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鸾仙曲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12章 大结局

    五天后,楫离于清晨时分,独自一人离开了皇城,自南向东,转北至西,踏千山万水,走遍大陆的每一座大小城镇,给各地平民白身免费问诊发药。

    风倚鸾和百里燃山带着众炼器师及工匠继续炼制新仙界之种,因步骤繁复,故日复一日,丝毫不敢懈怠。

    两年后,霜夜的身体和元神恢复如初,依然担任安枕阁天下使。

    又过了一年多。

    颂道王朝天风九年。春盛繁花时节,楫离终于游医归来,求娶了王朝的圣帝。

    在风倚鸾与楫离大婚之日,王朝诸臣和江湖宗门以及四海盟友齐贺,风长季和揽芷笑如春风,倒是她的两个师父,墨平意和百里燃山都莫名的高兴过头,两人互相灌醉了……

    在风倚鸾大婚之后第二天,霜夜忽然独自去大青山蒹葭湖找从前的僖王盈椎买仙酒,大醉三天不醒。

    此事除了盈椎几人之外,王朝大陆无人知晓。

    之后,霜夜开始潜心研修法阵、符文以及符箓之术,完善长河大陆各处的法阵防御,以保颂道王朝万年安泰。

    ……

    风倚鸾和百里燃山继续炼制新仙界之种,又经七载冬春雨雪,新仙界之种终于炼成,是一个直径约为二十一尺的球体,其内蕴含着天道法则所认可的一切法则和万物生命基础。

    新仙界之种既成,便要借天道意志,将这巨大的种子种于新开辟的元初无限空间内,并与此界大陆相连通,使其吸取天道万物本源的能量与灵力,慢慢生长。

    过了百年,新仙界初具雏形。

    又二百年后,新仙界终于孕育成熟;之后又经历二百年,慢慢生长成了一个全新的仙界。

    得天道法则所赐,新仙界与天道中的无数世界并存,灵气充裕,万物自生。

    ……

    ……

    在这几百年间,风倚鸾等人和众朝臣以及诸散仙,在无事时便轮流进入桐木阁内修炼,继续提升境界,所有人都皆有进境。

    曜徵等人果然每过六十年,便会回来与揽芷、风倚鸾等人小聚一次,得知楫离以魔毒威慑退却了皇仙的经过之后,曜徵终于彻底放心。

    此外,在“朝政繁忙”之余,风倚鸾还抽空生育了二女一子,名字皆是师父墨平意给取的,小名分别叫喜乐、挂枝、云踪。

    这都是当年绕水镇的街坊们给小风倚鸾取的名字,师父竟一直记到了现在,现在全拿来给她的小皇子和小公主们取了小名……

    颂道王朝天风五百零六年,风倚鸾在与众臣及左丘载存等人商议之后,确立了王朝的禅让制,颁布了详细的禅让之法,此后不设帝王,历代都将推举贤能之人为国相,治理天下。

    天风五百一十年,颂道王朝圣祖圣帝风倚鸾正式退位,由一名大贤智者接替国相。她则带着所有已得仙道的众臣及散仙们,准备升往新仙界。

    ……

    ……

    新仙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完整的宏大世界,比长河大陆及四海的面积更大,灵气比长河大陆浓郁数十倍,有仙山、有浮空平川、有河流、有无边之海。

    新仙界内无四季,常年皆绽春景,因此花常开,树草常绿,青山隽永。

    他们又用了十几年时间,在新仙界开山辟土、修建房屋;四海水族们也来到新仙界,在无边之海中修建居所。

    风倚鸾与楫离居住在仙界正中偏西的九星峰上,执掌着这个新仙界的核心。

    而揽芷仙子与风长季居住在东南靠近无边仙海的金雾泉,逍遥自在。

    霜夜不再是安枕阁的阁尊天下使,他成为符法师,居于西台高川,独自居住。

    墨平意则住在离风倚鸾不远的地方,取名为青山墨池。

    百里燃山和漱寒等几名炼器师聚居于仙界南边的火岩山,借倚得天独厚的优势,方便炼器。

    此外,依风倚鸾和揽芷之意,为了不步姬氏皇仙的后尘,颂道王朝的大臣们在升入仙界之后,便不再是朝臣身份,一律视同散仙,不必再听命于先圣帝风倚鸾,可以独居,也可三五好友群聚,自由修炼。

