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诗词 > 网游之菜鸟很疯狂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292章 法师们

    天才壹秒記住『 .』,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落向了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方向,只期望能一击必中地把那个藏在人群里的人给炸出来。

    可是,不论是精灵族的羽箭还是弗里斯曼他们的法术攻击,当落到了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身上,给他们造成了伤害,但是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却是依旧没有要散开或者是倒下的意思,反而是机械型地扬起手来,再次在空中凝出了一道虚弱的法术墙来。

    “直接上!大家别犹豫!”

    有人突然叫了起来,然后纪小言便看着亡灵族那边有人已经到达了最近的一堆白骨前,低头嘀咕了几句之后,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白骨便再次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然后前仆后继地朝着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跑了过去,几乎没有用多长的时间,便直接扑到了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身上,疯狂地把他们全部都给困囚了起来,让他们不能再动弹,再凝出任何的法术来。

    “还愣着做什么啊?大家上啊!把那人给找出来!”亡灵族族长此刻可是兴奋无比,赶紧大声地吼了起来,也不管有没有人能听见:“赶紧把人找到!抓起来!抓起来!我们亡灵族这次可是立功了!立功了啊!”

    巨力族的原住民们在瞧见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被困住之后,立刻便带着精灵族的人一起,直接便朝着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方向过去,迅速地便把他们全部都给围了起来,然后便开始一个一个地清理了起来。

    说起来,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倒是有百人左右,一个个都密密麻麻地站在一起,呈现一个圆圈的模式,看样子,应该就是为了保护那藏在中央位置的那个人的。

    只是,当这巨力族的人拎起最外围的几个法师之后,他们这才发现,这些法师们似乎是有些不对劲的。

    “怎么了?”精灵族的人就站在巨力族原住民们的肩膀上,看着他们拎起人来就停在半空,顿时忍不住警惕地拉满了弓弦,一边对准了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人群中央,一边对着那些巨力族的人问道。

    “这些人......好像都死了的!”一个巨力族的人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语气中带着满满的疑惑,而且,他们的身上还拴着什么东西.......

    那些精灵族的人闻言,顿时惊讶地侧脸便望去,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那被巨力族拎起的法师们却是扭动了身子,挣扎着从那困住了他们的白骨中探出了手臂来,转动了手腕便挥出一记法术来丢向了这些巨力族原住民们的方向,吓的他们赶紧把手里的法师们给丢下,慌乱地退开,差点令那些精灵族的原住民们都摔倒了。

    “他们还活着!活着的!”有巨力族立刻大叫了起来。

    “不对,我刚刚看过了,我抓着的那人是死掉了的啊!”有巨力族却是不相信地大声说道,“这不可能!”

    “管他是死是活,把他们的手捆住了!”弗里斯曼此刻正好也赶到,立刻便朝着众人喊了一句,然后对着那些巨力族的原住民们说道:“你们把人抓出来,我们来捆住他们的手脚!”

    巨力族的原住民们立刻点头,再次把那丢在地上的法师们给拎了起来,然后直接便朝着身后的弗里斯曼他们扔了过去。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弗里斯曼这才明白,那些巨力族的原住民们说的奇怪之处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了。

    眼下的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身上套着袍子,虽然沾染上了血肉,看起来有些血腥,但实际上来说,他们就如同一个个木偶一般,被扔在地上,连动都没有动一下。只是,在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袍子下,却是有一条黑色的,如同锁链一般的东西,延伸着,汇入在那法师人群中。

    “这锁链的尽头,会不会就是我们要找的男人?”弗里斯曼朝着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方向看了眼,倒是有些兴奋了起来,“大家加把劲,把那人找出来!趁着他现在没有攻击我们,赶紧把他找出来!”

    巨力族的原住民们立刻点头,更快速地抓起了人来。

    而精灵族的原住民们则是认真无比地盯着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人群中央,想要找到了那个藏在里面的人。可是看了半天,除了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身影以外,这些精灵族的原住民们却是什么都看不见!

    难不成,那人跑了不成?

    这怎么可能?

    精灵族的众人们顿时拧眉,心里忍不住犯起了嘀咕了来。

    一个个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被巨力族的人给拎着扔到一旁,不是被亡灵族的白骨给强行禁锢起来,就是被弗里斯曼安排了法师或者是清城的守卫们把双手都禁锢的不能动弹,倒是再有想要施展法术的时候,却是是无能为力了。

    眼看着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清理的越来越少,那中央的位置也越来越暴露了出来,可是那施展法术的人却是突然静默了下来一般,全然没有要再攻击的意思了。

    “大家都小心一些!”弗里斯曼脸上的表情也越发地沉重了起来,谁也不想着都到了最后一刻了,还莫名其妙地被人暗算、反扑一把不是?

    巨力族的原住民们点了点头,抓人的速度也放缓了几分。

    也就在这个时候,却是有精灵族的人突然叫了起来:“我看见了。”

    下一瞬,便有几支羽箭直接射出,飞向了那些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们的人群中央。

    一道微白的法术光芒突然冒出来,把那些羽箭给直接融化了大半。

    “继续攻击!”精灵族的原住民们再次叫道,又一波的羽箭袭入。只是,这一次被融化的羽箭程度便更轻微了几分。

    “攻击!”那个精灵族领头的男人沉着脸,拉弓射箭,一连射出了三支羽箭之后,终于看见一支羽箭穿过了那才刚刚冒出来的微白的法术光芒之中,一下便带出了鲜红的血迹来。

    “啊!”

