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INNOCENT/GUILTY PLEASURE(繁/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十二话

    了了喊完真想咬舌自尽,如此曲意奉承让她无地自容。但总算宋孝文放下她的双腿不再折磨她。他急躁地脱掉西装外套,扯掉领带和衬衫,了了看到他扒完背心露出健硕的上身时又浑身发抖起来。

    她依旧怕得不行。宋孝文没有脱光下身,只是解开K带将内K往下一扯。了了不是好Se,而是不由自主地盯着那根弹跳而出的巨物,心口猛地缩紧,宋孝文的这根东西没有宋孝韫的粗,可长度非常骇人,像牛鞭一样。

    当他再次压向她时,了了慌张无比地喊出声,“大哥……不要……”

    宋孝文却喘着粗气,低头盯着了了粉N诱人的小X,扶着巨棍抵着细小的入口来回碾磨,G头触碰到如此娇N的软R沾上温热黏S的蜜Y,刺激得他浑然忘我。

    “了了……我要cha进来了……”他低吼一声就抓起了了的大腿,迫不及待地摆T挺进。

    “大哥……求求你……不要……我还是……求求你放过我吧!”

    了了在最後关头再也忍不住求饶。他摸她亲她,她都可以忍!但是不要进来!

    宋孝文身T一顿,哑着喉咙对了了叹,“你知道我多想要麽!”说完浑然不顾地往前一顶。

    “啊——”了了立即感觉到一根滚烫的Y物撑开下T,往她T内钻去。他终究cha进来了……了了突然难过地哭了出来。

    为什麽要变成这样子……

    宋孝文看她伤心地哭了,凑向她的脸庞亲了J口安W,“宝贝不哭,让我好好疼你。”

    她不愿意,无论他怎麽疼她都是在B迫她。宋孝文也没有过多理会,擡起身,将还留在了了T外的另一半Y茎也直直地cha了进去。

    “啊!”他cha得极深,了了第一次感到身T像被戳破了,腹部酸胀不已。这些陌生的感觉让她也越来越怕。

    “噢……好紧……夹得我好舒F……了了……真的好舒F……”宋孝文眯着眼享受她小X里疯狂的缩小夹紧,整根家夥被她包裹得天衣无缝,G头前端顶着一处滚烫柔软的小R。

    她的小X像是为他的生殖器特地长成的容器,完美无缺。宋孝文为这个发现欣喜若狂,了了的N子又大又圆,腰细PG翘,J床的声音还如此销魂动听,於他而言已经有了太多的惊喜。

    他真是挖到宝贝,不,他早就知道她是宝贝。

    宋孝文抄起了了的腰开始摆T律动,雄伟的分身被娇小的NX吃力地吐出再吞纳,每一下进出都刺激得宋孝文低吼,“真的好紧……噢……了了……夹得我舒F死了!”

    他本以为了了被宋孝韫玩了那麽久,小X一定松得不成样子。然而他错了,他忘了她还小,甚至还在发育,紧窄的小X充满活力四S的弹X。

    了了的下T被他一下下地撑开填满,小X因为用力的捅刺摩擦一阵阵地发麻,但不同以往,还有一种难言的饱胀感不停地戳刺着她混沌的大脑。她潜意识里觉得不行了,可不行什麽她不知道。

    “啊……”了了想闭紧嘴巴不发声的但实在承受不了,“大哥……停下来啊……啊嗯……不要……停……啊啊啊!”

    紧随着她失态地大喊大叫,宋孝文感到一G热Y猛地冲向G头,他迅速拔出R棍,只见一GG透明的水柱从了了细小的洞眼里喷洒而出。

    她竟然被宋孝文cha得失禁了!了了抖着身子无助地看着自己的下T像喷泉一样渊源不断地喷出水,她想憋住,但小X像坏掉的水龙头,完全阻止不住汹涌而出的水Y。

    了了看到这些水有些洒落在床上,有些喷S在宋孝文的身上,羞得想撞死算了。宋孝文却得瑟不已,毫不介意被淋S一身,等了了最後一G水滴滴答答地淌在已经泛滥成灾的床单上,他再次压向她,不停地亲吻她涨红的小脸,笑得春风得意。

    “宝贝被我cha得上高C了。”

    了了一听羞愤地侧过头,不要打击她了……

    “孝韫也让你这麽爽快,嗯?”十个nv人有七个一辈子都到不了高C,有些是nv人的问题,有些则是男人的问题。

    了了眉头拧得死紧,她是第一次这麽失常地做ai……

    (简T)

