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127章 美容店的疑惑

    6月14日,星期六,晚上,山丘顶部居民区后街。

    “兰姐姐,帮我把椅子放正了,记得用手帕包着,那就不会留下兰姐姐你的指纹了。”

    柯南本来想自己动手的,但是身板不够,没那个实力,只能求助于兰。

    “指纹?”兰有些好笑,“柯南你玩侦探游戏啊,不过这椅子有什么关系吗?”

    “兰姐姐你不觉得吗?”柯南笑道,“椅子坐位的高度,与我们在栏杆上发现的新痕迹的高度差不多。

    兰放正椅子打量,“好像是的耶,但那又有什么问题?”

    柯南故意道:“如果推着椅子冲过去,当椅子撞到栏杆的时候,上面的东西不就会因为什么物理原因而飞出去吗?”

    “啊,是惯性。”兰有些明悟。

    “对对,就是惯性。”柯南击掌道,然后又故意困惑的说道,“然后,物体在空中就会划出一条什么什么线,最终落到地上。”

    “是抛物线啦。”兰笑道,然后突然反应过来,“呀,如果那样的话,真的有可能把东西抛出去,不过这椅子是坏的啊。”

    柯南提醒道:“修不好了吗?”

    兰明白了,“也对,装上轮子就行了。”

    柯南催促道:“快走吧,兰姐姐,我们去看看这是谁家的椅子。”

    “难道还会是凶手的?”兰琢磨道,“凶手应该早跑了,凶手只是借用了这把椅子。”

    “不,”柯南笑道,“兰姐姐,你难道忘记了吗?昨天可是下了场暴雨,如果这椅子昨天以前就在外面了,一定湿透了,现在不可能是干干的,所以这椅子一定是今天放的,所以没有人能准备椅子脚的滑轮,除了……”

    兰脱口道:“这椅子的主人。”

    柯南自信的说道:“没错,不过我猜这椅子之前是好的,然后才坏掉的。”

    兰一口道:“凶手作案后弄坏的。”

    柯南满意的笑道:“没错。”

    兰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呀,说起来,柯南你还真是聪明呢。”

    “啊,那个,还好啦,”柯南心虚得汗下来了,然后转移话题,“兰姐姐,我们快走吧,别让凶手跑了。”

    “等等,我打电话给爸爸。”兰急忙道。

    “不用了,兰姐姐你不是会空手道吗?等我们抓到人,再说不迟。”柯南怂恿道,他如果有工具,早就跑去抓人了也不用非拖着兰了。

    兰也有了兴致,“好,那我们就把这个凶手抓出来。”

    两人出了防火过道,绕到正面一看,发现是叶坂美发沙龙,透过玻璃可以看到一个女子在给另一个女子剪头。

    那其实是妃英理和美容师叶坂皆代,只是妃英理披头散发的样子,还围着宽大的白围布,令两人一时没认出来。

    “应该不是这里吧?”兰有些疑惑,同时看着招牌,挠头。

    “进去看看。”柯南一马当先。

    兰有些困惑的跟上,“奇怪,这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的样子。”

    听到门上的铃声,美容师叶坂皆代回头歉声道:“抱歉,两位,这里已经打烊了,请明天再来吧。”

    柯南说道:“我们就问几个问题。”

    “他们是来找我的。”妃英理同时说道,她从镜子里看到了他们。

    柯南顿时傻眼了,“这声音……”

    “妈妈?”兰大吃一惊。

    “兰,你那是什么表情,我记得我有告诉你店名吧?”妃英理没好气的说道,“你可别告诉我,你是来问路的。”

    “怎怎么可能!”兰心虚的干笑道。

    妃英理旁敲侧击,“话说你是怎么来的,走路吗?”

    “不,是爸爸开车送我们来的。”兰连忙说道,接着想起来了,“对了,妈妈,这里发生了杀人事件,刚才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吗?”

    “没有啊,我一直在这里做头发。”妃英理一口应道,接着反应过来,有些生气的皱起了眉头,“这就是说,兰你其实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凶手的。”

    “呃……”兰尴尬得挤出一对小豆眼。

    “那个,阿姨,我们就不打扰您了。”柯南硬着头皮帮兰解围,然后拉着兰溜了。

    每次面对妃英理都是压力很大,尤其是妃英理生气的时候。

    出了店铺,兰和柯南两人一起后怕的拍了拍胸口压惊,然后相视一笑。

    柯南说道:“兰姐姐,我们去别的地方看看吧,也许凶手在作案以后,随手把椅子扔在了那里。”

    “说的也是。”兰应道。……

    另一边,山丘下。

    目暮警部带着高木警官率队到了,他见到毛利,忍不住抱怨道:“我说,毛利老弟你没事又出来晃什么啊!”

