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I'm a piano teacher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7)end

    </tr>

    </table>

    <tr>

    <td>

    我愣在那里他从来没在我上课的时候这样闯进来而且他的神情...

    「你怎麽了?」

    男友看也不看我朝l冲去抓起l的领子对他重挥了一拳

    我尖叫一声

    被打倒在地的l很快地爬了起来嘴角有一丝血迹

    男友用极度愤恨的眼神瞪视着ll毫不畏惧的回看男友两人对峙着

    「你这个...王八蛋!你竟敢碰我nv朋友!」最後男友咬牙切齿吐出这J句话

    我愕然怎麽会...他怎麽会知道呢?!

    「如果打我你就愿意放手,那你今天要怎麽打都可以。」l淡然的说

    「作梦!我会打死你,但别想我会把她让给你!」男友说完又要对l挥拳

    「到底怎麽回事?!」我再也受不了的大叫

    男友的拳停在半空慢慢放下撇过脸去把脸深深埋进双掌中依然不愿意看我一眼

    l则是充满歉意的看着我

    「老师,对不起,我真的,太ai你了。所以...」

    「所以?!」

    「所以他把你们去温泉旅馆zuo+-ai的影P寄给我!懂了吗?!」男友失控的大吼

    「影P...怎麽会有那种东西?l,你说啊!怎麽会有那种东西!!」

    「是我用针孔摄影机T拍的,装在旅馆的房间还有浴池旁边。」

    「你...你早就计画好了?」我颓然的坐下

    「我说过,为了你,我可以牺牲一切。」l抹掉嘴角的血迹

    我哭了在男友面前我不知能用什麽面目再面对他

    l单脚跪下在我面前抹去我的泪牵起我的手

    「跟我走,我会比他更ai你,相信我。」

    「谁准你碰她的!混帐!」男友回头见到这一幕已然完全失去理智

    他把l揪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拳头如雨点落下在l的身躯上一边怒骂着:

    「我今天就打死你!你敢碰她!你敢碰她...她是我的!是我的!...」

    l不还手任男友痛殴他男友的怒气似乎无法发泄越打l他的愤恨越高

    他停手转身往门外走去再回来时他手上拿了健身用的哑铃

    男友眼中已经泛起杀意冷酷得让我颤栗他扬起手上的哑铃

    「住手!」我扑倒在l身上我不能让他杀了l!

    「让开。」男友冷冷的吐出这两个字

    「要杀就先杀我好了!」我情急之下大喊着用手用身T护住l最脆弱的地方

    匡!的一声哑铃重重掉在地上

    男友像控制线断掉的魁儡木偶站也站不稳摇摇摆摆向我走来

    蹲下来抚摸我的脸我不由自主的全身颤抖起来

    「啪!」男友狠甩了我一巴掌我的口腔里嚐到血的味道人也倒向一边

    l挣扎着起身怒吼着:「你竟然打她!」

    他扑向男友两人在地板上激烈扭打着彷佛要置对方於死地一般

    「住手...」我用微弱的气息说出最後一句阻止的话就昏了过去

    再次睁开眼睛眼前一P白Se很安静

    「呜...」我想起身却因为头部一阵剧烈疼痛再度倒下

    「你醒了?太好了...」l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原本如白玉般的脸上布满了瘀青还有擦过Y水的各种颜Se

    「l,这里是哪里...我怎麽在这里...」

    「这里是医院,你被打昏了,还好没事,我担心死了...」l握住我的手吻着

    「那...他呢?」

    l眼中闪过一丝怒火「他出手打你,我不会让他再靠近你一步!」

    「...是我的错...是我不好...」

    「你别这样,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开心一点,好不好?」

    「什麽意思?」

    「他说他愿意跟你分手。」

    「什麽?!」

    「我已经跟我爸妈说过了,等你出院,我陪你回去把东西收拾一下,你搬到我家来吧。」

    「....你跟你爸妈说了?」

    「放心,他们很明理,也很关心你,我们全家都很欢迎你的,」

    「......」

    「怎麽了?不舒F吗?你多休息吧,我在这。」

    我躺在病床上望着窗外的蓝天心中的感觉像是打翻的水彩盘

    一P污浊分辨不出是什麽颜Se

    但是心酸酸地说不出的痛苦在X腔里扩散开来

    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我伤害了一个全世界对我最好的人

    让一个原本善良的男人为ai变成一头嗜血的狼不惜出手伤人

    让一个原本单纯无忧无虑的男孩为ai变成一个用尽心机的人只想着怎麽掠夺

    我真是...混蛋...我才是王八蛋...

