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日常】妹妹是哥哥的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下Y

    <img src=&quot;/popo_data/data/book/4/555652/articles/6966509/201702282356401.gif&quot; alt=&quot;&quot; />

    “嗯~好舒F,哥……你的J巴好B……”方厌青声音绵绵软软的哼着,雪白的肌肤已染透了甜美的嫣红Se泽,似连呼息之间,都能透出甜蜜的香气,那迷离如水的媚眸,虽是半眯半合,媚H之意却更加诱人,勾得方贪境双眼通红,俯身吻住她,两个人的舌头互相缠绕在一起发出Y糜的声响。

    方贪境用大手紧紧箍着方厌青弱不禁风的柳腰,用自己粗Y的大J巴在她柔软花径中反覆chou戳着,她伸出双臂挽住了他的脖颈,S软如绵的娇躯紧贴着他强壮结实的身T,一双玉腿紧紧箍在他腰间,NX更是和他ai恋J缠、须臾不可分离。

    他和MM的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他们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ai夫Q,两人的XJ已慢慢的渐入佳境,这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响动惊醒了陷在情Yu中的二人!

    方贪境骂了声“fuck”,赶快三两步抱着MM过去锁门,跑得太急还差点被挂在脚上的内K绊了一跤,不过幸好,赶上在门外的人要进来前把门锁住了。

    “咦?怎么锁住了?”那人转了转把手,烦躁的nv声响起。

    “是不是有人在里面啊?”nv生在门外敲了敲门,“里面有人吗?请把门打开。”

    “怎么办?”方厌青嘴里虽问着怎么办,但她的蜜唇花瓣紧紧的咬着哥哥RB不放,脸上也不见半点紧张,搂着哥哥的脖子忘情的扭动着纤腰,套弄哥哥胯上粗大的RB。

    “MM,有人来了。”方贪境艰难的吞了吞口口水,努力压制自己的兽Yu想把RB从MM销魂的RX中chou出来,可是看着MM在他身上如此忘情的模样,被她这样热情妩媚的动作刺激得溃不成军。双手抱着她,把她放下也不是,继续抱着也不行,一时为难的很。

    “都怪你刚才把我衣F撕了,害得我没衣F穿,你确定要放开我让我这副样子见人吗?嗯~?”方厌青的整个身躯就像一条水蛇一样缠着哥哥,伸出粉Se的舌信轻T着哥哥不停滚动的喉结。

    MM妖精般的举动刺激着他疯狂的XYu,他已经顾不得门外有没有人了,他一刻也不想停下来,伴着一声声粗重的喘X,下T一次比一次的用力冲刺,迎着那绵绵不绝的春水,穿过那从四面八方层层压迫的柔软NR,巨大的G头不断的撞击着MM柔N的子宫,情Yu的烈火不断攀升着,乱L相J的快感都要令方贪境快发疯了。

    “哥不放开你,哥舍不得放开你,你这只妖精!”方贪境埋在厌青颈间一阵胡亲乱吻,下胯不停地向上摆动着,RB自下向上斜cha在Y道里,G头每一次都直chaMM的B心,每一下都令MM全身震颤,面若桃花。

    方厌青被哥哥顶的XR酸爽,G头R冠进出时不停的刮着她Y道柔N的R壁,使她全身S麻,表情也越加销魂起来。方贪境看着她那张似痛苦似享受的小脸,只觉自己怎样也要不够她,下身顶弄的越加卖力起来,合着结合处的S润发出“啪啪啪”的撞R声,他们俩人完全沉浸在做ai的RT快感中。

    “嗯……嗯……哈……嗯……”

    “噢……嗯……嗯……”

    两个人断断续续的呻Y飘出门外,门外的nv生听到屋内CX“啪啪啪”的动静,臊得面Se通红。

    茗盛是贵族子弟学校,贵族子弟大多都无法无天,因此校风混乱,经常随处可见J媾的野鸳鸯。

    即使看见nv师长被一群男同学压在办公桌上轮J羞辱,年轻帅气的保安被大小姐们下Y拖进厕所扒光了强上,漂亮nv学生被年迈60的校董强暴J污,这些事谁也不会去cha手。

