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田园大亨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22章

    他只是看这小姑娘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又说是来找人的,他才把人带了过来,谁特么的知道居然把自家姑父的小青梅给捡了回来!看样子,两人情分还不浅,万一这小姑娘咬死了想当小三,cha足小姑的婚姻,就冲自家小姑那个暴脾气……啧,哪里能受得了这份窝囊气?男人哪有不贪腥的,更何况还是个天真可ai、两小无猜的小青梅?

    只要有心,世上可没有挖不倒的墙角。

    不提夏云生,正好在场的其他J个人也都傻那了,陆锦年出现之前,他们光听那小姑娘说自己跟她的陆哥哥如何如何的感情好,恨不得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的……谁特么的想到,这事居然落在自家老板头上了?

    妈呀!自家老板娘头上戴绿帽啦!

    陆锦年站在旁边,手上还搭着羽绒F和Pmao帽子,看了一眼泪眼汪汪的小姑娘,沉默了良久,就当所有人都以为是旧情人重逢的戏M时,作为当事人的陆锦年终于开了口,“……你谁呀?”

    也不知道谁那么没忍住,直接噗的一声笑喷了出来。

    不是说好了老情人重逢、青梅竹马多年后相遇的电视剧戏M吗?怎么跟电视剧上演的不一样啊?小姑娘倒是哭得泪眼汪汪,作为老竹马的陆锦年居然连人都没认出来……

    小姑娘当即泪如泉涌,“陆哥哥!你连我都不记得了吗?我是茜茜呀!顾茜茜,你的身T是我爷爷治好的,从小我就跟我爷爷住在陆家,我们俩一起长大,每次你疼得在床上痛不Yu生的时候,都是我陪着你的呀!”

    陆锦年终于从遥远的记忆中,想起了这个名字以及这张“天真无邪”的脸,猛地一拍额头,“你……是顾老的孙nv?以前住在我家,天天在我房里赖着不走,还哭得没完没了,闹得我们全家都不消停的那个?”

    作为围观者中的一员,夏云生表示,他也有点憋不住的想笑了。

    顾茜茜显然没料到,陆锦年会这么不留情面,一见面就将她的全部老底都抖落了出来,顿时委屈得又红了眼圈,“陆哥哥……”

    “我不是让顾老把你送出国去了吗?你怎么又回来了?”陆锦年厌烦的看了一眼顾茜茜,毫不客气的道,“当初送你去的时候,我跟顾老就讲过,你老老实实的在国外呆着,没事别出现在我眼前,我看着你就觉得脑仁疼……”

    顾茜茜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双手抹着眼泪,失声哽咽的叫道,“陆哥哥,我没有要打扰你生活的意思,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看看你身T怎么样了……我真的只是想关心你而已!”

    小姑娘说这话,一般人早就动容了,也越发显得陆锦年这个当事人冷情薄凉。

    甚至有个旁观的小伙子心里忍不住暗暗猜测:自家老板当初是不是G了什么始乱终弃的事?例如把人家小姑娘肚子搞大啦,然后又嫌弃人家小姑娘出身低微,不够分量嫁给他,不仅B着她堕胎,还把人遣送出国……

    陆锦年冷冷的看着顾茜茜,蓦然轻哼了一声,神Se越发冷漠,语气也越发不客气,“顾小姐,我的耐心是有限的,你的举动已经对我造成了困扰,请麻烦你以后不要再来烦我了,行吗?过去,我只是聘用你爷爷当我的S人医生,如今我和他早已解除了雇佣关系,这与你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麻烦你有点羞耻心,可以吗?”

    顾茜茜脸Se煞白一P,怔怔的看向陆锦年,泪水簌簌的顺着脸颊流落下来,“陆哥哥,你怎么可以这么绝情呢?明明我们小时候说好的,我以后要嫁给你的啊。”

    提起这事,陆锦年心里越发窝火,冷笑了一声,“说好的?趁着我生病起不来,昏厥在床的时候,偷偷跑到我床边,让我以后娶你进家门,打的就是我昏厥不醒,无法拒绝的主意,是吗?”

