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In love (短篇故事集)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表妹(十一)

    思念

    霓裳不知道自己的眼神饱含委屈和渴望,但齐宣怎会不知,他双臂一展,碍事的衣F便全部坠落,他扶着霓裳转了个身,让她跪在桌案上,翘着X感大T任他观察亵玩。

    “这些天可有想我?”T着她敏感的后背,惹得她全身抖颤,JYu躲避,奈何他舌头粗糙,逗得她快感连连,双腿好似触电一般一chou一chou的晃动。

    “啊!想!”霓裳斩钉截铁的回答,她是真的想他,想的心碎,想的心痛,但还是无休止不停歇的想着。

    “让我看看你有多想……”说着,齐宣移动身T,弯着腰将视线移到她双腿间的神秘处。定眼一看那已是yinshui潺潺,蜷曲的mao发都S得如同在水中浸泡过般。

    拨开那细软的mao发,他双手按在霓裳两瓣T上,将鼻子移到她下T嗅那染上qingyu的芬芳气息,下腹一紧,只觉得双腿间的Y物胀得难受。

    而霓裳感觉到他的鼻息渐近,脸Se被qingyu熏得粉N,本以为他会直接进来,谁知他竟然在嗅那里。这样的动作让霓裳心软的不行,大齐最尊贵的人怎么可以做这样的事。禁不住移动双腿向前爬去,谁知道齐宣忽然伸出长舌,一下就T到她下面的R珠上。

    霓裳吓到向前扑去,却被腰T上的一双大掌固定住。齐宣早就觊觎这处美xue,哪会就此放过。这蜜水的滋味如想象中一般的清甜,粉N的R珠滑腻饱满,那G甜腻的香气诱得他一吸再吸。

    霓裳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她疯狂的扭动着身子,蜜水也因为她的乱动倾泄桌案上,迅速形成了一个小小水潭。

    齐宣知道她一下子沉受不住也不在继续,而是改用手指探向美xue,在那娇N可ai的两P小yin+chun之间缓慢的来回划动。

    刚以为“折磨”就此停止的霓裳发出一声婉转的娇呤,身T被刺激的弹了一下,谁知正巧让齐宣划动的手指戳了进去。

    美xue饱含花Y,被粗指猛的进入花Y一下子溅了出来,正巧飞到了齐宣嘴角,他邪魅一笑,“红线的yinshui还是想到朕的嘴里啊,可惜歪了一点呢,怎么办呢?ai妃?”

    霓裳侧过脸,看着他毫不介意的将嘴角的YT用舌头勾入自己嘴里,被这样的画面一刺激,xiao+xue一下子又涌出更多花Y,为了堵住他要去亲吻下面的唇舌,霓裳只好用上面的小嘴来阻止了,她一扭身子坐下,抬手勾住齐宣的脖子索吻……

    “阿佑.....”

    齐宣哪会拒绝她,一把搂住她,覆了上去。两人亲得发出“吱吱”声响,更是让他们情难自禁。齐宣那G狠劲,大有将霓裳融入骨血的感觉,两人至到吻得嘴角发酸,舌头不再灵活才停止了缠绵悱恻。

    出乎霓裳所料的是,她主动献上唇舌没能打消齐宣的念头,他轻轻推倒霓裳将她两条bainen长腿架在肩膀上,大掌固定住腰身让霓裳动弹不得。

    低头看着那shishilinlin的肿胀的花瓣,真是说不出的诱H,伸出大舌在上面滑腻腻的T吻起来。

    霓裳委屈极了,加上多日来的事,让她忍不住小声啜泣起来,可在她下身作乱的大舌却又让她的身T悸动不已。那哭声渐渐变成了无助渴望的shenyin。

    这声音让齐宣听着更是兴奋,索X将舌头全部塞到她小洞内,大口的品尝里头温暖的味道。

    他卷着舌头,在她同样柔软的洞xue一出一进,或沿着rou+dong边缘轻吻;霓裳J乎要被他忽然疯狂的举动弄得发疯,她顾不得御书房外众多的侍卫宫nv,大声的叫出来。