    泪流满面我痛恨自己一手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

    l在旁边的椅子上睡着了我拔掉手上的点滴找到原先穿的衣F

    溜出医院往那个曾经是我避风港的地方走去

    我身上自然不可能会有钥匙但运气很好楼下大门没关好

    我爬上楼梯正在想有什麽办法可以进屋去却发现铁门是开着的

    里头的门有把手我轻轻一推竟然就开了完全没上锁

    屋子里面一P漆黑一点灯光也没

    我开了客厅的灯没人

    来到房间门是开着的隐隐约约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

    「...你来了?」是男友的声音

    「我...」

    「他没陪你来?」

    我摇摇头正想开灯男友却说:「不要开灯。」

    「我有一些话想跟你说。坐吧。」

    我在床边坐下那曾经是我们嘻笑打闹的地方曾经是无数个夜晚聊天聊到睡着的地方

    我的眼泪又来了

    「对不起,我是个Jnv人。」

    男友闻言乾笑出声「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不ai我。」

    「但是你愿意跟我结婚,我也偷偷在心里幻想过或许你有一些ai我。」

    「我...」

    「我真的很ai你,可是今天我却对你动手...我才是个烂人。」

    「是我的错,你打我,我不怪你。」

    「以後我不能陪在你身边了,希望那个王八蛋会好好照顾你,不然我还是会杀了他的。」

    「你真的要...跟我分手...」

    「这不是你希望的吗?跟我分手,跟自己真正ai的人在一起。」

    男友伸出手摸摸我的头「对不起,一定很痛吧?我没控制力气就动手...」

    我早已泪流满面抱住男友男友也紧紧抱住我

    这个怀抱多麽温暖为我遮风避雨给我无限包容

    「我知道,你现在一定没办法原谅我。」

    「我很想原谅你,真的。我很想对你说,只要你愿意回头,我可以把所有原则都丢掉。」

    「但是你现在做不到对不对?」

    「....我不知道。」

    我站起身开始收拾行李

    「等你可以原谅我的时候,你知道怎麽找我。」

    「你还需要我的原谅吗?你已经有了ai你的人,不是吗?」

    「我现在才明白,自己有多麽不可原谅,我不敢要求你们两人原谅我。所以,我要离开,

    等你们愿意原谅我,需要我的时候,或许,我会再回来。」

    「你要去哪里?」

    「不知道,可是不会去别人的怀里。永远不会了。」

    收好行李我最後一次躺在男友身边拥抱着他

    「对不起,我伤害了你。再见,也许永远不会再见。」

    我走了

    我当然没有回到l的身边l也不可能找得到我

    我觉得我没有资格拥有他们任何一个人

    我把手机停掉回去老家半年後飞到纽约留学

    留学本来就一直是我的梦想只是总有令我舍不下的人

    但如今已经没有这样的人了

    我的心中永远存放着和男友之间的快乐回忆还有和l激烈如火烧般的ai情

    我知道他们会值得更好的nv人而不是我这样不知足的贪婪者

    妄想自己能够拥有全部我是应该要孤独的

    三年後我完成学业回到台湾除了家人没有别人知道这三年我的行踪

    我不去追踪他们两人他们两人也找不到我

    听说l曾经找到我老家来但爸妈当然没有透露我的去处

    父母并没有问我发生了什麽事我也没说

    但我想在l出现後他们心里应该多少明白了

    因为妈妈曾经语重心长的跟我说人应该要知道自己追求的是什麽不要後悔

    我听了只是无言

    在纽约的经历使我成为一个演奏家回国後很幸运的也受聘在大学任教

    如今我舍不下的只有父母和家人

    我再也不踏入台北那个曾经和他们两人一同存在过的城市

    又过了一年时间真快

    我已习惯在这个学校的教职生活偶尔开些演奏会当然谢绝台北场次

    时光流逝着但对我而言我的时间从那天下午以後就停止了

    偶尔闭上眼睛眼前还是会出现男友眼中的杀意l嘴角的血迹

    男友温柔的拥抱l火热的占有男友随着巴掌的沉痛l说我们能在一起时的喜悦...

    有时候还是好想念还是好想拥有

    我独自走在初秋的校园里遇见一群系上刚下课的学生

    「老师好!」「老师再见!」

    「拜拜!回家小心喔~」我一一微笑回应学生们

    她们走远之後身旁再度安静下来我叹了一口气踽踽独行

    「老师。」这个声音使我惊讶得呼吸J乎停止

    不能回头那个声音永远也忘不掉的那个声音

    低声说着有多麽ai我的那个声音高氵朝时刻低吼的那个声音

    眼泪已经不听使唤的掉下来全身颤抖不已我依然故做镇定的向前走

    那个声音追上我抓住我的右手臂

    「终於找到你了。」

    「l......」

    真的是他肤如凝脂面如白玉J乎没有变

    l身後站着一个人那是我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我以为今生不会再看到的两个人竟同时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麽...你们...」

    「我已经能够原谅你了。」男友微笑着一贯温柔

    「我也是。」l也对我微笑着

    「欢迎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