    风倚鸾又命人把从前桐树山中的大半灵鸟灵兽也都迁到了仙界,让他们自由生活栖居。

    七十多只狮虎也移居到了新仙界,剩下两只大狮虎和几只最小的狮虎,在凌荆山留守着莫究极的传承,狮虎们可以自由往来于两界,可以经常回去看望爹娘和弟弟妹妹们。

    长河大陆上的各门派在这几百年间也都复兴起来,平和发展,他们也都受到王朝邀请,在仙界各分得一块地盘,修建各自的仙宗。

    端墟最终所归的极弦宗、舞茵痕执掌的雾萝门、以及灵渊宗、长无绝宗等门派,也皆来到了新仙界建造宗门。

    ……

    如此十二年后……

    ……

    九星峰上。

    楫离正蹲在院子里的一棵树下,手中拿着一只小木铲,在给香恭丹兽暗焰铲屎。不远处,几只火炎雀正在高大的仙桐枝头上梳理着羽毛。

    风倚鸾从草庐堂屋内走出来,抬头伸了个懒腰,说道:“盈椎叔传来消息说,今年的各类仙酒都酿好了,给我还有我的两个师父共有一千坛,另外还给我准备了好多美食,我不好意思劳烦他送过来,所以还是自去取一趟,你要不要一起去?”

    楫离手中捏着木铲,转身抬头,说:“我一向很少饮食,就不去了,昨天炼完丹,还没收拾丹房。”

    风倚鸾说:“那好吧,我自己一个人去盈椎叔那儿蹭吃的,那你稍后记得去后山的瀑海潭,帮我把丹药给虎牙送过去哦。”

    楫离点头:“好,我肯定记得。”

    风倚鸾浅浅一笑,对着楫离张开了双臂,说:“抱一下,你既然不陪我去,那就抱一下再走。”

    “好~,抱~。”楫离丢下小木铲,站起身,一边走一边拍掉手上的泥土,还顺便用了一个清洁小术法,走到了风倚鸾面前,将她拥进怀中说:“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总是这样,让孩子们看到了都要笑话你的。”

    风倚鸾不服道:“我就喜欢这样。”

    “好好~,你永远都是淘气的小姑娘,你想怎样都可以。”楫离温柔地笑着,轻抚着风倚鸾的头发:“去吧,不用急着回来,我不催你快去快回。”

    “我知道,反正你也不想我。”风倚鸾笑着扮个鬼脸,放开了楫离,随后转头左右唤了几声,唤来了白又黑和夜无踪,带着它们两只,一起离开了九星峰。

    风倚鸾前脚刚走,楫离便给墨平意传消息:“鸾儿去酒仙宗了。”

    墨平意畅快笑道:“哈哈不错,明天又有好酒喝了!”

    楫离说:“不,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约几个人,在岿然山‘问道切磋台’小聚如何?”

    “要瞒着鸾儿?”墨平意问。

    “嗯,瞒着鸾儿。”楫离说。

    “嘿嘿,好,稍后问道台见!”

    楫离马上又给霜夜传消息:“岿然山问道台,敢不敢来应战?”

    霜夜挑眉道:“哦?你今天似乎能打得过我?”

    “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先比试过之后再说。”

    “呵,每次都是这么自信?那你多带着些仙丹来当彩头,好让我赢你个痛快!”

    ……

    不多时,三人的身影出现在了岿然山问道台旁,战王仙尊等人也接到传讯陆续赶来,呼朋唤友的,很快竟聚起了二三十人。

    由于新仙界鸿蒙初开不久,有些地方还比较脆弱、不够稳定,因此诸仙约定,任何人都不可在新仙界随意私斗,更不允许以终极杀招比斗,以免造成空间裂隙或者崩塌。

    但若完全禁止切磋也是不可能的,难免会有人心闲手痒,于是众仙又合力在崔巍险峻的岿然山上修建了一个问道切磋台,四周上下皆以层层法阵环绕保护,问道台内又有三十六个擂台幻境,以便无事时在此切磋对决。

    看到人已经聚得差不多了,便有人问:“今天怎么比试?彩头是什么,都先拿出来放在这台子上吧。”

    “我没啥特殊的宝物,我先放一箱灵石。”

    “我这儿有一块云魄,放上了!”

    “朱檀果三枚!”

