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何处安放H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打坏我赔h

    这一晚两个人都没有睡,守着那一弯明月,想着对方的容颜,任心头的苦涩蔓延至心头四肢,感受着那痛彻心扉的痉挛。

    “宁宁,今天好早,吃完饭了吗?”齐陆停好车,走到云宁的车旁叫住正下车的云宁,拍了拍云宁的头,语气宠溺的说,眸子里都是化不开的温柔。

    “还没。”云宁很自然的把背靠在齐陆的X膛上,倚着他往电梯走,齐陆也是早就习惯了云宁这一副懒散样,右手接过云宁的包,左手扶着她的腰带着她往前走。

    嘴角还是那一副宠溺的笑容。

    “那我们一起去吃点,看我的小宁宁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说着在她腰上摸了两把,凑在云宁耳朵边轻声说,“腰变细也就算了,昨儿我摸着X都轻了不少。”说完还在云宁耳朵边吹了口气。

    云宁本来就是一个敏感至极的妙人,齐陆一靠近她的耳朵边她就感觉一G电流从脚底直击天灵盖,耳朵周围的肌肤也泛起了红。

    云宁轻骂他一声流氓,就笑着和他走进了电梯。

    电梯门一关上,齐陆就像一只豹子一样扑了上来,丝丝攥住她的唇舌,在她的口腔里一阵翻腾,两只手也不安分的乱摸,一直手臂紧紧的将她禁锢在怀里,X前的两只大桃子紧紧的贴着他健硕的X膛。

    云宁也没有挣扎,安分的享受着齐陆的ai抚,毕竟这种戏M,在他们身上这三年不知道都发生多少次了,尺度更大的都有过,更莫幌这种了。

    知道电梯已经上下走了不知道三趟齐陆才放过云宁,扣好解开的衬衫扣子,整理好被提上来的短裙,揉了揉云宁酡红的脸蛋,狠狠地在她被吻得水N无比的红唇上亲了一口才摁下二楼的按钮。

    他的宝贝儿还没吃饭呢,天大地大,宝贝最大。

    ……

    “宁宁,你吃这个。”齐陆把自己盘子里的煎蛋H放到云宁盘子,又把云宁盘子里的蛋清放到自己盘子里。

    “嗯。”云宁冲他笑了笑,看着他与平时无异宠溺的目光突然有些迷茫了,眼前的人有些模糊了,好像变成了另一个人的影子。

    当初,他也是永远用这样单纯的宠溺的目光看着她的。

    “宁宁?宁宁?”齐陆的手在云宁的眼前晃了晃,见她走神实在厉害,用手不轻不重的弹了她一个脑瓜崩。

    “喂!齐陆,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碰我的脑袋。”

    云宁从恍惚中走出,横撇了齐陆一眼,可这一眼在齐陆看来却是媚眼横波,让他不禁想起了她在他身下呻Y的那副模样,千娇百媚,姿态横生。

    “打坏我赔。”

    他喜欢云宁,从第一次见到她就喜欢她,他和她上一个大学,学一个专业,进一家公司,等的就是云宁能够和他在一起,即使现在他只是她的情人之一他也不在乎。

    他不奢求拥有完整的她,只求她能在心里有他一丝一豪的位置他就不会后悔。

    午休时间总经理办公室大门紧闭,穿过门却是一P的香艳。

    云宁衣衫大开坐在办公桌上,地上文件散落了一地,檀口里不断发出Y哦,她的指甲狠狠地掐在桌子边缘上,脚指也爽的五指伸开。

    齐陆的头埋在云宁的身下,用力的吸着她身下不断涌出的汁Y,舌头伸入那个浅粉Se的小洞,不断探索着。

    “嗯……齐陆,阿陆,嗯……用力,再深点,深点,……嗯,对,那,用力,……哦,轻点,轻点。”

    云宁面Se酡红,双手不自觉的抱住身下的头颅,试图让他更多给她一些快感。

    “啊……阿陆,陆,不不,不行了,我要到了,到了……啊”nv子身下大G的汁Y涌出,甚至有一些都喷到了男人纯白Se的衬衫上。

    齐陆站起身来吻住nv人诱人的小嘴,用包裹在西装K下的已经充血的下T不断撞击着云宁汁Y横流的下T。

    “宝贝儿,你满足了,我可还,Yu,火,焚,身,呢。”

    男人说一个字就用力的撞她一下,撞得她爽的都撑不住身T了。

    “齐陆,嗯……别闹。”云宁迷迷糊糊的撑起身T,下巴倚着他的肩膀支撑身T,双手身下去解开他的腰带扣,释放出早已涨的青紫的大RB。

    “乖宁宁,你摸摸它。”齐陆控制不住的在她手心里chou动,试图得到抚W。

    云宁一只手把玩着男人身下青紫的RB,另一只手从男人的衬衫下伸进去,抚摸着男人的X膛,摸着摸着还在那小石子上用力的扣了一把。

    “嗯……,宝贝,宝贝,别闹。”齐陆控制不住呻Y一声,下面的RB越胀越大。

    “阿陆,阿陆,舒F吗?你想C我吗?”云宁在齐陆耳边轻声说着。

    “宁宁,好宁宁,让我进去。”齐陆揉捏着云宁的大N子,嘴上说着。

    当RB终于进去的时候,两人都发出舒F的呻Y。

    一进去,齐陆就迫不及待的冲撞起来,撞的汁水四处喷洒,撞得人儿也四处摇晃。

    等撞了百十下过了把瘾,齐陆慢了下来,找到nv人的花心重重的研磨着,惹得nv人呻Y声不断。

    “阿陆,阿陆,放过我,别折磨我了,给我。”云宁面容艳红的看着身上的男人,乞求着。

    “宁宁,你ai我吗?”齐陆下身不断研磨着那一处,毫不留情。

    “陆,阿陆,给我。”云宁神态迷糊的呻Y。

    齐陆闻言,重重的撞了起来,撞得nv人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齐陆!”门猝不及防的打开了,齐飞在看到门内的场景,呆楞了一下,旋即反应过来,关门出去了。

    门嘭的发出一声响,地板都好像在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