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INNOCENT/GUILTY PLEASURE(繁/简)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三十一话

    宋孝文兴致十足地玩弄她的双ru,时不时地推挤两团R球,中间的沟壑深陷显得诱人无比,低头吮吸她小巧的ru头,啃咬她白N的ruR。

    “嗯啊……”了了痛苦地拧着小脸娇喊,因为情不自禁而痛苦,她的身T不会理睬她的意志,只会向身上的男人汲取更多的快乐。

    这是过早拥有X经验的後遗症,像只果子提早熟也提早烂。

    了了的呻Y让宋孝文更加卖力地取悦她,男人玩nv人N子会兴奋,却远比不上最爽快的choucha,但他不急,今天一晚上她都是他的。只是他突然有点妒嫉宋孝韫,那小子听了这麽久销魂的呻Y,难怪对了了唯唯诺诺。男人都这样,得到RT的快感才懂得回报。

    或许、至少,他是这样的男人。之前对了了预支的慷慨已经不符他的作风,今晚,他不需要对她或自己客气。

    宋孝文一手揉捏了了的ru房,一手往她身下探去,摸到她的三角地带时擡起身往下看,她的Y户没有一根mao发,然而表P上一粒粒青涩的mao孔说明她不是天生的白虎nv。

    “了了,以後别自己剃mao了,留着我帮你剃,嗯?”

    了了很小就有X生活,怕不注意会染病,一有病被宋李欣媛或者其他任何人知道後果不堪设想。网上说许多nv的为了清洁卫生都剃mao,所以她也剃了。但这种事被宋孝文说出口,了了害羞地涨红小脸,咬紧下唇不答话。

    宋孝文看在眼里也适可而止,哼笑一声捧起了了挺翘的PG,手探进她的两腿之间,摩挲一番後找到那粒小核擅自逗弄起来。

    了了立即一个哆嗦,不自觉地往床头退,宋孝文马上箍住她,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玩着小核的手更快也更用力,宠溺地亲了亲了了的脸庞问,“舒F吗?”

    了了闭紧双眼不敢看他,她的确获得了快感。他手里的动作并非很有技巧,甚至宋孝韫比他摸得更舒F,但也不是绝对的生疏。

    了了心里笑叹,他都三十二岁了,还是处男的话不仅是让人耻笑的事,也是很恐怖的事。了了扭了扭PG,依旧想方设法地逃离他的玩弄。

    让她心甘情愿地躺在大哥身下承欢,她做不到,连宋孝韫第一次碰她,她都用尽力气挣紮过。只是现在,她不敢捶打宋孝文。上次他被她扇了一记耳光,他不计较已经很走运。

    有些人强迫别人,不需要暴力就能达到目的。宋孝文显然十分擅长威B利诱,这是他在商圈里打滚练出来的?还是与生俱来的?

    她想太多了。

    宋孝文知道了了心不在焉,起先她的那些怯怕能让他兴奋,但男人总喜欢在床上投入点的nv人,关键他不信她也这麽对宋孝韫。抓起了了的双腿,刚要吻她的S处,了了就反抗地蹬起小脚,她总算睁眼看他,那表情满是卑微的乞求,“不要……不要亲那里……”

    宋孝文嘴角一歪,头埋入她两腿间,用舌头取代刚才那只作乱的手,反复吮吸T吻她的小核。

    “啊——”了了立即尖叫起来,不再无动於衷而是激烈地颤抖着,“啊啊啊!大哥……呜……不要……呜……”

    宋孝文听到她似哭泣一般的童音,刚才稍稍退却的情Yu猛地涌了回来,下身的粗物也前所未有的胀大,顶着K子不停叫嚣。他稍稍擡起头,“求我,了了,求我。”

    了了拼命摇着头,“不要……大哥……求你不要亲了……呜……求求你……”

    然而宋孝文并没有放过她,更放肆地吮吻她的Y蒂,原本珍珠大小的花核像长成花B一般,充血变大娇艳极了。

    她求过他了……他好坏!了了皱紧眉头承受一波猛於一波的快感,全身都S麻不已。她只能不停地唤他,“大哥……大哥……”

    从小X里流淌出来的蜜Y布满她的腿根,合着男人的口水发出啧啧的声响,宋孝文越T越忍耐不住,口鼻沾着她勾人的味道哑着喉咙低吼叹息,“噢……了了,求我cha进来!快求我狠狠地C你!”

