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30章,送钟

    郑泰恭敬的将陈平请上车,一队的车队,径直的驶向江国昌下榻的酒店。

    与此同时,酒店内。

    江国昌和江国盛俩兄弟,正在和公司的几个骨干秘密的会谈。

    "什么?你找的人失败了?"江国昌此刻面色震怒,愤怒的在套房内来回踱步。

    江国盛站在一边,闷着脑袋,满脸的着急后后悔。道:"二哥,放心好了,就算失败了,陈平也不敢怎么样的。"

    哼哼!

    江国昌冷哼了几声,道:"你啊你,让我说你什么好?这都是第几次了?你找的人,能不能靠谱点?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失利?"

    江国昌快气死了,自己的三弟背着自己找了一些地痞流氓想要收拾陈平。结果,被人家给痛揍了一顿!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江国盛面色上也挂不住,道:"二哥,都是我的错。我这就再去找些人,一定将那个陈平给教训一顿!"

    说罢,江国盛转身就要走。

    "行了行了,别去了,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认为陈平是那么没脑子的人吗?没看到郑泰都是他的人吗?"江国昌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而后眉眼一拧,看向在座的几位,问道:"各位,现在形势所迫,我们的计划不得不提前准备了,你们可曾准备好?"

    套房内,一共九个人,除去江国昌和江国盛兄弟二人,有七个发誓效忠江国昌的人。

    康荣和崔正凯当然也在其中。

    此刻,崔正凯手里端着红酒杯,面色高傲的走了过来,道:"江董,其实这件事不难,既然你手里有足以让陈平恐惧的东西。就应该早点拿出来,这样的话,也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没错,江董,你手中的东西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们几个您还信不过吗?"

    "是啊江董,现在越是拖一天,局势就对我们不利。据说打听到的消息,苾康那边已经开始接触合作商了,这是要给他们打预防针啊。"

    闻言,江国昌面色也是一沉,道:"那张王牌,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用的,是我们保命用的。如果我一早就拿出来,就失去了它原本的价值。"

    众人闻言,默默地点头。

    康荣则是说道:"江董,其实我们大可不必这么紧张,完全可以谋而后动,看清陈平的出招,我们再去接招。现在。你手中有这张王牌,我看陈平也不会轻易对您出手,我们不如慢慢的耗着,等陈平着急,主动来找我们。"

    一听这话,江国昌脸上紧绷的神情骤然放松了下来。

    康荣说的没错啊。

    既然自己手中有这张王牌,为何急着出手呢?

    着急的,应该是陈平才对。

    毕竟,那个秘密传出去,江婉在上江就没法生存了。

    乃至国内,都不会容下江婉。

    甚至,陈平都会成为过街老鼠。

    毕竟,洛家那件事,可是禁忌!

    "你说的对,既然我有这张王牌,就应该等着陈平主动来求我。哈哈,我怎么现在才想明白。好啊,你果然是我的智囊军师啊!"

    江国昌大笑,亲自为康荣倒了一杯红酒。道:"康老弟,以后,我们公司的发展,还得拜托你多出出力了。"

    康荣忙的起身恭敬道:"这是应该的江董,能够为您排忧解难,是我的荣幸。"

    一旁的崔正凯看到这一幕,眼角一拧,眼神里流露出浓浓的不满之意。一口将手中的红酒给饮酒尽。

    该死的康荣,为什么总是抢自己的风头!

    "崔老弟,怎么,你也看不惯康荣那假君子的模样?"一侧的另一个中年男子,此刻用胳膊肘顶了一下崔正凯问道。

    崔正凯冷哼一声,道:"我就是看不惯他那种什么事都好像算计在心的样子。"

    "呵呵,我和崔老弟的想法一样,这个康荣。可是我们的敌人啊,有他在,我们想在江董面前表现,怕是没什么机会了。"

    那人抿了一口红酒道。

    崔正凯眉头一拧,狠狠的捏了捏拳头,道:"一个康荣而已,不足为惧。"

    "崔老弟,这可你就想错了,现在江董对他的重视,已经超越你了,如果,我们不做点什么,怕是要不了多久,康荣能将我们全部赶出去,到时候,我们就成了丧家之犬了。"那人继续道。

    听到这话。崔正凯脸色一沉,瞥眼望着对方,狐疑道:"你什么意思?"

    那人摇摇头,并没有说透。

    而这回。江国昌看了眼时间,对江国盛问道:"陈平那边有什么消息传来了吗?"

    江国盛摇摇头道:"还没有,要是他依旧和我们争斗怎么办?"

    "那就把那条秘密,闹得满城风雨!"

    江国昌脸色一寒。喝道:"他不是爱老婆么,我就不信,为了一个小小的苾康,他能置江婉的名声于事外。"

    江国盛点点头。道:"那,需要我再去别墅那边问问情况吗?"

    江国昌想了想,点点头道:"再去一次吧,看看他到底怎么想的,要是他想通了,那再好不过,要是还是狂妄的态度,那我们也没必要手下留情了!"

    "好!"

    江国盛应道,转身就要走出套房。

    突然!

    砰!

    禁闭的套房大门直接被人从外面踹开!

    跟着,十几个黑色西装的打手就闯了进来!

    带头的自然是陈平,双手插在裤兜里,嘴角淡淡的笑意,郑泰紧随其后。

    "江国昌,我自己来了,用不着让他去别墅里问我的选择。"

    陈平走了进来,一脸的淡然,眼神里也蛰伏着寒意。

    江国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陈平给一把推开了。

    陈平直接大步流星的走到江国昌跟前,抬手打了个响指,道:"抬进来吧。"

    话音一落,两个黑西装的打手,直接从外面抬进来一口大钟!

    咚!

    这座钟,直接就落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江国昌脸色骤变,眉宇间带着疑问和寒意,怒道:"陈平,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平呵呵一笑,拍了拍大钟,道:"听说过两天是你生日,提前给你准备的礼物,送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