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805章,你不配!

    没有赏心悦目,没有花拳绣腿,全是狠辣的杀招!

    稍不注意,必然丧命于此!

    这才短短半分钟,十七和云微已经过了十几招!

    砰!

    骤然间,十七一脚侧踢,直接踢中云微胸口,将后者踢退了数步!

    陈平看在眼里。不禁觉得胸口一疼。

    那么如花似玉的女子,打起架来,怎么这么狠辣!

    本以为还会持续一阵时间,可是,下一秒,就分了胜负!

    十七手中的蝴蝶刃,直接抵在了云微白皙细嫩的脖颈,骄傲道:"哼。少主说你不错,我看也就这样。"

    "你!"云微愤怒的瞪大了眼睛,捏着秀拳,似乎很是不服气!

    至此。陈平淡然的走过来,看着云微道:"云微小姐,现在可以带我去见云静了吗?"

    云微气恨恨的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陈平也是双手插在裤兜里,跟了上去。

    那些护卫人员,再也不敢阻拦,纷纷被抬下去疗伤。

    正厅内,云静早已经等候在那儿了。

    云微一进门,就跪在地上,虔诚的认错道:"夫人,属下办事不利,请您责罚。"

    云静笑了笑,挥了挥手道:"起来吧,这不是你的错,你本来就不是她的对手,她可是陈氏影卫队的人,师从战神韩峰。"

    听到这话,云微暗暗的咬了咬嘴唇,不服气的站起来,恭敬的站在了云静的身后。

    陈平则是淡漠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云静。冷冷的开口问道:"是你在背后帮着江国昌和江国盛出主意?"

    这个女人,这么久不见,还是老样子。

    虽然看上去高贵,但是心肠却是十分的歹毒。

    云静笑了笑,泡了一杯茶,轻声笑道:"这是普洱,很不错的,你可以尝尝。难得你来一次,我总要尽尽地主之谊。"

    陈平呵呵一笑,道:"你不不需要这么假惺惺的跟我说话,我们之间没必要搞这些,你云静什么人,你我都心里清楚。我就想知道,江国昌和江国盛的事,是不是你暗中指使的?"

    说罢,陈平的脸色已经变得很是暗沉,四周的空气,也似乎凝固了很多,周围的气氛,更是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来。

    云静那如白玉似的小手。轻轻的捧起那杯茶,慢慢的递到红润的嘴唇边,抿了一口,而后脸色满是享受之意,轻声道:"为什么怀疑是我呢?"

    陈平呵呵一笑,道:"江国昌和江国盛,刚才来找过你。"

    "他们只是来和我谈一笔交易。"云静回道。

    "什么交易?"陈平问道。

    "一个针对你和江婉的交易,想必会很有趣。"云静说道。

    "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陈平脸色一寒,捏着拳头,眼角露出杀意!

    这个云静,还真是胆子大。

    "你不会的,也不敢,毕竟我是你爸的老婆,是你的二妈,而且,你想知道的很多秘密。我都知道。"

    云静笑道,那笑容,真要是被一般人看去,定会以为这女子是多么的高贵。是多么的温柔。

    殊不知,这笑容的背后,却是满满的算计和心机。

    踏!

    陈平抬步,几步上前,寒声喝道:"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

    这一动作,吓得云静身后的云微骤然站出来,直接抽出匕首,挡在陈平跟前。喝道:"你敢对夫人动手,我第一个宰了你!"

    蹬蹬蹬!

    瞬时间,大厅内,就涌出十几个全副武装的战斗人员,全部做好了战斗的姿态,严密的盯着陈平。

    只不过,他们手中的武器,全部下压。

    陈平眼角一寒。盯着云微,又扫眼看了四周,呵呵的发笑,道:"怎么,想提前对我动手?"

    云静将茶杯搁下,目光始终注视着陈平身旁的十七。

    那小丫头,似乎对眼前的一切并不关心。

    就好像,在她眼里,这些人都只是玩具一般。

    "好了,都退下吧,我和我儿子说句话,就这么难吗?"

    云静此刻出声道,眼角绽放出笑意,温柔慈爱的看着陈平,道:"陈平,你也算是我半个儿子。为什么我们之间就不能好好地坐下来谈谈呢?"

    听到儿子这个称呼,陈平脸色一寒,喝道:"我陈平只有一个母亲,你云静。没资格!"

    云静点点头笑了笑道:"好了,不提这个,你刚才问我,江国昌和江国盛是不是我指使的。我的回答是,不是。"

    话音一落,整个大厅内陷入了安静。

    陈平眼角泛着寒光,盯着云静看了好久。而后,一步一步的走到云静跟前,一脚踩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双手插在裤兜里,弯腰低头,双眼死死的盯着云静的一双眼睛,姿态狂傲道:"希望不是,要是让我查到,我会亲自拆了你的云顶山庄!包括你云静,我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说罢,陈平转身带着十七离开。

    直到人走了,云静的脸色才从微笑中,转为冷漠,而后是愤怒!

    砰砰!

    她直接砸碎了茶几上的翡翠茶壶和茶杯,咬牙切齿道:"该死的陈平,居然敢这样对我说话!我可是云静,是陈氏的二夫人!"

    瞬间,大厅内落地可闻针声。

    所有人大气不敢出,那些女佣全部跪在了地上,战战兢兢的,生怕惹恼了云静。

    而刚才,云静从陈平的眼神里读到了,若是今天自己承认了,陈平定然不会放过自己。

    "云微,立刻派几个人联系江国昌,让他们一定要赶在明天,将那个消息散播出去!我要江婉,在上江的名声彻底败了!"云静寒声道。

    云微点头应道:"是,夫人。"

    "还有,多调些人去上沪,给我密切监视江婉的一举一动,尤其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找个人处理一下,我不想看到他的出生!"

    云静眼角满是狰狞的冷意。

    陈平,既然你这样欺我,那我就对你老婆和未出生的孩子下手!

    你不是很爱她吗?

    知道了她的身世,你会怎么选择?

    你不是盼望着孩子出生吗?

    如果孩子不幸夭折和流产了呢?

    敢这样对我,我让你一辈子活在痛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