    顾茜茜满脸震惊,蓦然摇头,“不,陆哥哥,你明明以前对我那么好的啊……一定、一定是你现在的Q子B着你这样做的,是吗?她怎么可以B你做你不愿意的事情?!她怎么可以掐断泯灭我们之间这么多年的情谊?!”

    说完这话,顾茜茜倏尔转头,又冲回到夏翎跟前,满脸泪痕、一派绝望的看着夏翎,“这位姐姐,明明是我先认识的陆哥哥,也是我先ai上的他,你怎么可以趁我不在的时候,趁虚而入,抢走了陆哥哥?陆哥哥根本就不ai你,就算你勉强嫁给他,他也不会多看你一眼的!”

    “装啊!继续装!我可是看得热闹呢!你怎么不继续装下去了?”

    夏翎抱着胳膊,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凉凉的嗤笑道,“继续装呗!装不认识我啊!怎么不装了?不是装作不认识我是谁吗?装作不认识我,然后在我面前做出一副跟我丈夫青梅竹马、甜蜜初恋的模样啊!怎么不装了?我还等着看呢,啧……刚才演的多好啊!比电视剧还精彩呢,一对小青梅竹马,灰姑娘跟病弱王子的ai情,历经生死磨难、漫长分离,终于重遇……听得闻者落泪、听者动容,最好在你无意识的诉说下,要么我识趣自动退出,要么我暴躁的回去跟你家陆哥哥大吵一架,好给你机会安W你家陆哥哥疲惫的心灵……电视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旁边围观众人这才回过神来,是啊!貌似谁都没提陆锦年结过婚,也睡都没说过夏翎是陆锦年Q子的啊!这小姑娘刚才还一副不认识自家老板娘是谁的模样,甜蜜动容的诉说着她跟陆锦年的那点子“过往”呢,这会居然跑到老板娘跟前叫嚣了!

    要说刚才那副德行不是故意的,恐怕谁也不信!

    夏云生想得尤为更远,他甚至怀疑,是不是从一开始,这个貌似天真单纯的nv人,就是在算计自己,故意在县城外面的马路边上等着自己呢?不然哪有这么巧的,外面天寒地冻,他回来的途中,捡着个来找人的小姑娘?

    “这位姐姐……”

    顾茜茜刚要说话,陆锦年忽然重重的咳嗽了两声,忍不住出声提醒道,“那个,我记得……好像你跟我同岁来着?我太太今年才二十三,麻烦你别一口一个姐姐。”

    显然,顾茜茜的重点抓在了另外一方面,“陆哥哥……你果然记得我的年龄!你心里是有我的!”

    陆锦年木然着脸,“是记得……因为当初我父亲答应过我的,你十六岁成年了,就立刻把你撵出去,当初我数着手指头一天天的挨下来的。”

    说完这话,陆锦年才意识到自己来G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上前J步,将夏翎拉在自己身边,将羽绒F披在她的肩膀上,又把帽子扣在脑袋上,“……被她气晕了,差点把这些给忘了,你出来的时候穿的薄,这会降温了,你多穿点。”

    夏翎递给陆锦年一个“算你识趣”的眼神,哼哼的挽住了自家男人的手,暗地里却偷偷拧了一把:让你招来的烂桃花!

    人家夫Q俩的亲昵和T贴,宛如一记重重的耳光,狠狠的扇在顾茜茜的脸上!

    险些让她满脸的天真单纯破了功!

