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侦探推理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1554章 还有一伙

    除了列车运行的规律撞击铁轨声,其余一切都很安静,8名中俄“保安”完全控制住了场面,没人开门至过道看热闹。

    没听见是不大可能,就算隔音再好,这么大动静还是应该听得见的,最可能的国人暂时熄了看热闹不怕事大的心态,谁让这里已经出了国门。

    这里并不是自家国旗飘扬之地,普通人自然而言胆气小七分,好奇心也不得不收起来,谁都知道那没好处。

    刚刚遭遇抢劫的乘客也没一个歇斯底里,虽属惊恐未定,但至少很安静。至于那个被专用亚音速铅头弹击中肩胛关节,还有意识的大伙子劫匪,这会被拖到劫匪们原本住的其中一间包厢;被刺死、拍死、拍个半死不活的也全都被拖走。

    之前大胡子劫匪的口袋里还胡乱塞着一把美元,顺手拽出来丢小桌台上,还问了有没有其他东西被抢。

    还好,就这么点,连匪徒要抢走的护照都还没来得及拿出来,屠海波就操着个工兵铲冲了进来。

    13名劫匪,除了大胡子之外只有一个没死隔壁有六个全挂,冲进去的尤里和瓦连京压根就没留活口的打算,三下五除二解决战斗,就是略微血腥了一点,留两个是屠海波的这边的任务。

    还好这头海波同志没拍起劲,总算留下两个喘气的。

    匪徒全部拖走后,长得最良善的马炜对四个直勾勾惊恐看着他的乘客道:“不要这么害怕,我们虽然不是警察,但是这趟特意提前上车保护你们的安保人员。

    都是倒爷是吧,知不知道现在莫斯科那边的一只蚂蚁归了阿历克赛国际贸易公司?”

    错不了,到处都是包裹,就是倒爷,不是偷渡客。

    除非是第一次跑é luō sī,或者大半年没去é luō sī、国内不予其他倒爷联系,不然不可能不知道市场管理方易主的事。

    至于为什么叫阿历克赛国际贸易公司,不起个更霸气的公司名的问题,大概是被老板起名“随意”的习惯给感染了。

    当初定公司名的时候是在蒙古高原无人区,参与商量的安德烈正和家里打电话,和儿子聊了会天,结果正值一队人挖空心思想不出个好公司名的时候。

    等到安德烈挂下卫星电话,他儿子的名字已经稀里糊涂成了公司名有人说:“安德烈儿子的名字不错。”

    他人道:“那公司干脆就叫阿列克赛得了。”

    第三为正满脑子乱七八糟的名字,突然来了股小清新的感觉,道:“阿列克赛不错,比你刚才那个环球贸易不知道好多少!”

    就这么成了,上校同志无所谓,借用就借用吧;老板都觉得挺好,张楠可没想用自家某个孩子的名字去命名莫斯科的公司。

    这边四个乘客连连点头,莫斯科市场上发生的那件大事他们当然知道,就这半年都去了两三趟了。

    看这反应,马炜脸上露出点笑容,尽量显得和气些。

    “恩,很好。我们就是阿历克赛公司得到有可能会有匪徒抢劫这趟火车的消息后,特意派来的安保人员。

    所以,各位不用担心,公司会尽量保护在莫斯科自家市场做生意的倒爷们的利益,这也是维护公司的利益。

    但是你们要注意,别给我们添乱!

    刚才的事情在抵达莫斯科、下车之前就当什么也没发生,包括不和列车员、其他任何人说这事。

    也别想着半路车站里下车找警察,除非你们准备永远不跑这条线、不混这口饭吃!”

    看到四人小鸡啄米,马炜很满意这样的效果,继续道:“那就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过会把门锁好了,到了莫斯科后这事就随便你们说。

    我们敢在车上宰了这些匪徒,公司花大价钱保护你们的安全,可不想你们来给我们添乱。

    多想想,明白?”

    四个人继续连连点头,其中一个男子还急忙道:“这位兄弟,我们一定不添乱,真谢谢你们,谢谢大家,谢谢公司!谢谢”

    马炜关上消声阻击枪的保险,斜着塞进胸口的专用枪套内,道:“不用太客气,明白这事的轻重就好。

    就这样吧,地上那点血迹擦一下,过会关门安心睡觉。

    明天开始除了吃饭去餐车,其它时候别乱跑、该卖东西买东西,我们保你们接下去安全到莫斯科。”

    “明白明白,我们带了吃的,不去餐车,就在包厢里待着。”

    马炜笑笑:“该吃饭还是要吃饭,今晚缓一下,明天自然声明都过去了。

    就这样吧。”

    马炜离开这处包厢,还顺手帮人家拉上门。

    隔壁包厢也已经关上,瓦连京等人去了原本匪徒所在的两处包间。

    两边一看,一间堆着大堆的死尸,尤里和裘波正将最后一具死尸丢进卫生间,还有个二十来岁的劫匪已经醒过来。

    捆得结结实实,正惊恐的看着犹如炼狱一般的包间和几个凶神。

    说不出话,尤里等人这会暂时没空理他,劫匪嘴上贴着胶带。

    其他人在另一间,但少了约瑟夫和陈浩。

    马炜转进去问夏米力:“约瑟夫他们人呢?”

    “去找列车长谈谈,免得给我们添乱。”

    夏米力正给一只手被手铐拷在小桌支撑钢管上的大胡子劫匪临时止血,免得这个劫匪头子流血留死。

    这家伙的嘴也给封着,马炜上前往他脑门上就是个大巴掌,“干什么不好,偏偏玩抢火车,害得老子来跑个三万里!”

    劫匪“呜呜”,这明显想讨饶,马炜没理,就对夏米力道:“当心这家伙自己把自己憋死。”

    “放心,看着呢。”

    这时约瑟夫和陈浩来了,后者用英语道:“都完事了,在抵达莫斯科之前一切正常。

    刚得到同志,我们的人已经查了蒙古国几个车站的上车乘客名单,除了乌兰巴托,其它车站就没华夏人上车。

    一共八个,一起买的票,七男一女,女的叫赵金华。

    出蒙古边境之前就不用我们操心了,乌兰巴托那边的伙计已经找到那八个人的落脚点,会帮我们提前解决问题。”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