    ……

    众仙都陆续拿出了一些灵石或者天材地宝,充当比斗的彩头,胜的人便可以赢走对方的东西,权当乐趣。

    楫离拿出一枚“太始破障丹”,对霜夜说:“有请。”

    霜夜拿出了一道九品的“冰冻符”,笑道:“你这枚丹药看上去不错呢,稍后就归我了。”

    两人各自执剑,传送到了其中一个擂台幻境中。

    好几个时辰后……

    问道台旁出现了一个轻盈飘逸的身影,在她身后,还跟着一匹大黑马,马背上,驮着两个空间储物食盒,里面装满了美酒美食。

    战王仙尊身边有位散仙眼尖,最先看到了风倚鸾,立即紧张地小声道:“不好了不好了,鸾仙尊来了。”

    众散仙一齐又吃惊又紧张地抬头,看向风倚鸾,脸上都是略尴尬的表情。

    还是墨平意挤出了一个略显生硬的笑容,用关心的语气问道:“小鸾儿你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去酒仙宗那边了吗?”

    风倚鸾一脸纳闷地看着众人,说:“哦,我去取了美酒,然后忽然心想着好久没打架了,就顺道过来看看这里有没有人,想找人切磋几场玩玩。”

    墨平意干咳了一声,说:“你这能叫顺道吗?酒仙宗离这岿然山问道台根本就不在一条路上啊。”

    风倚鸾不服气道:“我拐了两下不就顺道了吗?咦,话说师父你怎么也在这儿?”

    “呃……”墨平意说:“为师今天心情很好……”

    风倚鸾没有在意师父话中的尴尬,只顾着高兴地说:“可巧了,今天这儿人不少呢,正好正好,和大家都切磋切磋,都好几个月没和人比斗过了,只怕手都生了,来来来谁愿意和我一战?我今天可是带了很多好东西的哦。”

    十几位散仙听到这话,几乎同时后退了好几尺,只把墨平意一人留在了最前面。

    风倚鸾这下觉出似乎有些不对劲了,她纳闷道:“咦,你们这都是怎么了?”

    其中一人躲在墨平意身后说:“这几百年来,你把我们每个人都打趴下了好几回甚至十几回了,我们不和你打。”

    另一人也说:“就是就是,鸾仙尊您就让我们自己玩会吧,您早就悟得了天道法则,又是这新仙界的执掌者,法力远胜过我们所有人,就别再欺负我们了。”

    战王仙尊亦朗声笑道:“想当年,鸾仙尊还是闯入我传承的后生小辈,然而如今,境界与我几乎不相上下,实力更比我强出许多,还整天要和我们比斗,让我等情何以堪啊。”

    “就是,鸾仙尊你现在比战王仙尊还更好斗啊。”

    风倚鸾:“……我们可以只比剑招,不用法力嘛,来嘛来嘛,就随便比试比试就好。”

    “不打,我们不打。”

    “鸾仙尊您可以在擂台边上给我们评定胜负,其实也挺好的。”

    风倚鸾委屈道:“你们竟合起来欺负人!”

    “没有,我们没有那个意思,就是都被您打怕了,实在不敢应战……”

    风倚鸾想了一下,从食盒空间内拿出了十坛仙酒,说:“一坛酒打一场,不论输赢,酒都给你们,可行?”

    墨平意立即说:“这不是我和你百里师父的酒吗,你岂能拿出来充当彩头?你这逆徒啊。”

    风倚鸾:“……”

    她叹了口气,说:“忽然好怀念尘前辈啊,可惜他在魔界,等下次再见到他时,一定要拉着他好好切磋三天,这世间,只有他一直最喜欢陪着我打架了……”

    墨平意听到这话动容道:“鸾儿你不要说得这么伤感嘛。”

    风倚鸾却说:“不,我知道了,这就是只有站在高处才能体会得到的寂寞啊,算了算了,一人一坛酒,我回去打孩子玩吧……不~,是督促他们好好修炼。”

    就在这时,楫离和霜夜从擂台幻境中传送了出来,两人一眼就看到了风倚鸾,顿时都愣住了。

    风倚鸾诧异道:“你们为何也在这里?”

    楫离:“……”

    霜夜便替楫离说:“我们……好几百年都没有决出高下,所以……今天正好有空,就来比试两场。”

    风倚鸾看看楫离,又看看霜夜,再看向师父和众人,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她一边笑一边说:“好好,我不和你们比斗切磋了……”

    说着,她挥手摆出了食盒空间中酒仙宗的仙宴,说:“择日不如撞日,今天正好有仙宴美食,有仙酒千坛,不如我们就在此地设宴欢饮,给大家助兴可好?”

    ……

    觥筹交错间,墨平意给远在火岩山的百里燃山传消息,我们正在问道台喝你的酒呢,今年的酒酿得极香,快来快来,这儿人多,你若来晚了,我们就喝完了。

    正在火岩山中铸剑的百里燃山和漱寒两人顿时泪流满面。

    ……

    今年酒仙宗的仙酒,喝完得格外早。

    ——全文完——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鸾仙曲》,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