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五胡明月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不寒而栗

    公元311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清晨时分,夏口的码头(东吴黄武二年(223),孙权筑城于黄鹄山(蛇山),取名夏口城。位于今天的武汉市内。)

    陶侃神色平静地站在风口之处,眺望着汉江之的烟波浩渺,竟是隐隐有些痴了(汉江,又称汉水,汉江河,为长江最大的支流,流经陕西、湖北两省,在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汇入长江。)

    “郡守大人,这大早的风寒雾重,您还是早些回去吧,让末将一个人在这里候着也就是了,一旦发现山将军的船队,一定立刻就让人来通知大人”

    陶侃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看了眼依旧带着铁面具的朱伺

    “仲文啊,老夫都已经从武昌城赶过来了,要是再错过山将军的船队,那这一趟就真的白来了”(武昌也就是今天的湖北省武汉市的武昌区,位于武汉市东南部的长江南岸,与汉阳、汉口隔江相望。)

    “大人原本就不该特地过来,应詹大人已经派了人前去接应山将军了,大人又何必亲自前来?!毕竟大人的年岁”

    “年岁怎么了?!你就比老夫小多少了?!”

    “末将是真担心大人的身体,而且现在荆州大乱,万一来得不是山将军的船队,而是那些无法无天的水贼,那可就太危险了呀”

    “哈哈哈!只要有你铁面朱伺在这里,哪个宵小敢在你朱老虎的头动刀动枪?!大晋建国这些年,可是只有你和马隆才因功被朝廷赐了“赤幢曲盖”啊!”(赤幢曲盖是一种属于将军出行时,所用的仪仗和旗帜。)

    朱伺不自觉地露出了一丝得意,可又马皱起了眉头(马隆是西晋名将,兵器革新家,官至东羌校尉,封奉高县侯,平定了河西鲜卑秃发树机能之乱。)

    “哎!要是镇守襄阳的是大人您,那也不至于被王如那帮贼寇打得这般惨不忍睹,听说那帮槃瓠蛮也在四处作乱,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

    “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既然襄阳已经陷落了,那咱们就好好商议商议,等开春之后看看怎么收复也就是了”

    “恐怕山将军是不会轻易让大人来主持反攻大计的”

    “这不是他一个人就能决定的事情”

    “可应詹已经提前一步去接应了,而且还立即派人前来夏口向咱们通报,大人难道还不明白他应思远的心思吗?!”

    “现在襄阳那边可是乱得一团糟,应詹想要独自力挽狂澜,恐怕也不是什么易事,太过心急反而会适得其反,尤其是要对付那些槃瓠蛮,即使恩威并用,收效也不会太好,所以咱们不如就先按兵不动,多多招兵买马,筹集粮草,以备不时之需吧”

    “哈哈,大人果真还有廉颇之志?!”

    “哈哈哈,要不然老夫为什么要让你去加快建造大船?!老夫可不舍得让你这样精于水战之人,整天赋闲在家含饴弄孙”

    朱伺立刻来了精神,甚至挺起了胸膛,忍不住开怀大笑道“哈哈哈,我就知道大人你也是个不甘寂寞的,哈哈哈!”

    “哈哈哈,人老心不老啊!不过你可一定要记住了,无论是谁,只要他是一心为了荆州百姓,咱们就应该不计前嫌地去帮助他,甚至是鼎力相助!这样咱们荆州的百姓才能少受一些战乱之苦啊”

    “诺!”

    “哎!若是老夫能再年轻个二十岁就好了”

    可还没等陶侃回忆一会往事,望楼的小卒已经高声大喊道“快看呀!前面好像有船队过来了!”

    不久之后

    山遐搀扶着颤颤巍巍的山简,慢慢地走下了帆船

    孙盛也扶着肥头大耳的宋哲一路紧随其后

    “龙骧将军,武昌郡守陶侃见过山将军!”

    “明威将军朱伺,见过山将军!”

    “好好好!士

    行来了,仲文也来了!好啊,真是太好了!”

    “哇”的一声!

    脸色苍白的宋哲突然当着所有人的面直接大吐特吐了起来

    众人的目光顿时“齐刷刷”地看向了山简和山遐身后的孙盛和宋哲二人

    孙盛赶紧双手一缩,放开了还在晕船呕吐的宋哲,然后憋红了小脸,急急忙忙地对着众人撇清道“我不认识他,真的不认识,我就是帮了个忙”

    同一时刻,汉中郡,成固县城北面十里处

    司马勋脸色煞白地看着面前只剩下几百人的联军战士,尤其是看着他们一个个唉声叹气,浑身是伤的惨样,更是忍不住悲从心来

    这昨天还是一群意气风发的年轻战士

    怎么一夜之间就落得如此凄惨的下场?!

    三瓜忧心忡忡地看着满脸颓废的马勋,忍不住开口道“马副部督,这是天灾,谁也无法预料得到呀”

    马勋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然后伸出手摸了摸三瓜的脑袋

    “你小子怎么跟来了?!我记得你应该还在下邽城的才对呀?!以后没人的时候,就叫我马大哥吧”

    “好的勒!马大哥!”

    “哈哈,你小子现在可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了啊!”

    三瓜难为情地挠了挠头,可眼睛里却全是被人认可的高兴

    “三瓜,你是一个人过来找我的?!”

    “嘿嘿,三瓜是一路偷偷跟着你们过来的,只不过半道跟丢了,后来不知道怎么阴差阳错的就遇到了阿郎大哥,他不仅收留了我,还带着我一起到了汉中郡,这次也是阿郎大哥特意嘱咐三瓜一个人过来找你”

    马勋立时神色一紧,实在有些不忍地埋怨道“阿郎这小子也太心大了,怎么能让你一个小娃娃出来送信?!”

    “这不怪阿郎大哥,是三瓜自己要出来的,我不仅想看看马大哥,也想看看其他帮过三瓜的几位大哥,当然最想看到的还是马将军,所以三瓜才自告奋勇的来了”

    “那也不应该让你这么一个小孩过来啊,汉中现在那么乱,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可怎么办?!”

    “马大哥!就是因为汉中郡太乱,所以才不会有人会注意到三瓜这样的小娃娃,而且阿郎大哥还让我给你带来了一些重要的消息”

    马勋立时浑身打了一个冷颤,甚至有些恍惚,总觉得现在站在面前的不是三瓜,而是那个让人不寒而栗的阿郎(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