧消去不该寻思的事情。知殿下此间探不到,可他还是会心虚。

    “黑纱,去帮我俩沏一壶水!”

    还是头一回,如此不把她当外人的吩咐!她自然是要听从,照做的!瞬时笑笑,转身去准备。

    待绫罗黑纱走远后,楚云天便坐去石桌前,开始询问,“为何霍景腾还没醒!”方才他进去时,就觉奇怪!居然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月庭转而唉声一叹,“我原以为,招魂幡在手,必然能将他唤醒!可是,我跟殿下都疏忽了一点!”

    “什么?”

    月庭扯唇无奈道,“莲君他现在就是个投胎的凡身!”

    “……”

    “如今,他只是五感尽失!神魄一丝未损!故,招魂幡根本对他毫无用处!”

    “这么说来,就是没办法了?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常此昏迷下去!”

    “此乃凡尘命数!做仙家的也不能随意更改!何况,我也只是个管凡尘姻缘的!管不上别的!”月庭两手捧腹,低眸叹言,“这都是莲君大人的劫难!”不然,他能看着自己兄弟这样吗?甭管对方平日里多气,该护的时候,终得护!

    唉~只可惜,这回只能他自己救自己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上神难求》,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