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剑耀九歌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六百九十章 三与四

    霍吾友的鎏金龙,总的来说,是偏向封禁自己神识,直接斩断与出神异相的联系。而萨满教的禁止法,却是直接通过封印真气的方式釜底抽薪,直接将武人封印成为一个连真气都没有的普通人。

    二者其中的区别,对于寻常江湖高手来说,都是意味着危险。并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对于李沐这个修行《九歌诀》的太一道传人来说,这其中的区别却很大。

    因为李沐已经修成魂魄分离之法,如果单纯只是封禁真气的话,李沐还是可以通过魂魄分离状态,神转魄,魄转魂,直接沟通出神异相,大不了只是暂时无法唤出而已。

    别小看了其中的区别,其他出神境界的高手中了禁止法可能是束手无策,而李沐无疑多了一条破解之法,可以用魂魄分离反冲真气封禁。

    正因为如此,所以李沐还可以残留一半真气可以动用。他觉得这样的程度还不够。至少现在还不够。

    李沐想要的是提升自己的实力,特别是当他知道东楚城背后有地藏王菩萨的身影之后。自称地藏王菩萨的佛面黑袍人,其实力堪比不朽石佛。李沐和姜涔走的是殊途同归的一条路,而佛面黑袍人是另外一条。

    李沐目前是两个出神异相,比起姜涔四个出神异相,还差了两个。李沐见过姜涔与地藏王菩萨交手,仔细盘算下来,他至少要拥有四个出神异相,也就是说,达到曾经姜涔那一步,才有机会站在地藏王菩萨的对面。

    正元教的那次,是李沐第一次知道这世间,出神高手并不是真无敌。他也是因祸得福,修成两个出神异相。如今遇到萨满教的禁止法,李沐想到了一句话,“一而再,再而三。”虽然身处险境,但是未必不能激发出自己的全部潜力。

    李沐面对着烟尘已起的三百骑兵,割下自己一条衣摆,把自己的手和剑王剑缠在了一起。三百人,就算是三百根柴,砍到最后手都会酸,都会痛。更何况李沐自己还要送上门,让萨满教祭祀封印住自己的真气。李沐这是在玩火。

    他全身一振,展现出另外一个出神异相——河伯。

    河伯现身于李沐身后,看上去有些疑惑及困惑。他低下头,看着自己面前的背影,以及从侧面打过来的光晕。下一刻,他的身影恍惚了一下,然后消散在了李沐身后。

    李沐握了握左手,感到有那么几分不习惯的感觉。好像是原本拥有的亲密无间的东西,瞬间多了一层隔阂。他摇了摇头,将这部分感觉甩出脑海,因为接下里的局面,容不得他分心。

    萨满教祭司虚弱地瘫倒在地上,尚迪亚苟在一旁扶住了他,让他不至于直接摔到在地。“两个……两个……”祭司口中喃喃,重复着这么一句,自他修成禁止法,成为萨满教祭司以来,他还没有遇到过能施展两个不同出神异相的人!

    作为大祭司之下,这位祭司很清楚那个关于金帐的预言。这一刻,他看着李沐,失态地用草原语喊道:“杀死他!一定要杀死他!那个预言!那个不祥之人!不是那个死去的僧人……而是眼前这个家伙啊!”

    尚迪亚苟悚然一惊,他抬头,看着那个被禁止法封印了两次的男人。他迎向了三白骑兵,一开始,他只是淡定从容地走着。一步,两步,三步……

    每走一步,他身上的气势就提升一分。等到他走出十步,他的气势,已经变成了杀机。

    “天发杀机,移星易宿;地发杀机,龙蛇起陆。”李沐脑海之中,忽然闪过在顾霜华书窖里面看过的《黄帝阴符经》。这一句,当时他只当是天地异象,如今看来,武之极致,亦可登峰造极。

    十步之后,李沐被三百骑兵的潮水所吞没。只是这潮水之中有朵朵血色浪花翻滚而起!这浪花之中,有碎肉,有骨髓。这些有来自人,也来自马。浪花翻滚的声音,本就是一浪接一浪,骑兵滚滚而过,这惨叫与利刃切割之声,亦不绝于耳。

    马蹄过隙不过片刻,已经起了冲锋之势的骑兵,须臾之间,便是冲锋而过。

    李沐还在原地,只是他全身已经沾染上了鲜血和碎肉。那些污秽,从他袖口滴落,从他剑尖滴落,蔓延到地上,浸润入泥土之中。只是这些东西,盛开成了一朵残酷的花朵,开放在李沐身侧。

    三百骑兵,一人一剑。

    这一场交锋下来,人剑完好,却是折损了近百骑兵。

    阿拉不提冷着脸,看着自己麾下骑兵调整队列,重整旗鼓,准备再度冲锋。自己身后,东楚城大门之外,喊杀声也从未停止。那是城外的赤鲨帮在攻城,虽然他们和草原人一样,不善于做攻破城门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无疑让阿拉不提感觉到一丝不祥的意味。

    这个时候,李沐踉跄了一下,半跪在地。开玩笑,此刻他中了禁止法,封了出神异相,封了大半真气。面对三百骑兵,又怎么可能毫发无损?

