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0593章 扑克牌的证词

    5月5日,星期二,连休最后一天,中午,宫本家,客厅。

    山崎打电话给山崎峰说了村上丈从刑务所出来那天,到mao利侦探事务所来碰到的人是沢木公平这件事情。

    不久之后,山崎得到了答复,保全人员没有注意他们,不知道 他们说了什么,也不知道 他们在一起多久。……

    下午一点多,mao利侦探事务所。

    看mao利回来,柯南迫不及待的问道:“事情怎么样了,叔叔?”

    摇了摇头,mao利说道:“沢木先生说他只是路过,看那个人从我的事务所楼道下来,好奇聊了两句,走了一会儿就分手了。”

    “那沢木先生怎么没对警方说过?”柯南问道。

    mao利说道:“沢木先生说他不知道 村上丈的样子,所以不知道 村上丈就是那天那个人。而医院的护士说这J天都没有见过沢木先生看电视节目。”

    山崎问道:“叔叔,警方怎么认为的?”

    “警方已经问过辻先生了,辻先生想不出沢木先生有什么理由杀他。”mao利说道,“不过有一个曾经参加愚人节派对的人说,那天晚上辻先生把小猪贴纸贴在了沢木先生的X前,把锅勺挂在了他的颈上,沢木先生脸都气青了,然后中途就退场了。”

    “沢木先生是品酒师,”山崎说道,“就是说辻先生在无意之间侮辱了沢木先生的职业。”

    柯南摸着下巴嘀咕道:“也许车祸就是那时候发生的,离开的沢木先生正好遇见了去的小山内小姐。”

    “还有,有人听过沢木先生抱怨,说仁科先生用美食专家的名义招摇撞骗,写些乱七八糟的书,让读者对葡萄酒有错误的认识。说旭先生他把名酒买来了却不好好珍惜它们,用不对的方法管理它们。”mao利说道。

    山崎问道:“那么,五月二日上午,沢木先生在什么地方?”

    “沢木先生说自己在公寓里,但是没有被证实。”mao利说道,“目前警方就查到这些。”然后回座位上看电视剧去了。

    柯南问道:“山崎哥哥,陪我去看博士,好不好?”

    “可以,没问题。”山崎说道。……

    下午近二点,米花黑川医院,阿笠博士的病房。

    “下午好,阿笠博士。”山崎说道。

    “下午好。”阿笠博士问道,“柯南你出院了啊?”

    “本来就没什么事情。”柯南问道,“你呢?”

    “再有一个星期就能出院了。”阿笠博士笑道,“不过我打算多住J天,满十五天再走。”

    “你就蹭医疗保险。”柯南笑道。

    阿笠博士G笑两声以作回答,然后转移了话题,“你们来G什么?”

    “借你的地方用用。”柯南说道,然后对山崎问道,“你认为沢木先生会是凶手之一吗?”

    “有一些嫌疑。”山崎说道,“他没有不在场证明。”

    “是啊,”柯南说道,“而且他知道 巧克力的事情,也知道 邀请函的事情。”

    “但是以目前查出的事情来看,我认为动机不足。”山崎说道,“如果他真是被小山内奈奈小姐撞得味觉有了问题,对小山内小姐下手还说的通,对其他人,特别是让他管理水下餐厅的旭先生,我认为不够。”

    “那要是村上先生瞒着沢木先生呢,想连他一起杀掉?”柯南问道。

    “这倒是有一些可能。”山崎说道,“不过这样一来村上先生怎么会在爆炸 中心呢?”接着说道,“免费告诉 你一个消息,村上先生在刑务所表现不错,不像是假释后会寻仇的样子。”

    “这个还免费?”柯南挺起三角眼,“叔叔肯定知道 了。”

    “但你不知道 啊。”山崎笑道。

    “好。”柯南想了想问道,“那你说村上先生到侦探事务所来做什么,总不会是来找叔叔吃中饭喝酒的?”

    “很可能是。”山崎说道。

    柯南说道:“也就是说,你认为村上先生可能不是凶手。”

    “不错。”山崎说道。

    柯南问道:“那么,如果说是沢木先生利用了村上先生,在村上先生帮他准备 好一切以后杀了村上先生呢?”

    “有这个可能,”山崎问道,“但是证据呢?”

    柯南说道:“是沢木先生带我们去海上游乐城的。”

    “没人喊你去。”山崎说道。

    柯南说道:“下车后,他为我们介shao 了一下海上游乐城。”

    山崎反问道:“那是不是下车后急急忙忙带你们离开就对了?”