    了了被他B得走投无路,就算有路她也知道宋孝文不会放过她了。咬紧的下唇缓缓地松开,仿佛在艰难地抛却某些无影无形却又极深极沈的东西,她盯着这张已经被XYu熏得扭曲的脸,似乎要记住这一刻,记住这一刻的宋孝文,至於用什麽样的心情去铭记,她无法分辨。

    “大哥……求求你……快狠狠地C了了吧……”

    这世界总有失意的人,也总有得意的人。

    (简T)

    宋孝文兴致十足地玩弄她的双ru,时不时地推挤两团R球,中间的沟壑深陷显得诱人无比,低头吮吸她小巧的ru头,啃咬她白N的ruR。

    “嗯啊……”了了痛苦地拧着小脸娇喊,因为情不自禁而痛苦,她的身T不会理睬她的意志,只会向身上的男人汲取更多的快乐。

    这是过早拥有X经验的后遗症,像只果子提早熟也提早烂。

    了了的呻Y让宋孝文更加卖力地取悦她,男人玩nv人N子会兴奋,却远比不上最爽快的choucha,但他不急,今天一晚上她都是他的。只是他突然有点妒嫉宋孝韫,那小子听了这么久销魂的呻Y,难怪对了了唯唯诺诺。男人都这样,得到RT的快感才懂得回报。

    或许、至少,他是这样的男人。之前对了了预支的慷慨已经不符他的作风,今晚,他不需要对她或自己客气。

    宋孝文一手揉捏了了的ru房,一手往她身下探去,摸到她的三角地带时抬起身往下看,她的Y户没有一根mao发,然而表P上一粒粒青涩的mao孔说明她不是天生的白虎nv。

    “了了,以后别自己剃mao了,留着我帮你剃,嗯?”

    了了很小就有X生活,怕不注意会染病,一有病被宋李欣媛或者其他任何人知道后果不堪设想。网上说许多nv的为了清洁卫生都剃mao,所以她也剃了。但这种事被宋孝文说出口,了了害羞地涨红小脸,咬紧下唇不答话。

    宋孝文看在眼里也适可而止,哼笑一声捧起了了挺翘的PG,手探进她的两腿之间,摩挲一番后找到那粒小核擅自逗弄起来。

    了了立即一个哆嗦,不自觉地往床头退,宋孝文马上箍住她,将她的双腿分得更开,玩着小核的手更快也更用力,宠溺地亲了亲了了的脸庞问,“舒F吗?”

    了了闭紧双眼不敢看他,她的确获得了快感。他手里的动作并非很有技巧,甚至宋孝韫比他摸得更舒F,但也不是绝对的生疏。

    了了心里笑叹,他都三十二岁了,还是处男的话不仅是让人耻笑的事,也是很恐怖的事。了了扭了扭PG,依旧想方设法地逃离他的玩弄。

    让她心甘情愿地躺在大哥身下承欢,她做不到,连宋孝韫第一次碰她,她都用尽力气挣扎过。只是现在,她不敢捶打宋孝文。上次他被她扇了一记耳光,他不计较已经很走运。

    有些人强迫别人,不需要暴力就能达到目的。宋孝文显然十分擅长威B利诱,这是他在商圈里打滚练出来的?还是与生俱来的?

    她想太多了。

    宋孝文知道了了心不在焉,起先她的那些怯怕能让他兴奋,但男人总喜欢在床上投入点的nv人,关键他不信她也这么对宋孝韫。抓起了了的双腿,刚要吻她的S处,了了就反抗地蹬起小脚,她总算睁眼看他,那表情满是卑微的乞求,“不要……不要亲那里……”

    宋孝文嘴角一歪,头埋入她两腿间,用舌头取代刚才那只作乱的手,反复吮吸T吻她的小核。

    “啊——”了了立即尖叫起来,不再无动于衷而是激烈地颤抖着,“啊啊啊!大哥……呜……不要……呜……”

    宋孝文听到她似哭泣一般的童音,刚才稍稍退却的情Yu猛地涌了回来,下身的粗物也前所未有的胀大,顶着K子不停叫嚣。他稍稍抬起头,“求我,了了,求我。”

    了了拼命摇着头,“不要……大哥……求你不要亲了……呜……求求你……”

    然而宋孝文并没有放过她,更放肆地吮吻她的Y蒂,原本珍珠大小的花核像长成花B一般,充血变大娇艳极了。

    她求过他了……他好坏!了了皱紧眉头承受一波猛于一波的快感,全身都S麻不已。她只能不停地唤他,“大哥……大哥……”

    从小X里流淌出来的蜜Y布满她的腿根,合着男人的口水发出啧啧的声响,宋孝文越T越忍耐不住,口鼻沾着她勾人的味道哑着喉咙低吼叹息,“噢……了了,求我cha进来!快求我狠狠地C你!”

    了了被他B得走投无路,就算有路她也知道宋孝文不会放过她了。咬紧的下唇缓缓地松开,仿佛在艰难地抛却某些无影无形却又极深极沉的东西,她盯着这张已经被XYu熏得扭曲的脸,似乎要记住这一刻,记住这一刻的宋孝文,至于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铭记,她无法分辨。

    “大哥……求求你……快狠狠地C了了吧……”

    这世界总有失意的人,也总有得意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