    这是从这城镇被攻击开始,众人听到的第一声惨叫声。

    “继续!“那个精灵族领头的男人毫不犹豫地再次喊了一声,刷刷刷地便射出了好几支的羽箭来,箭箭入肉,再次带起了几声惨叫声来。

    “别弄死了!别弄死了!”弗里斯曼听着这惨叫声,忍不住朝着那些精灵族的原住民们喊了起来,然后便立刻对着身旁的一个法师喊道:“赶紧的,让人去把城主大人给叫过来!”

    那个法师立刻点头,匆匆去找了一个清城的守卫,看着他去叫了纪小言之后,这才返回到了弗里斯曼的身边来,对着弗里斯曼低声问道:“我们要过去吗?”

    “要啊!”弗里斯曼一脸的肯定之色,然后扭头朝着身后的法师们说道:“大家都小心点,能帮忙的时候,可不能犹豫啊!”

    “万一要是我们不小心伤到了那人怎么办?”有法师倒是隐隐担心了起来。

    “小心一点不就好了?”弗里斯曼却是一脸不在意的表情,淡淡地说了一句,听着身后没了动静,扭头望去,便看着几个法师一脸为难的表情,想了想后,这才又说道:“不用担心啦,不是还有我吗?不行我就先把他冻起来。”

    众人闻言,却是再次皱起了眉头来,这法术丢出去了,可不是说能挡住就能挡住的啊!

    弗里斯曼此刻也没有时间再与众人多说,直接招呼了这些法师们便开始冲着巨力族那些原住民们的方向过去,然后便看到最后的几个穿着黑衣斗篷的法师被拎起来,露出了正中央一个全身漆黑的人影来,而那人的身上,正插着好几支精灵族的羽箭.......

    弗里斯曼瞪着眼睛,看向那个人影,顿时心里也忍不住有些惊讶了起来。

    那人盘坐在地上,全身漆黑,只是这些黑色却并不是他身上穿着的袍子,而是一根根漆黑的锁链,缠绕在他的身上,把他整个都都给缠成了一个大球一般,只留出了一双手臂还能自由活动。

    那人并没有带斗篷帽子,整个脑袋都露了出来,倒是让众人把他的样子看了个清楚明白。

    在那被铁链缠绕的臃肿身体的对比下,这人的脑袋倒是显得有些太过于娇小了一些。他的头上并没有头发,脸色惨白,不知道这是因为他本来的肤色就是这样,还是因为中箭太痛了的原因!这人有一双很大的眼睛,但是此刻眼神里却是充满了戾气,狠戾地看着眼前的清城众人......

    要抓起来吗?

    一个巨力族的原住民看了看众人,忍不住问道。

    “抓啊!怎么不抓啊!”弗里斯曼立刻大叫了起来,朝着那人看了两眼,这才对着众人又问道:“他还能还击不?”

    众人摇头,表示不清楚!

    弗里斯曼皱了皱眉头,转身朝着身后看了眼,瞧着纪小言马上就到了,这才对着众人说道:“那先等等,等城主大人来了再说!”

    众人自然没有意见,就那么盯着那人。

    纪小言才刚见到那个被铁链缠绕着的男人,还没有来得及惊讶便看着弗里斯曼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来,三言两语把这事情都给她说了。

    “我们现在就把那人给抓起来?”弗里斯曼眨了眨眼睛,对着纪小言问道。

    “抓吧!”纪小言点头,皱着眉头看向那个人,却是有些疑惑了:“他中箭之后就没有再攻击过了吗?”

    “好像是!”弗里斯曼想了想,对着纪小言说道:“应该是因为受伤了,所以没有体力了!”

    “那这些铁链是做什么用的?”纪小言又想到了这个,忍不住对着弗里斯曼问道:“这些铁链拴着的,都是那些法师们?那些法师都死了吗?”

    “巨力族的人看过,说是死了!但是并没有攻击他们.......”弗里斯曼听到纪小言的这话,却是顿时楞了楞,然后说道:“但是明明刚刚看着像是死掉了的法师,却是能在下一秒就动手再攻击人.......这事情,好像有些奇怪了!”

    “这些铁链都缠的那个男人的身上......你说,会不会有可能,那个男人其实是在控制着那些法师们的?”纪小言想到了一个可能,对着弗里斯曼说道:“要不然,先把这些铁链给砍断,然后再去抓那人?”

    弗里斯曼歪头想了想,看了看那些法师们身上缠绕着的铁链,倒是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最近的几个清城守卫说道:“你们把那个法师的衣服脱了,看看他那铁链是怎么拴着的!”

    那几个清城守卫们立刻点头,就近找了一个被白骨抱着的法师,等着亡灵族的人让那白骨松开后便立刻扒下了那法师的袍子,然后便露出了那袍子下的人影。

    “这......这是死人吧?”弗里斯曼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那暴露出来的人影,不敢置信地走过去,蹲在那个法师的面前看了又看,这才望向纪小言问道:“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纪小言也是一脸的疑惑啊!

    眼前那个被扒掉了袍子的法师就如同一具干尸一般,漆黑的皮紧紧地包骨头,那样子看起来倒是吓人的很。

    “这铁链是嵌入了他们的腿里的啊!“弗里斯曼咽了咽,这才看向了那个法师的腿,再次惊讶地对着纪小言喊道:“这些到底是什么人啊!!”

    纪小言也是上前了两步,看着面前那干尸一般的法师,想了想,对着那些清城守卫们再次吩咐道:“再看看其他的法师,是不是都是这样的!”

    “是!”那些清城守卫们立刻点头,一边让亡灵族的人再次用白骨把那个被剥开了的法师给囚禁起来,一边又去挑选了几个法师,把他们的袍子都给脱掉了。

    只是,一连脱掉了几个法师的袍子,纪小言他们看见的,都是一样的画面!漆黑的皮肤,干瘪的皮肤裹着骨架子.......手机用户请浏览 m. 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网游之菜鸟很疯狂》,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