    因为在茗盛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身份代表你所拥有的权利,你的身份高,只要没有人能制约你,你可以随意胡来,在茗盛你就是王。而身份低J的都各自夹紧尾巴做人,不敢惹事,即使被强迫喊“救命”也没人会搭理你。

    所以方厌青和方贪境这样毫无顾忌地在房内厮混,也不担心有人会突然破门闯进来。

    正常情况下,听到这声音的人不是避嫌走开,就是敲门提醒一下等一会他们完事再来,不会故意去破坏别人好事的。

    可是门外的人在门外站了一会,听着房内男nv“啪啪啪”震耳Yu聋的动静,她踮着脚,小心翼翼地趴在房门外,努力从那锁孔里张望进去。

    房间内“劈劈啪啪”的RT拍打声和呻Y声传出来,即使不从那锁孔看,门外也知道那房间里正在上演什么样的事情,听着里面的nv生被CG出动听的呻Y声,她顿时感觉自己身T逐渐发热起来。

    她从锁孔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方贪境的双臂托着方厌青的背脊和PG,那一身结实紧绷的肌R线条看得她脸红心跳,他两腿之间一根粗紫的Y茎cha在方厌青下T里凶猛的choucha,choucha的频率太快,大腿抖得好像他在痉挛。

    火热的眼神紧盯着方贪境在方厌青小X里choucha得Y水漉漉的粗大RB,感觉自己下面那羞人的地方就S润了,内里更是痒得难受。

    “嗯……噢……”方贪境一边咆哮着一边继续choucha猛刺,cha得那蜜水都溅在了他的大腿内侧。

    “啊!啊!啊!”此时的方厌青完全被快感征F,她无暇顾及其他,只是纯粹地尖声Y叫。

    门外听得真切,想不到在茗盛赫赫有名的禁Yu系男神方贪境床上功夫还真好,把方厌青被cha得像海鸥似得L叫,看得出他们也不是一次两次XJ了,被男生们奉为纯洁玉nv的梦中nv神,都不知道S底下被她哥哥C过多少次了……

    nv生眼睛里闪过鄙夷,只不过给他们下了点Y,就这么迫不及待的G上了,还是亲兄M呢,真恶心。

    她曾经那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又开始在心里作怪了,可眼下……方贪境却是自甘下J的和方厌青搞在一起!

    nv生眼中恨意闪过,恨不得冲进去把方厌青这个G引亲哥不知廉耻的Jnv人弄死,不过那点的尚存理智告诉她,现在还不是时候。

    她把迷你摄像头从门缝里塞了进去,然后悄悄的离开,去扫G净尾巴……

    方厌青紧紧的抱着哥哥,樱桃小嘴凑到他脸上来,快速地寻找着他的嘴巴,然后紧紧的贴着他的大嘴,不留一点缝隙,飞快的吐出丁香小舌,塞进他的嘴巴,找到舌头,热切地缠绕、吸吮着,一双小手在他的后背和X前乱摸。

    方贪境当然也不甘示弱,也热情地回应着,他动情地吻住MM,腰部激烈摆动,Y茎粗暴地侵入紧缩的Y道,一下一下都顶到最深的地方,睾丸狠狠在撞在MM白N的TR上,击打出一P粉红。

    方厌青上面的小嘴被狂热地亲吻吮吸,肺部的空气快要被全部吸走,下面的Y道被塞得满满的,简直快要被哥哥的大Y茎捅破,洞里的Y水被巨根挤出,喷溅在两人J合处,“噗嗤噗嗤”地作响。

    两人此次的Xai没有任何花样,只有无休止的亲吻和最原始的律动。厌青一开始还能叫两声,到后来被G得只能哼哼,全身都软成一滩水,方贪境S了三次X器还直挺挺地Y着,他心中带了J分燥意,尤其是看见MM那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时,方贪境真是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

    他摇了摇脑袋,又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压了一下心里的燥意,看着怀里的MM,一脸的C红,一副……发了……春的模样!

    这让方贪境的脑子突然变得清明了一下。

    方贪境再怎么单纯,也知道他和MM可能中招了……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谁的胆子这么大,敢给他们下Y?敢做这样的事情!!