    “偶然偶然。”毛利干笑道,然后把事情报告了一下。

    目暮警部琢磨道:“突然听到声音,停车查看就发现了遗体,这遗体就这么突然出现了?”

    高木警官问道:“当时有没有其它车辆路过呢?”

    “我确定没有其它车辆,”毛利说道,“其实我推测是从上面掉下来的。”

    “上面?”目暮警部抬头望山丘,“你说从上方的公路处扔下来的?原来第一现场是在那里啊。”

    高木警官琢磨道:“不对啊,警部,如果那里是第一现场,死者就不该在麻袋里。”

    “如果是两个人走路,应是是这样,再把人推下来。”高木警官搂着目暮警部的肩膀,然后比划了一个割喉的动作,“套一个麻袋,反而是多此一举。”

    目暮警部不满的斜眼相向,高木警官终于发现了,连忙满脸赔笑的放开目暮警部。

    目暮警部没有追究,“你说的也有道理,那么这个麻袋就是转移死者用的,可是毛利你刚才说了,你发现死者的时候,血还是热的。”

    “对,我肯定,死者当时是刚死的。”毛利肯定的说道,“确切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十分的样子,然后我就打电话给您了。”

    “那就是这样,”目暮警部琢磨道,“凶手带着麻袋过来,在垃圾场正上方的时候,打开麻袋,杀了麻袋里的这个人,然后把麻袋扔了下来。”

    “没错,应该就是这样了。”毛利自信的说道,“而且凶手没有开车,也没有出现在这个路口,所以凶手一定山丘顶上居民区的人,所以抛下遗体后又回去了。”

    “好,我们上去看看。”目暮警部点头道。

    这时,鉴识人员过来报告,发现了死者的身份,死者是永作司朗,今年28岁。

    目暮警部确认道:“死因真的是……”

    鉴识人员确定道:“颈动脉被割断导致大出血,至于是摔下来之前死的,还是摔下来之后死的,还不能确定。”

    “永作司朗啊……”高木警官念叨道。

    “你认识他?”毛利问道。

    “这名字有点熟悉。”高木警官点头道。

    “那就赶快想。”毛利没好气的说道,接着皱眉道,“我似乎也在哪里听说过,好像是跟结婚联系在一起的。”

    “啊,对了,我想起来了,”高木警官不禁击掌道,“格斗家永作司朗,他原本下个月就要结婚的。”

    “哦,格斗家啊,”目暮警部琢磨道,“那能对他进行割喉的。”

    “也只有亲近的人了。”毛利指认道,“一定是他的未婚妻。”

    高木警官立刻说道:“我这就通知她家的附近的巡警,请他们确认她在不在家。”

    目暮警部另眼相看,“你居然知道人家未婚妻的家庭住址?”

    “是网络啦,网络上都有的。”高木警官记得汗都出来了,这误会他可担不起。

    “哦,原来如此。”目暮警部很尴尬,干脆走了。……

    不久之后,路过垃圾场正上方的山路处,仔细搜索之后,确定地上没有血迹。

    目暮警部和毛利两人更加确信,凶手是带着麻袋过来,杀了麻袋里的格斗家永作司朗,然后把麻袋扔了下来

    只有这样,血才会完全在麻袋里面,不喷洒到外面来。……

    另一边,叶坂美发沙龙。

    “好了,妃律师您看看。”美容师叶坂皆代拿着镜子给妃英理欣赏她的头发。

    妃英理赞赏道:“嗯,不错,叶坂小姐您的手艺还是那么好啊。”

    “谢谢夸奖。”美容师叶坂皆代抽去妃英理身上的白围布。

    妃英理拿起眼镜戴上,“可惜,我有好一阵子要见不到您了,至少也是五年的样子。”

    美容师叶坂皆代有些意外,“呀,您这是要到什么地方去吗?”……

    ();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名侦探柯南之灰翼天使》,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