    柯南说道:“他没有死在事件中。”

    “叔叔和目暮警部不说,白鸟警部补的伤势和他差不多。”山崎说道,“你还是想些确凿的证据。”

    柯南没好气的说道:“我要是想到就不和你讨论了。”接着说道,“可是,如果说事件全部是沢木先生做的,就能解释村上先生的死了,因为这样一来沢木先生就能脱罪了。”

    “这我也想过,但这种推测,还是等找到证据再说。”山崎说道。

    柯南想了想说道:“说的也是,动机不足啊。”接着说道,“博士,我们回去了。”……

    下午二点多,mao利侦探事务所。

    看山崎和柯南回来,兰笑道:“不久前F部打来电话,说爆炸 事件差不多结束了,邀柯南你去大阪散心。”

    “啊?我?”柯南的汗下来了,这家伙想知道 事件,有必要这么心急吗?

    兰笑道:“我已经代你同意了,这星期六我们一起过去。”

    “谢谢兰姐姐。”柯南说道,接着发现 mao利盯着自己,连忙说道,“谢谢mao利叔叔。”

    “嗯。”mao利点点头。

    F部,柯南在心里大叫道,你这个可恶的家伙。

    这时,电话响了,白鸟警部补的电话,“mao利先生,请带兰小姐来一趟警视厅,有个问题要向她证实一下。”

    “兰?”mao利问道,“是什么事情?”

    “是关于她打电话给沢木先生的事情,具T等来了再说。”白鸟警部补说道,“请尽快过来。”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兰,你跟我走一趟。”mao利挂上了电话。

    “我知道 了,爸爸。”兰说道。

    “我也去可以吗?”柯南问道,“万一拖得很迟呢?”

    “这,”mao利想了想说道,“好。”然后对兰叮嘱道,“你在路上好好想一想,你的证词可能至关重要 ,一定要慎重考虑 。记住,不要因为沢木先生帮过你而偏向他。”

    “我明白的,爸爸。”兰认真的说道。……

    下午四点半左右,mao利侦探事务所。

    mao利三人回来了,mao利把事情说了一下,原来沢木公平向警方说了一些事情,或者说是自首了。警方请兰去,是想问一下她,她打电话和沢木公平J谈时,有没有听到什么可以证明沢木公平旁边有人的异常声响。

    mao利说道:“沢木公平笔录的具T情况还不清楚,白鸟警部补说会整理一份,明天送来给我看一下。”

    “原来如此。”山崎说道,然后看了一下时间,“那叔叔,我先走了。”……

    夜,宫本家,客厅。

    山崎峰打来电话,问候过后,说道:“沢木先生在下午向警方说了一些事情,就在警方因他与村上先生见过面而找他谈话之后不久。”然后说了沢木公平的笔录情况。

    四月一日晚上,沢木公平从辻弘树家出来后碰上了车祸,撞他的车子跑了,他只辨认出是红的跑车。当时沢木公平没有发现 自己的身T有问题,就没有报警,也没有找这个人。但J天之后,沢木公平发现 自己失去了味觉,多翻检查后发现 是因为脑部受创的原因,他就想找到撞他的这个人,于是就在四月二十五日那天上午去了mao利侦探事务所。

    四月二十五日上午,沢木公平没有找到mao利侦探,却碰上了一个穿H风衣的人,H风衣没有报名,只说自己是mao利的老朋友,沢木公平就向H风衣报了名,说了自己的事情,想打听一下找到这个人的成功率,而H风衣说要真的找过才知道 ,然后他们就分手了。

    四月二十五日晚上,H风衣去了沢木公平的公寓,说知道 他在找的人是谁,也知道 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告诉 他由于时间太久了,即使找到那个撞他的人,也没有办法解决问题了。

    沢木公平决定去试试,问有什么条件才能知道 这个人是谁。这个时候,米花西洋料理餐馆的永岛经理打来电话通知他,有位客人找他,然后把兰的电话转到了他那里,他本来是想以后再说的,不过H风衣听到是关于mao利的事情后,就让他先处理。然后用撞他的人是小山内奈奈这个消息,换走了mao利和妃英理会在米花西洋料理餐馆吃晚餐的消息。