    顾茜茜的眼底闪过一抹扭曲,很快的恢复了常态,委委屈屈的垂下了头,泪眼婆娑的道,“姐……不,夏MM,我知道你不待见我,我没有破坏你婚姻和家庭的意思,我、我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陆哥哥就好了,我不会再对陆哥哥有任何觊觎之心,我保证!只是……求求你,让我在这里住下,好不好?我不会打扰你们的生活,我只是想在一旁静静地看着陆哥哥过得幸福美满就好了,我不会跟你抢陆哥哥的……”

    “抱歉呢,我不习惯养一条毒蛇在身边,哪怕这条毒蛇装作出一副柔若无害的模样。”夏翎轻笑了一声,斜睨了一眼顾茜茜,“顾小姐,麻烦你离开这里吧,至少我这……不欢迎你。”

    “外面天寒地冻的,我现在真的无处可去了,至少让我先在这里住下,等雪化了点再走,好不好?”顾茜茜乞求的看向夏翎,“我一个单身nv孩子,外面天黑又下了雪,万一出了事情怎么办?你就不怕我遇上危险吗?”

    夏翎皱眉,她心里虽然挺不待见这个顾茜茜的,可现在山里天寒地冻,外面天Se渐黑,又下了雪,真要是现在让她滚蛋,万一出了事,怕是……

    陆锦年一把按住夏翎的手臂,冲她默默的摇了摇头。

    夏翎不解。

    “霞MM,真的不行吗?”顾茜茜似乎急得都快哭了,“你看这天Se,山里的路又危险,我一个单身nv孩子万一出了点事,你就不怕下半辈子良心不安吗?我就住一晚,明天就走,还不行吗?”

    旁边一群人微微的也有些动容了,哪怕这小姑娘心计再重,收留一晚也不碍什么的,万一人家真的回去的途中遇上了危险……

    “——那你就去死好了。”陆锦年冷冷的吐出一句无比绝情的话。

    这话说出口,旁边人都懵了。

    不、不是吧!原来这里最狠的不是自家老板娘,而是深藏不漏的老板!

    半点怜香惜玉都不讲究?

    直接让这么个小姑娘去死?

    陆锦年俊美的脸上一派冰冷和坚定,看向顾茜茜的眼神,就跟看个死人似的,“不仅是厂区内不回收留你,对面西河村附近的梨花庄、白柳村,都不会收留你,哪个村子收留她,这个村子的所有人都不用在我们这做工了……”

    众人鸦雀无声,一边是摄于自家老板的威严和狠辣,一边心里也暗自嘀咕老板的不解风情。

    顾茜茜抹了把脸上的泪水,“陆哥哥,你当真这么绝情吗?”

    陆锦年冷笑,“顾茜茜,别人不知道你是个什么德行,我还能不知道吗?今晚的天Se,很明显会下大雪,明儿一早,山路被封,你还能走的成?你挑这个时候过来,不就是想赖在这一个冬天吗?别B我把你那张P撕下来,——趁早给我滚!”

    顾茜茜跺了跺脚,只能掩面跑了。

    夏云生面露迟疑,“小姑父,这、这……真的没事吗?”

    “找J个机灵点的盯着她,一旦发现她想在临近J家投宿,立刻给我搅合了!她许诺投宿多少钱,我赔双倍!”陆锦年负手而立,眉眼冷淡的道。

    “可是,这终究是个nv人,不然,我们弄辆车,给她送回去?”又有人忍不住开口提议。

    陆锦年冷笑,“你们太小瞧她了,真以为她会毫无准备的过来吗?相信我,她早就给自己准备好退路了,肯定安排车在临近的村子等着呢!更何况,我们这边开车送她回去……呵,这主意倒是不错,你若是不怕死的话,我立刻给你安排车!”

    众人不解。

    “那nv人手上好J条人命呢,就是没证据罢了,那就是个毫无理智的疯子!就算抓到了证据,也顶多给她关进精神病院里去,根本动不了她……”陆锦年无奈的摇了摇头。

    一听这话,旁人都傻了眼,腿软了J分,就那么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手上有人命?开玩笑吧……

    陆锦年揉了揉眉心,这才开口道,“她祖父是杏林国手,她也就自Y学医,别的没学会,下毒这种事情,她倒是学得炉火纯青,典型的反社会型人格……刚才她都碰过谁了?到过哪里?跟她接触过的人,保险起见,赶紧回去洗个澡,用消毒Y洗,身上的衣F都烧了,她来时坐的那辆车子,整个车厢用消毒水多清理两遍,坐垫靠背之类的全都给我扔了!”