    “再上!”阿拉不提喜形于色,“杀了他!”

    “杀了他!”阿古茹也是高声大喊!

    “杀!”领头的骑兵亦是喊出了必杀的吼声,想要夺回刚刚那一瞬被折服的胆气。他一夹马腹,抽刀前行。身后同袍尽数跟上。

    不得不说,正是因为这一份彪悍,才让草原人成为大贠难以磨灭的噩梦。

    只可惜,今天做噩梦的,注定是草原人,而不是李沐这个大贠人。

    “哒哒哒哒。”第二阵马蹄声起,马蹄声落。

    阿拉不提看着冲杀回自己身边的草原骑兵,全身僵在了那里。她的目光集中在那个血海中磐石一样的身影。她忽然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她第一次来到圣地,第一次看到焚天火山时的那种震撼。“这家伙……是人吗?”

    李沐此刻大口大口呼吸,他脸上堆着苦笑,体内真气不受控制地来回奔涌。如果说刚才的血都来自别人,那么这一次,他的血,也混入了血海之中。

    如果不是直接通过沟通出神异相,解开真气的限制,李沐第二波根本撑不下来。虽然此时此刻就差一下,只要李沐呼唤,就可以完全突破禁止法,让云中君和河伯重新回到他的身边。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因为他感受到另外两个声音的回应。

    李沐半蹲在那边,等待着骑兵再次列队。看到阿拉不提,看到不到百余骑的残兵,和残兵身后,那一片已经启用呼吸法的护教骑士。

    恍惚之间,他直接动用了魂魄分离之法。这一波冲击,如果不用全力,他可是会死的。只是他们是从自己身边越过的,李沐已经没有了感觉。接触的一瞬间,他只感觉自己已经离开了这一条街,这一座城,来到了九天之上,筵席之间。

    有个少女睁着明亮的眼睛,眉宇之间,满是欢喜。在她身后,还有一个更加高大,沉默,冷峻的身影。

    李沐记得这个少女,一开始,她像宁知桐,又像沈璃。她就像是二者的结合,更像是李沐的绮梦。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她竟然也戴起了面纱,不再以真面目示人,让人忍不住想要一睹芳容。

    少司命轻启朱唇,“你来了。”

    李沐一愣,他随即回答道:“我来了。”

    少司命又道:“那我来了!”

    “好。”李沐点头。

    一个淡淡的影子,如梦如幻,从李沐身后显现。那正是那位蒙面少女,九歌上神之一——少司命!

    少司命成为了李沐的第三个出神异相,甫一现身,李沐丹田之内仿佛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这让李沐分外惊异,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真气正在失去自己的控制,反噬鲛珠。

    鲛珠作为李沐成功踏足登峰之路的资本,在与雷行云一战之中变得脆弱无比,而此时此刻,魂魄分离之下的李沐,感觉到自己的体魄正在摧毁鲛珠,而他的神识,却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或许,是他太依赖鲛珠了。李沐忽然感受到了这一句对话。这是他自己和自己在说。

    真气不停奔涌,在鲛珠彻底碎裂的那一刻,李沐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仿佛是受了极其严重的内伤。

    同样口中喷出鲜血的,还有那个萨满教祭司。他不顾旁人的劝阻,挣扎起身,竟是不管不顾,要再次施展禁止法!

    “哪怕修为倒退!哪怕三年不能再用禁止法!今天绝不能留他!绝不!”萨满祭司口鼻之中鲜血狂喷,但是冰冷的蓝色真气还是触碰到了无法动作的李沐。

    只消一瞬,李沐觉得刚刚和自己联系起来的少司命消散无踪,自己体内的真气也彻底平静了下来。不,不止是平静,李沐甚至感觉自己的内功更上了一层楼。

    “砰砰砰砰。”李沐的心跳如同黄钟大吕,奏响着庄严的序曲,仿佛迎接着另外一位的奖励。

    事实上,连李沐也没有想到,他却是成功了。

    大司命,于乱军之中,降临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