    “啊!不要!别这样……啊………啊……求求你……舌头不能....那里不可以....阿佑……”

    齐宣听着,勾嘴一笑,对着那不断涌动着蜜水的小rou+dong说道:“口是心非,你的xiao+xue可不是这样说的”说话间,一阵阵气息喷在S润的xue口,清凉的感觉让霓裳全身S麻一P。

    霓裳晃着头,身T由不得自己支配,她能感受到的除了不断收缩筋挛

    ,好像有什么在T内迅速的膨胀,快要喷薄而出。

    齐宣见状,知道她快要到了,刻意将其中一个yin+chun吸入口中缓缓的T弄,又在她整个敏感的下T上来回辗转。激得霓裳猛一下就喷出水柱子来,将桌案上洒得一P淋漓。

    “唔……阿佑....…”樱柠声音微微有些颤抖,全身也跟着痉挛,迷蒙泪S的眼好似缓不过来一般。

    齐宣没有给她chuanxi的机会,两指cha入C涌般的小rou+dong内,动作略显粗暴的choucha,一下一下的戳着她的NR,直到她大口chuanxi好似溺水般。

    “舒F吗?ai妃?”他晃动手指,让霓裳看清指上黏着yinshui。

    “唔?啊……唔……”霓裳先是不断的摇头否定,但被齐宣使坏的在她R珠上掐了下,让她身子猛地泄出一G。

    “回答我,不然......。”齐宣诱H加威胁,轻易让霓裳F了软。急急忙忙点头

    但齐宣还是不放过他捏着小R珠猛掐,“说话,告诉我,舒不舒F?”

    “舒F.....呜呜.....舒F!”霓裳无奈只能害羞的小声作答。

    得到满意的答复,齐宣不为难她,更何况他的Yu龙也已经叫嚣的不行,再次将她摆成跪趴的姿势,PG翘得高高的,露出那不断吐着miye的saoxue,像是无声邀请般,看得齐宣热血沸腾。

    一手摸着翘T,一手扶着玉茎缓缓入洞,穿过一层层的皱褶直达最深处,让男人疯狂的xiao+xue自主的一松一紧的夹吸着他的龙根,齐宣感觉自己像是逐C的波L,一下比一下澎湃。

    齐宣不再忍耐一下重过一下的进出着,慢慢拔出,狠狠的挺进,粗长的玉茎,技巧的耸动,让霓裳的情绪也高涨到了极致,她不断的摆动着翘T,仿佛是要摆脱这令人沦陷的折磨,又仿佛在极力迎合这罂粟般的yuwang。

    齐宣用力按住她的tunbu,让她无处避闪,男根深入浅出,因刺激而胀得犹如鹅L石般大小的guitou,抵着深处的小口凶猛的碰撞,激得霓裳心神dangyang,无法自持。

    “啊!啊!……太深了...胀...不要了...阿佑....太深了.....要坏掉了……”

    一GG的热C,让霓裳感觉自己就快被齐宣那根B子给磨融化了,整个人都快软成一滩水。

    “看来真的很想我....呢...看这xiao+xue被C的……啧啧……yinshui直流……”齐宣大汗淋漓,tunbu一翘一挺的速度极快。

    霓裳根本没办法承受齐宣这样既快又狠的动作,膝盖一软,在齐宣一记狠狠捣入后,再次达到了高氵朝。炙热的花Y浇在胀痛敏感的龙首上,B出来积攒已久的Y精。

    憋了许久的男人,一次哪能解决,更何况是面对着yuti横陈的心ainv人,他将霓裳再次翻身,面朝上的躺着,弓起的双腿大大敞开,扶着迅速胀大的男根在霓裳的大小唇瓣上S漉漉的滑动着。

    霓裳身子轻颤,小嘴又开始shenyin,齐宣俯下身去亲吻那发出诱人声音的红唇,龙根毫不犹豫的再次埋入那xiaohun的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