    了了喊完真想咬舌自尽,如此曲意奉承让她无地自容。但总算宋孝文放下她的双腿不再折磨她。他急躁地脱掉西装外套,扯掉领带和衬衫,了了看到他扒完背心露出健硕的上身时又浑身发抖起来。

    她依旧怕得不行。宋孝文没有脱光下身,只是解开K带将内K往下一扯。了了不是好Se,而是不由自主地盯着那根弹跳而出的巨物,心口猛地缩紧,宋孝文的这根东西没有宋孝韫的粗,可长度非常骇人,像牛鞭一样。

    当他再次压向她时,了了慌张无比地喊出声,“大哥……不要……”

    宋孝文却喘着粗气,低头盯着了了粉N诱人的小X,扶着巨棍抵着细小的入口来回碾磨,G头触碰到如此娇N的软R沾上温热黏S的蜜Y,刺激得他浑然忘我。

    “了了……我要cha进来了……”他低吼一声就抓起了了的大腿,迫不及待地摆T挺进。

    “大哥……求求你……不要……我还是……求求你放过我吧!”

    了了在最后关头再也忍不住求饶。他摸她亲她,她都可以忍!但是不要进来!

    宋孝文身T一顿,哑着喉咙对了了叹,“你知道我多想要么!”说完浑然不顾地往前一顶。

    “啊——”了了立即感觉到一根滚烫的Y物撑开下T,往她T内钻去。他终究cha进来了……了了突然难过地哭了出来。

    为什么要变成这样子……

    宋孝文看她伤心地哭了,凑向她的脸庞亲了J口安W,“宝贝不哭,让我好好疼你。”

    她不愿意,无论他怎么疼她都是在B迫她。宋孝文也没有过多理会,抬起身,将还留在了了T外的另一半Y茎也直直地cha了进去。

    “啊!”他cha得极深,了了第一次感到身T像被戳破了,腹部酸胀不已。这些陌生的感觉让她也越来越怕。

    “噢……好紧……夹得我好舒F……了了……真的好舒F……”宋孝文眯着眼享受她小X里疯狂的缩小夹紧,整根家伙被她包裹得天衣无缝,G头前端顶着一处滚烫柔软的小R。

    她的小X像是为他的生殖器特地长成的容器,完美无缺。宋孝文为这个发现欣喜若狂,了了的N子又大又圆,腰细PG翘,J床的声音还如此销魂动听,于他而言已经有了太多的惊喜。

    他真是挖到宝贝,不,他早就知道她是宝贝。

    宋孝文抄起了了的腰开始摆T律动,雄伟的分身被娇小的NX吃力地吐出再吞纳,每一下进出都刺激得宋孝文低吼,“真的好紧……噢……了了……夹得我舒F死了!”

    他本以为了了被宋孝韫玩了那么久,小X一定松得不成样子。然而他错了,他忘了她还小,甚至还在发育,紧窄的小X充满活力四S的弹X。

    了了的下T被他一下下地撑开填满,小X因为用力的捅刺摩擦一阵阵地发麻,但不同以往,还有一种难言的饱胀感不停地戳刺着她混沌的大脑。她潜意识里觉得不行了,可不行什么她不知道。

    “啊……”了了想闭紧嘴巴不发声的但实在承受不了,“大哥……停下来啊……啊嗯……不要……停……啊啊啊!”

    紧随着她失态地大喊大叫,宋孝文感到一G热Y猛地冲向G头,他迅速拔出R棍,只见一GG透明的水柱从了了细小的洞眼里喷洒而出。

    她竟然被宋孝文cha得失禁了!了了抖着身子无助地看着自己的下T像喷泉一样渊源不断地喷出水,她想憋住,但小X像坏掉的水龙头,完全阻止不住汹涌而出的水Y。

    了了看到这些水有些洒落在床上,有些喷S在宋孝文的身上,羞得想撞死算了。宋孝文却得瑟不已,毫不介意被淋S一身,等了了最后一G水滴滴答答地淌在已经泛滥成灾的床单上,他再次压向她,不停地亲吻她涨红的小脸,笑得春风得意。

    “宝贝被我cha得上高C了。”

    了了一听羞愤地侧过头,不要打击她了……

    “孝韫也让你这么爽快,嗯?”十个nv人有七个一辈子都到不了高C,有些是nv人的问题,有些则是男人的问题。

    了了眉头拧得死紧,她是第一次这么失常地做a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