    四月二十六日上午,沢木公平找到了小山内奈奈,但小山内奈奈让人把他赶了出去。

    四月二十六日夜,沢木公平接到H风衣的电话,问他想不想报F小山内奈奈,他同意了。作为帮忙报仇的条件,H风衣让沢木公把旭胜义的事情告诉 他。H风衣可能从米花西洋料理餐馆方面知道 沢木公平将会为旭胜义工作,并负责海上游乐城红酒方面事务的事情。

    四月二十九日中午,沢木公平打电话告诉 H风衣,旭胜义的宠物跑了,H风衣让他向旭胜义推荐mao利。

    四月二十九日下午,沢木公平打电话告诉 H风衣,为了广告方面的事情,旭胜义将邀请辻弘树、小山内奈奈、宍户永明、彼得·福特、仁科稔五人到海上游乐城,他将作为陪同,时间是在五月二日下午。

    五月一日夜,H风衣带着两个大箱子到沢木公平的公寓,让沢木公平帮忙把他带进入海上游乐城。

    五月二日上午,沢木公平安排H风衣以及两个大箱子藏在酒桶里,由一辆送红酒的货车带进了游乐城。

    后来,目暮警部等人到访,由于目暮警部没有提供村上丈的照P,沢木公平当时没有意识到H风衣就是村上丈,不过看到警察沢木公平突然有点害怕 了,所以就把目暮警部等人带到了海上游乐城,想暗中阻止H风衣,结果却碰上了大爆炸 事件。由于事件太严重,自己也没有犯什么严重的罪行,沢木公平思考了J天之后,决定向警方自首,以减轻罪行。

    山崎峰说道:“根据沢木先生所说,沢木先生是在不知道 村上先生真实身份的情况下,帮他完成了这一系列事件。但一部分认为以村上先生在刑务所的表现,不像是会做自杀式袭击这么极端事情的样子,他们怀疑沢木先生自首是在避重就轻,好把罪名推到已去世的村上先生身上。”

    宫本美子问道,“那么,沢木先生说的这些话查证得怎么了?”

    山崎峰说道:“都证实了。米花西洋料理餐馆的永岛经理说在那时候接过兰小姐的电话。兰小姐说她在和沢木先生打电话时听过一个类似于把杯子放桌上的声音,并确定不是沢木先生在喝饮料。小山内小姐的保安说他们确实赶走过去S扰小山内小姐的沢木先生。旭先生的秘书说旭先生确实有找小山内小姐他们J人谈广告方面的事情,邀请函是她经手的。送红酒的司机说曾经接到过沢木先生的电话,让他把货车停到停车场地下仓库外,傍晚再去拿。游乐城的门卫说红酒方面的事是由沢木先生负责的,沢木先生有留言说会有一辆送红酒的货车,所以当他看让送红酒的货车司机拿出有沢木先生签名的文件时,就让他进游乐城了。”

    宫本美子问道:“不在场证明和动机方面的问题呢?”

    “除了游乐城爆炸 事件,沢木先生没有其它事件的不在场证明。”山崎峰说道,“动机方面虽然只查到一些小事,但是心理专家说,令人愤nu 的事情有一件就够了,而愤nu 有时会使人失去理智。”

    宫本美子问道:“那么,爆炸 物的来源查到了吗?”

    “还没有,如果是村上先生通过背后组织得到的,很难查出来,他们有多种手段得到五十千克开山用的爆炸 物。”山崎峰说道,“目前警方已经顺着沢木先生的线查下去了,以证实他说的是真话。”

    “这怎么证实啊?”美黛子问道。

    山崎说道:“间接证实,只要警方查不出来最近有什么地方丢失了五十千克爆炸 物,就说明沢木先生说的是真话。五十千克爆炸 物对普通人来说,是非常难弄到手的,而偷盗是个快捷有效的方法。”

    “原来如此,”美黛子说道,“这么说只要没有查到,爆炸 物就是村上先生通过他身后组织搞到的,他们就是在骗峰叔。”

    “这不能确定,虽然J率很小,但村上先生也可能通过别的组织搞到。”山崎峰说道,“我不认为他们会说假话,村上先生应该没有联系过他们,而以沢木先生所说来看,是沢木先生帮助 村上先生取得了关键X的情报。”

    “好了,既然你认为他们没有骗你,而可能是唯一的知情者村上先生也已经去世了,那这个事件就到这儿,不用再查了,如果另有凶手,以后终会碰上的。”宫本美子说道。

    “我知道 了,大小姐。”山崎峰说道。

    “还有其它事吗?”宫本美子问道。

    山崎峰说道:“没有了。”

    “那就这样,早点休息,再见。”宫本美子说道。……

    --╯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