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古穿今]静好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90章

    华夏人非常重视春节这个传统节日,越是有底蕴的家族越是重视讲究,上官家就更不例外了。

    平日里一大家子人天南海北的,散落在各地,每年的除夕无论手上有何要紧的工作都会推掉,赶回老宅吃团年饭。

    上官家今年的团年饭比往年要更精致一些,上官敬行还没走到主宅大门就闻到了一G浓烈的鲜香,惊讶的睁大眼,和一同进门的上官敬思对视一眼。

    上官敬思惊奇的说:“王伯什么时候有这等手艺了?”王伯是上官老宅的厨师,在上官家工作近三十来年了。

    上官敬行摇摇头:“应该不是王伯做菜,我觉得倒像静琬的手艺。”

    “阿律的老婆?”

    “对,今天的团年饭有口福了。”

    上官敬思一年到头难得回家一趟,倒是在电话里听老爷子炫耀过好多次“静琬丫头手艺天下第一”,每年的团年饭都是王伯做的,王伯以前是老爷子的警卫,后来受了伤退役,没什么手艺也没啥积蓄,老爷子便叫他倒上官老宅来做厨师,这一做就三十年,王伯的手艺是一点儿进步都没有,做的饭不难吃,但也不好吃,听小弟这样一说,若今天的团年饭是阿律老婆做的,那当真值得期待。

    兄弟两人走到客厅里,沙发上只坐着两人的父亲、姑姑和大哥。

    兄弟俩问好后,上官敬行忍不住问道:“爸,其他人呢?”往年最热闹的客厅居然空荡荡的。

    上官老爷子“哼”了一声,居然偏过头去不理人。

    上官敬思和上官敬行面面相觑,搞不明白自家老爸这又是闹得哪一出,上官敬思还特意看了一下手表——没有回来晚啊!?

    上官老爷子的MM,兄弟J人的姑姑忍着笑,说道:“都在厨房那儿围着呢,老四老婆在给孩子们做点心。”

    上官敬行了然,把外套脱了自己去收起来,然后跟老爷子打了声招呼,往厨房方向走去。

    上官敬思见状,行动高度统一,跟着往厨房走。

    厨房外已经围了一圈人,越往里走,鲜香味便越浓,勾得人馋虫全跑出来了,口水哗啦啦的止都止不住,远远的就能听到小孩子N声N气的欢呼:“婶婶/舅妈好厉害~”

    小小的一块点心被做成玫瑰的模样,微微绽放的红玫瑰下面衬这翠绿的叶子,惟妙惟肖。

    为了迎合小孩子的口味,瓣是用白面加入新鲜C莓打成的汁儿做的,叶子则是用白面加入青提汁儿做的,红红绿绿煞是好看,点心蒸出来后,表面咋看上去竟是泛着光,咬在口里,口感十分松软,清新的C莓香气萦绕其上,深得孩子们的喜欢。

    点心一出锅,就被孩子们给瓜分了,大人们不好意思和孩子抢,只好眼睁睁看着小不点儿们吃得高兴,不过其中一人例外,这人便是上官律。

    他手上拿着一朵“玫瑰”吃得满足无比,是静琬在点心出锅时夹出来给他的,完全不用和小朋友们一起抢。

    众围观的成年人:“……”好吧,那是他老婆,偏S他一人,咱们也只能理解……理解……理解个p(╯‵□′)╯︵┻━┻

    上官御最先发难:“你跟小孩子抢东西吃,你也好意思。”

    上官盈附和:“二哥脸P越来越厚。”

    有了带头的,其他人更是不落人后,一时间可谓是群起而攻之。

    上官律全程⊙⊙,真是装得一手好无辜。

    上官敬思和上官敬行一过来,便看到这一幕,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感到好笑。

    “阿律,吃的什么?怎么还引起众怒了?”上官敬行高声问道。

    众人听到声音纷纷回头,跟两人打招呼,哥哥伯伯叔叔爷爷的好一通叫。

    上官律看到小叔,囧囧有神的把偷藏的一朵“玫瑰”上贡给了上官敬行。

    上官敬行接过点心,满意的拍了拍他的头,毫不客气的一口咬掉一半。

    上官敬思见弟弟有,自己没有,立刻不乐意了,“阿律,怎么只给你小叔,二叔怎么没有?”

