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重生宋末之山河动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411章 奇耻大辱

    皇帝的辂车行过,其后按照迎驾文武的品阶高低在后随行,而蒙元使团的待遇只能依然吊在队伍的尾巴上。队伍入朝天门,御街前行,铁穆耳知道这不仅是南朝宣扬北伐的胜利,也是向如自己这般的外藩炫耀武力,向普通百姓彰显本朝的武威。

    铁穆耳虽然看不到前边的迎驾的盛况,但是那震天的山呼万岁声让他倍觉刺耳,沿途百姓也是张灯结彩,沿途焚香祝祷。更有些闲汉浪子不顾维持秩序衙役的棍棒,追逐行驾,高呼万岁,只为一睹龙颜。据前边传话,南朝小皇帝途中不顾‘安危’,令内侍撩起辂车的帷幔,向迎接的军民挥手致意。

    正所谓敌人的胜利就是自己的失败,使铁穆耳倍觉难熬,甚至有些后悔来凑这个热闹。好不容易等到车驾再次停下,已经来到太庙外,再次排班入内。此刻鼓乐皆止,这是将要举行告庙仪式,但是在场人的是没有几个人有幸进殿陪祭的,而铁穆耳也只能与众人一样戳在殿外广场上目送几位重臣陪着南朝小皇帝入内。

    祭庙的礼仪繁琐,过程冗长,铁穆耳极为不耐,身边的李谦还不住的为他解释祭祀过程中每个行为的出处和意味所在,同时还要摘指其中的某些细节与古礼不符,与礼法不合。又感叹南朝儒法势衰,居然不遵周礼,任意删减,竟不如北儒乡里。若是长久如此,必然会礼仪丧失,人心不古,来日必败。

    铁穆耳听得很烦,他知道李谦不仅是在卖弄学问,还是意在暗示自己只有遵循汉法,才能重振蒙元。而他知道其是立大哥为储君的中坚人物,弄不好这次让自己出使南朝就是其唆使父汗所为,他要想能够争夺汗位,就必须将这些汉臣们清除朝廷,尤其是他。

    所以铁穆耳对其所言有哪里听得进去,但当下还非撕破脸的时候,只能装作洗耳恭听受教的模样。可让本就不开心的他,愈加烦闷,心底早就已经把他祖宗十八代皆骂了个遍儿。暗道若非父汗信任汝等汉臣,胡乱实施汉法,又怎么会让国事仅两年就衰败至此,导致与南朝逢战必败,还得割地乞和。

    “好像不对啊!”

    “平章,又有何不妥?”铁穆耳心中已经对其心生反感,被其啰嗦的也不耐烦了,听其又要摘指南朝不是,扭脸强挤出丝笑敷衍道。

    “这祭庙之礼完毕后,理应是‘献俘礼’,可并未见到有俘虏带至阶前啊!”李谦皱皱眉头答道。

    “平章此言何意,难道将我朝被俘兵将裸衣白练押至庙前,任南朝蛮子肆意羞辱,然后斩杀于市,才合汝的意吗?”一直没有说话的桑哥突然出言质问道。

    “吾……吾并无此意,只是觉得与礼仪不合,绝无辱没本朝之意!”桑哥的突然发问,让李谦毫无准备,且其所言可谓句句诛心,结结巴巴地辩解道。

    “以下官看未必吧!”桑哥冷笑声道,“自到此平章便喋喋不休的盛赞汉法,又是何意?”

    “吾只是以为南朝礼仪与礼制不合,又何曾有它意!”桑哥连连发问,让李谦忙不迭的辩解,可骤然之下辩解之言显得那么苍白无力。

    “平章乃是当世儒学大家,此乃众人皆知。当知在如此场合当众摘指他国的不是,也与礼法不合吧?难道平章是有意激怒南朝,以搅乱和议,盼着两国刀兵再起!”桑哥又问道。

    “非也,吾怎会有此想法?”李谦有些愤怒地道。

    “平章那便是想显示下自己的才学,引起南朝的注意,欲投新主吧!”桑哥沉声道,“平章可是盼着南朝将吾与殿下绑缚了,押送至面前行礼,然后拖下去一刀杀了,作为晋身之阶。却也不要忘了,汝之一家老小尚在大都!”