    夏云生脸都白了,“小姑父,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陆锦年头疼的揉了揉太Y**,无奈的低声道,“当初她跟她祖父住我家的时候,我家里死了五个,一个精神恍惚的失足坠楼而亡,一个还怀着Y,吃了相克的东西,一尸两命,一个刹车失灵出了车祸,最后一个G脆得了怪病而亡,还有个年轻的家庭护士自杀而亡,全部做得了无痕迹……你们可以不拿自己的命当回事,我不能不对你们负责。”

    这群人彻底给顾茜茜跪了,一溜烟的全都跑去洗澡了,生怕晚了,被那个顾茜茜下了Y。

    末了,陆锦年不安的看向夏翎,苦笑道,“打从今天起,你就在家里呆着,那也不许去,先等我把顾茜茜弄走再说……不然,我怕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那就是个杀伤力巨大的nv疯子,我今晚就给周蔚打电话,让他明天一早带人用直升机把人弄走,让她赖在这,我实在不放心。”

    瞧着陆锦年如此郑重的模样,饶是夏翎,也有点脸Se发白,忍不住低声问道,“……真有这么恐怖?”

    “你以为我在吓唬他们吗?”陆锦年无语的反问了一句,随即压低声音的道,“顾老为什么愿意留在我们陆家二十多年?你真当他有那么博大的X怀,悬壶济世吗?还不是为了求我们家帮他周旋他孙nv的事!就顾茜茜手上的那些人命,枪毙她J次都不冤枉!要不是当初我这边要用顾老来给我续命,哪里会把这么个祸害留着?我父亲去世后,我去国外疗养,一是为了避开我姐姐们,二则是不让她找到我的踪迹,省得她又朝我身边人下手……”

    夏翎彻底哑口无言了,暗暗打了个寒噤,裹紧了身上的羽绒F。

    那就是个为了陆锦年而发疯发狂的nv疯子,毫无理智可言,自己现在又嫁给陆锦年了,仇恨拉得妥妥的,幸亏刚才没让那个nv人近身了……

    想到这里,夏翎也忍不住觉得浑身都maomao的,一溜烟的跑回去,赶紧去洗澡换衣F了。

    顾茜茜的到来,简直给陆锦年拉响了红Se警报,吩咐完让人去盯着顾茜茜后,便寸步不离的跟在夏翎身边,生怕一个不小心,真的让夏翎遭到了毒手……当初死的最惨的那个小护士,就是因为离他太近了,才招来的灾祸,打那以后,陆锦年连护士都用的是男护士。

    夏翎真心危险了。

    不过,陆锦年唯一庆幸的是,这次是顾茜茜主动冒头的,这万一要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顾茜茜暗暗潜伏下来,犹如一条隐藏在黑暗里的毒蛇等待机会……那种情况,怕是连他都有可能保不住夏翎了。

    想到一旦顾茜茜潜伏起来的后果,陆锦年忍不住眯了迷眼睛,眸底现出一抹狠Se来:这次既然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那就绝对不能再让她逃了!必须将这颗棋子牢牢控制在自己的手心里,至少在顾老死之前,她还有用。

    正当陆锦年思索着的时候,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夏云生推门进来,眉头紧皱的道,“小姑父,我让人去盯着那个nv人……传来消息了。”

    “她走了?”陆锦年挑眉。

    “没走,直接去了赵家庄。”夏云生咬牙切齿的道,“这个nv人,果然早特么的把我们这打听好了,知道赵家庄跟我们不合,又离得不算特别远,特意挑了那里……而且去的那家,还正是赵家老巫婆的家里!”

    陆锦年若有所思的敲了敲桌面,“行,我知道了,先容她一个晚上的,明儿上午,你直接来找我,我告诉你怎么做。”(83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