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清隐龙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3653 五年归国

    当四九城的同治帝收到元首的密电之后,他嘴角露出了微笑“呵呵……看来明天朝会上又得有一番口角了……”

    “师傅说得对,还是得把水给搅浑了啊!”

    中国的汉字博大精深,就拿危机这个词来说吧,现有危险后有机会,老祖宗在组词造句的时候就把人生哲理给你装进去了。

    有危险有冲突你别怕,机会其实就在危险和冲突之后!

    人生的失败者其实就是因为害怕危险和冲突而不敢前行,这当然也就没有了之后的机会喽!

    载淳虽然回国了,但是他亲政之路实在是太艰难,刚回四九城那就是一路刀光剑影、勾心斗角啊!

    时间还是得往前拨,就在京师米暴动平息了之后,当大清国内已经在没有人敢向这批敦煌文献下手之时,同治帝所乘坐的舰队也渐渐的靠近了塘沽港码头。

    1872年2月,北风凌冽,塘沽外海已经飘起了雪花,充满浮冰的外海出现了一支庞大的舰队,英国人总算是护送着同治帝到达了目的地。

    当远方地平线上那一座黑压压的城市出现在英国人面前的时候,整个舰队所有船只的舰首部分都挤满了人。

    英国官兵,同治帝的御林新军,黑压压的一片看着远方那座充满工业力量的城市呆呆的发愣。

    载淳也站在了舰首望着远方的地平线久久不语,1866年底他被肖乐天带出了紫禁城开始游学生活。

    五年多了,实打实的五年时间!

    “出国前我还是一个什么事儿都不懂的孩子,而回来已经是十七岁的少年了!五年时间,真的要谢谢师傅了!”

    五年时间同治帝的变化那是翻天覆地的,先不说气质就从体魄上来看就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五年前他是一个瘦弱的跟痨病鬼一样的少年,而此刻他却足足高了两个头,身上也有了一层健壮的肌肉。

    虽然还是清瘦但是精气神可比以前大的多得多!

    五年前他虽然是皇上,但是眼睛里却只有愚痴的目光,他的思想完全被一群傻子所xǐ nǎo!

    而此刻他已经是携着西学归来的开明思想,成为了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甚至懂得一定政治手腕的小老虎了。

    看看他的御林新军吧,虽然没有全都带上来,但是这至少是他同治帝自己可以完全控制的一支虎贲!

    身上有大义名分,手里掌握一支强军,海外还有英国和华族作为撑腰的后盾!此刻的载淳整个胸膛里充满了要做一番大事业的野心和志气。

    不过今天他的豪情万丈却让眼前这座城个打击了一下!

    “这简直就是东方的曼彻斯特啊!或者说是东方的鲁尔!太神奇了……”载淳身边的英国舰长惊愕的差点把手里的烟斗掉到大海里面去。

    这就是北方工业特区,以大清国塘沽港为根基,向外扩张吞并了葛沽、大沽口、北塘、新城、新河……占地面积接近900平方公里的一座大型工业城市!

    再也不能用塘沽特区来形容这里了,甚至用北方特区来形容还是觉得格局小!

    着完全就是一座新城,一座上上下下、里里外外都充满工业力量的大都市!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烟筒,到处都是向渤海湾排泄工业废水的管道,从天空到建筑物到大地再到整个海湾,都是灰黑色的!

    这是煤渣、烟灰、铁屑……等等工业残渣所汇集一起变成的独特色调,在肖乐天的前世这种东西叫做工业污染。

    而在这个时代,这种东西就叫做工业实力!这就叫做力量感!

    没有一个人会抱怨这里脏,因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这座城市里的力量!

    船只刚靠岸,大清国的迎接队伍浩浩荡荡数千人就跪倒在地,特区也真的是给面子为了迎接皇帝甚至让部分城区的工厂暂时停业休息。

    塘沽城内也组织了工人和市民所组成的欢迎队伍,就好像后世迎接****的欢迎队伍一样,在马路两边摇晃着丝绸扎的鲜花,喊着欢迎的口号。

    “微臣……微臣……塘沽同知周明奎……拜见万岁,万岁万岁万万岁!”

    北方工业特区无论多么扩张,在大清国的建制里依然是一个普通的商业小城,这里行政规模从来都没有调整过。

    最高长官只是一个同知!

    这就有点好笑了,一个小小的同知眼下所‘管辖’的人口居然超过了三十万人,虽然这三十万人没有一个人听他的,但他在大清国的法律意义上还就是这三十万人的父母官!

    见到皇帝了,这位被大清国官场所遗忘的人,热泪长流,这些年来他连进京述职的请求都被驳回了。

    五六年间,这位大清国的同知没有接到任何一份上峰公文,朝廷根本就不给他任何命令!

    他就是一个到时候领俸禄的米虫而已,他存在的唯一意义就是杵在塘沽城里当一尊泥塑雕像,用他的衙门和一身官服向全世界证明,这里还是大清的土地而已。

    载淳当然对这个‘大清第一同知’有所耳闻,看他眼下哭的如此委屈,知道这些年也是够艰难了。

    朝廷和华族一边给他开一份俸禄,钱是不用发愁的,他所发愁的是什么事情都没有,他没有事情可以做。

    特区内的治安管辖权都被华族接管了,甚至连军队都驻扎了进来,商人有商会自行处理各种矛盾冲突。

    如果调节不了也有华族的法庭来审判!

    甚至这里每年的户籍都要去华族的警察局里办理!

    周明奎的那个小小衙门已经成了特区内的一个著名旅游景点了!

    周围全是高大喷吐蒸汽的钢铁厂房,中间夹着那么一个小小的充满萧瑟感的同知衙门,每天门口站岗的老兵,一个个可怜的就跟老狗一样。

    “平身吧……你……你这些年也是委屈了……”载淳看见这名大清国的忠臣也都不好意思了起来。

    周明奎一听皇上这话口顿时更委屈了,眼泪就跟断线珍珠一样往下掉!

    淳亲王奕誴一看这还了得,赶紧给翁同龢试了一个眼色,翁同龢赶紧上前“周大人,陛下回銮这是普天同庆的好事儿,哭哭啼啼的小心失仪!别哭了……”

    正在周明奎收拾眼泪的时候,突然北方传来咣当的巨响之声,载淳的侍卫大惊失色!

    “小心护驾!”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