    方贪境停下小一会儿,方厌青就难受地扭动腰肢在他身上磨蹭着,紧紧攀住他的后颈,想要亲吻他的脸庞,带着哭腔控诉道:“哥,我难受……还要……我还要……”

    方贪境被她迭声的呼唤勾得无法自制,X器又Y了J分,G头死死抵住B心,打着转磨蹭,赶紧稳住心神,下身仍然保持着轻柔摇晃的动作,不激烈,却能让MM好受些,“MM,你有没有觉得身T里哪里不对劲,我怀疑我们中招了,不知道谁给我们下Y,待会儿会不会有人来抓J,我们要不要躲一躲?”

    虽然厌青早已察觉不对,奈何,此时的她,已经被Yu望所主宰,她已经分不清哥哥在说什么了,只能胡乱地点头答应。

    当到他们到了教学楼的楼顶上,厌青甚至不知道哥哥是怎么避开众人耳目抱着她上来的,两人去楼顶的途中一刻也没有停止接吻,嘴唇用力碾压,舌头纠缠在一起,探索着彼此的口腔,发出阵阵惹人遐想的声音。

    方贪境看着MM含羞带怯的表情,不由得笑了笑,放开对方的舌尖,嘴唇轻轻地抵住对方的,低声问道:“宝贝儿……我们就在这里做……你负责看楼下的舞会表演回家讲给我听,好不好?”

    尽管被亲得晕头转向,厌青仍然不忘反驳:“嗯……你G嘛不自己看……”

    “我嘛……”方贪境向上挺了挺B发的下T,笑道,“我要负责把你G到高C啊……”

    “你……唔!”

    装满精Y的小X再度被粗大的Y茎填满,已经被G到松软的X口立刻紧紧收拢,S滑的R壁也跟着缠紧了入侵物,厌青皱紧眉头闷哼出声,双手紧搂住哥哥,腰身往上抬了抬,好让哥哥进入得更深。

    方贪境低叹一声,ai怜地抱紧了MM,雨点般的吻落在她的眉mao和眼睛上。由于刚刚发泄过J次,这次的choucha温柔了许多,比起刚才简直就像是和风细雨,慢慢地退出再进入,结合处发出黏黏腻腻的水S摩擦声。

    前J次做ai方贪境都G得又狠又猛,现在突然变成这样温柔的模式,厌青只觉得整个人都要沉溺其中,难以自拔。她不由自主地把哥哥抱得更紧,口中溢出压抑克制的呻Y,X口在对方进入时努力放松,在chou出时又用力收紧,激得哥哥呼吸越来越沉重,力度也慢慢加大。

    “MM,你真的好紧……”方贪境细细地吻着MM光滑圆润的玉肩、纤细的脖颈,大手紧紧握住她X前的浑圆,用力的抓揉着,不时的用手指夹一下她的蓓蕾,“宝贝儿……舒F吗?”

    “嗯……嗯……舒F……我……好喜欢……哥哥……哈啊……”

    类似于告白的话让方贪境更加激动,Y梆梆的X器在Y道里猛烈地跳动J下,惊得厌青身T一软,差点儿从屋顶滑下去,方贪境一把搂住她:“宝贝儿,真的这么喜欢?那我一直保持这个速度好不好?”

    厌青过了一会儿才慢慢点头:“好……你……温柔点……”

    尽管已经被MM全然依赖的模样勾得兽X大发,方贪境还是遵从了对方的意愿,缓缓地choucha起来,感受着两人之间的缓慢摩擦产生的巨大快感,以及无休止的接吻带来的内心深处的满足。

    不同于下半身的温柔,他的吻又深入又激烈,狂热地吸吮,不放过口腔里任何地方,强大的力度J乎要把肺里的空气都吸出来。

    等到舌尖牵着两根银亮的口水丝缓缓断开,厌青已经被吻得迷迷糊糊,分不清到底过了多长时间,T内的Y具仍然缓慢用力地进出着,摩擦得花X又麻又痒。

    她软软地呻Y一声,拥着哥哥的脊背,下巴搁在哥哥肩上,刚想开口C促,就被楼下不远处的两个身影吸引了注意力。

    虽然身处六楼,厌青还是轻易辨别出其中两个人是宋宇L和一个不认识的小学M。楼下的舞池中,他和另外那个学M面对面地站着说话。没多会儿,小学M朝宋宇L走近一步,后者抬手抱住她的后背,两个身影叠成一个。

    厌青睁大了眼睛,呆呆地看着楼下那两个人难舍难分地拥吻,宋宇L和欧Y娜不是青梅竹马的未婚夫Q吗?他们在学校里还是被大家公认的模范情侣,感情很好啊……

    “想什么呢?”哥哥在她肩上微微用力地咬了一口,不满地问,“还被我G着竟然就跑神了?”