    上官律尴尬的摊摊手,说:“没了。”

    上官敬思佯怒,深吸一口气,正准备开口谴责侄子“不敬长辈的恶行”,静琬就用夹子夹了一朵“玫瑰”过来。

    “二叔,请尝尝。”

    上官敬思愣了两秒钟,不客气的三口两口的就把“玫瑰”给吃进肚子里去了,吃完还意犹未尽的拍着侄子的肩膀,道:“阿律,你这老婆娶的不错,手艺果然一流。”

    “那当然。”上官律一脸的与有荣焉,特别骄傲。

    静琬略感不好意思,转过身拿过早就准备好放在碟子里的海参、鱼肚P和蹄筋段,虽然从她的面部表情很难看得出她在害羞,但是也不是完全看不出,仔细观察便可发现,她的嘴唇稍稍抿起来一点儿,真是很难让人发现的一点儿细节啊╮(╯▽╰)╭

    老宅的厨房很大,光灶台就有六个,其中一个灶台上开着小火炖着一只很大的陶罐,上官敬思兄弟俩从进门起就闻到的香味就是从这个陶罐里发出来的,站在厨房门口,这G鲜香味更是浓郁得仿佛都快实T化,四面八方的将人包裹起来。

    静琬将防烫手套戴在手上,揭开陶罐的盖子,随着热气的蒸腾,那G鲜香霸道得扑面而来,勾得众人口水止都止不住。

    “哇~好香~”

    “这炖的是什么?”

    “还不可以吃啊,我都等俩小时了。”

    “等得好着急好着急。”

    众人七嘴八舌的就想往厨房里挤,上官律拦在门口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急什么急什么,这佛跳墙是团年饭上要吃的,守在这里也不会分给你们吃,别都守在厨房门口,还不快去彩衣娱亲。”

    静琬把海参、鱼肚P和蹄筋段放进陶罐里,又将盖子盖上,接着用小火炖煮,从冰箱里拿出一个藤编的点心篮子出来让阿萌小姑娘拿着,说道:“还要一个多小时才开饭呢,大家都去客厅陪爷爷说说话吧。”

    阿萌小姑娘双手提着篮子,欢呼一声,边跑边喊道:“太爷爷,太爷爷,四舅妈给了我好吃的。”

    阿萌提着点心一跑,其他的小不点儿也跟着跑了,上官敬思也觉得都守在厨房门口不像样子,难怪刚刚进门时老爷子就摆脸Se,招呼众人都离开了厨房。

    上官律自然是以“老公当然要留下来给老婆帮忙”为借口留在了厨房,一边打下手一边偷吃得不亦乐乎。

    上官家人口多,一大家子人坐了两桌,佣人们帮着把菜一道道端上来,众人眼睛都直了,直说这是这么多年来吃得最好的一顿年夜饭了,把今年沦为端菜工的王伯可气得够呛。

    年夜饭吃得和乐融融,各种祝福的话不绝于耳,往年都会剩下许多的菜,今年换了个厨师却是彻底执行了光盘行动,若不是老爷子坚持,一定不许人动桌子中间的那条鱼,要把鱼留到新年第一天取年年有余的好彩头,恐怕那条鱼早就只剩下骨头了。

    吃过饭后,老爷子叫上大儿子手谈一局,姑NN和J位婶婶架起来牌桌,上官盈领着一群小不点儿去院子里放烟,上官律牵着静琬的手,轻声说道:“我们也去看烟。”

    “好。”

    京城在过年前就下了好J场大雪,老宅里的主G道有佣人清扫并没有积雪,上官盈和一群小不点儿就在那儿放烟,不远处的C地上堆着一个奇丑无比的雪人,雪人还像模像样的戴着帽子围着一条红围巾。

    “这谁堆的雪人?真是丑出一定的境界了。”长廊下,上官律牵着静琬的手,指着丑雪人不客气的吐槽。

    静琬看过去,微点头,确实挺丑。

    上官盈那边的烟已经放了起来,一团橘HSe的光冲天而起,在空中炸开成一朵,朵绚烂过后渐渐黯淡,还未完全熄灭时,又一朵红Se的朵绽开,美轮美奂。

    小不点儿们高兴的拍着手笑闹,仰望着上官盈的眼睛中满满都是崇拜,上官盈很受用的又点燃了新的烟。

    静琬眼中含着笑意仰头看着天空中的烟,过去十J年的岁月渐渐褪Se淡去,或许有一天会彻底的遗忘。

    巍峨的宫殿,朱红的宫墙,梅苑里怒放的红梅,在她的记忆里早已失去了原本鲜活的Se彩,变成了史书上寥寥J笔的文字。

    她从梅苑的浓雾中一步步走过来,就是为了遇见一个人。

    静琬把视线从烟上收回,转头仰视着上官律美好的侧脸,这是她的丈夫,她将相伴一生的人。

    “阿律……”静琬轻唤。

    上官律闻声转过头来,两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热烈又深情。

    “阿律,”静琬靠过去,用额头抵着他的肩膀,轻声道:“遇见你,是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上官律动容的将Q子紧紧抱进怀里,“也是我这一生中最幸运的事。”

    时间和空间,就算是跨过生死,只要在对的时间遇见对的人,那便是,琴瑟在御,莫不静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