    “一派胡言,吾受大汗之恩,怎能背信弃义,行那无义之事!”说他要借和议之机叛国投敌,惹得李谦大怒,愤然叱道。

    “噤声,两位使臣勿要失仪!”两人的争吵声终于引来南朝官员的注意,有巡视的御史走过来告诫道。

    “是了!”两人却也不敢再闹,毕竟和议乃是当前的要务,因为意气之争导致和议失败,谁也担不起,忙施礼道。

    三个人各怀心事,可是对接下来的‘献俘礼’皆忧心重重,按照惯例献祭于太庙者皆是俘获的敌方最高官员。虽说在献俘仪式后,往往会被赦免,并当场释放,以显示南朝皇帝的仁德。不过事情也有例外,也要仪式后被交予有司,送往刑场当下斩首示众的。

    他们非是皇子,便是当朝高官,对于领兵的将领和地方官员许多是熟识的,且有些就是他们的门生故旧。想着他们被绑缚庙前示众,接受万人唾弃后再如豚羊一般被砍下脑袋,而他们只能在旁观看,无力解救,那是一件多么让人难以忍受的耻辱和无比尴尬的事情。

    可是让他们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等来的却是更加让他们羞愧的场面。骤然间战鼓声响起,这是战场上催战的鼓乐,铿锵有力,令人热血沸腾。鼓声中但见一队队军容严整的南军军兵列队上前,他们倒拖着军旗依此上前,将旗帜掷于太庙阶下。

    “威武、威武、威武、大宋威武!”

    “威武、威武、威武、大宋威武!”

    “威武、威武、威武、大宋威武!”随着第一面旗帜的掷下,南军队列中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声。

    “此乃河南都护府的帅旗!”

    “那是山东都护府的帅旗!”

    “玉昔帖木儿的将旗!”

    “钦察卫万户将旗!”

    “贵赤卫万户将旗!”

    “隆镇卫万户将旗!”……

    铁穆耳看清被掷于阶前的战旗皆是蒙元各部的帅旗和统兵将领的将旗,起初他还能认出是某部的旗帜。但是随着掷下的旗帜越来越多,他已经难以一一分辨,其中的战旗不乏有蒙古起兵之时成吉思汗授予的,无数将士曾聚于麾下南征北战,他们追随着战旗横扫漠南、漠北,远征西亚,灭金灭宋,而今时却被倒拖入城,掷于地下,任人践踏。

    铁穆耳知道那每一面旗帜所代表的是一个万户、千户和百户,而一旦失去军旗,则代表被尽歼,至此将从军中除名,其曾经所代表的荣耀也将随之消失。所以在战场上丢了军旗,乃是军人最大的耻辱。即便是日后得以重建,那也是失去了灵魂的部队。

    眼见堆积于阶前的蒙元军旗越积越多,粗略看去也不下千面,积成一座五彩缤纷的小山,这已经让铁穆耳脸如火烧,无地自容,从未感受到如此无力。憎恨自己面对南人如此的羞辱,竟然生不出反抗之心,不敢杀了距自己咫尺之遥的南朝小皇帝。

    让铁穆耳更觉难堪的是南朝小贼还没完没了啦,掷旗的队伍方尽,又有军卒上前,他们手中捧着兵符、印信,还有虎头金牌、银牌等物,倾倒于阶下。金牌乃是为国立下殊勋者才能获得的,在大元有着无上的尊荣;兵符则是大汗赐下调动军队的凭证,而现在尽落敌手,持有者必然是非死即俘,成了荒野幽魂,或阶下之囚。

    那一枚枚金、银、玉、铜不同材质的印信,不仅是代表着持有者的地位和官阶,还标志着代天子牧守一方的权力,也是一县、一州,乃至一个行省之地。而今印信落入南朝之手,也就说明一个个的行省、州、县为敌侵占,人口、土地和财产尽归敌国。

    “殿下,圣人云‘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行拂乱其所为’,南朝侵我国土,掳我百姓,实乃奇耻大辱,而今又当众辱没我朝,此恨不能忘。但也不必急在一时,古有越王勾践卧薪尝胆复国之事,殿下也可效仿之,来日在下江南报今日之耻!”李谦看铁穆耳脸色极为难看,身体不住的颤抖,知道其已然气极,担心他贸然做出不理智的行为,忙出言相劝,安抚其情绪。

    “嗯……”铁穆耳长出了口气,才按捺住心情,哼声道,“来日方长,这日是何日,长又是多长,一年、两年,还是十年、二十年。本王是一日都难忍耐,恨不得立刻返京请命,率军南下擒杀这小贼,啖其肉、寝其皮,方消今日之恨!”

    “殿下,当下正是和议的关键时刻,万不可任性妄为,坏了大汗的大计!”见铁穆耳面色狰狞,言语狠戾,李谦知道其没有听进自己的劝,正色道。

    “和议、和议,若非你等蛊惑父汗,岂有今日之辱!”铁穆耳一甩袖子道。

    “殿下有此雄心大志,我大元有望了!”桑哥在旁言道,“今日今时之辱,殿下切不忘,南下之日,臣定效犬马之劳,为殿下牵马坠镫!”

    “左相,大汗临行前万般嘱托你我,定要早日与南朝达成和议,汝如此岂不有负大汗的重托!”李谦听了气愤地道。

    “平章,大汗遣我们二人为使,是与南朝和议,而非是卖国求荣!”桑哥不冷不热的回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