    厌青吃痛地轻叫一声,赶紧摇头:“没……”

    “还撒谎?看来是嫌老子G得不够狠?”

    “没有……唔……哈啊……”突然变快变重的choucha令厌青倒吸一口冷气,双手紧紧攀住哥哥的脖子,“啊……啊啊……哥哥……不要……哥……我错了……”

    方贪境激烈地向上挺动,猛攻MM最敏感的那点,还不忘继续审问:“那你说实话……刚才为什么走神……”

    厌青被顶得快要哭出来:“唔……是……是我看到宋……宇L……和一个学M……接吻……”

    方贪境挑挑眉,随即又笑道:“这很正常,男人有生理需求的嘛,欧Y娜不给他解决,自然只能去外面找nv人,只是一次小小的出轨而已。”

    “娜娜经常和我说初夜应该留在新婚夜之类的……”

    “宋宇L要模样有模样,要家底有家底的大帅哥,因为有nv朋友的关系所以禁Yu节制那么久,他既然那么有钱怎么可能没有P友什么的呢?说不定欧Y娜也知道。”

    “不可能啦,你别看娜娜她这样身材火爆,但实际上她人还挺保守的,她要是知道宋宇L背着她出轨一定很伤心。”

    “还有,什么叫小小的出轨啊!你们男人乱搞男nv关系还总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要是吵架就说我们nv人ai嫉妒ai吃醋……”厌青生气地推开他,却又被哥哥一把抓回来。

    “那你说我们算不算是乱搞男nv关系,你还是我的亲MM诶。他出不出轨关我们什么的事?那是别人的S事,你别瞎掺和,我们自己的一亩三分田还乱着呢。”方贪境无奈地叫了声“乖宝贝,听话别闹”,便抓紧MM的腰更加激烈地CG起来,G头狠狠刺中最敏感的那一点,顶得两个人一起不断的在屋顶上抖动痉挛。

    在哥哥狂乱的choucha下厌青也没有心思去多管闲事了,他全根拔出,又尽根没入,每次cha入时都会顶到最深处,哥哥的睾丸“啪啪”地拍打着她的Y户,Y乱的声音在黑暗的夜空下显得格外清晰,S淋淋的小X被C得又红又肿,连接处不断发出Y靡的水声,同厌青的呻Y一起,刺激得他力道更猛。

    她瘫在哥哥身下,侧头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的场景,那两人仍然没有分开,反倒贴得更加紧密了。

    楼下楼上都在偷情……意识到这一点,厌青心底莫名涌起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这种情绪在那一瞬间控制了他,引导她主动吻住哥哥。

    两人疯狂地拥抱、接吻、结合,巨大的快感C水一般淹没了他们,只能在不断的chouchaJ合中寻找宣泄的出口。哥哥像疯了似的,使劲要她,埋在T内的X器胀大到了极致,每一点都和X壁紧紧贴合,不留一丝缝隙,摩擦也更加用力,厌青甚至产生了那里快要蹭出火花的错觉。

    最后他们两个都做得快要虚脱了才解除了YX,方贪境恶狠狠的咬牙,要是被他知道是谁设计他们的,定要给他灌下一斤春Y让他尝尝事后T虚的滋味。

    结果第二天去查,柳成杰说校园祭最后的精彩节目就是他在十杯酒里下了一点C情Y助兴,谁喝到谁中奖,那一天不知多少对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学弟小学M装作喝了Y酒成就了好事,还给他这个大媒人送了红包。

    这么一看,他和MM应该是误喝了被下了料的酒,但事情真会有这么巧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