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72章,江婉吃醋

    只见孙泽耀裤裆上热气腾腾的湿了一片,已经被吓得失禁了,紧接着浑身打了个激灵。

    噗!

    一口鲜血,伴随一些墨绿色的胆汁从方骏口中喷涌而出。

    胆囊被吓的当场炸裂!

    紧接着,他整个人往后一仰,双目紧闭。昏死不知。

    旁边的两个保安跪在地上都哆嗦成一团了,陈平看着地上的两个人,一脸祥和的笑道:"请问,刚才进来的时候,踢我的是哪位仁兄?"

    其中一个人听了猛地一激灵……

    结果另外一个保安立马站起来说道:"陈少,是他!就是他。就是他踢了您!"

    "老六,你……这么多年的兄弟你卖我!"

    地上的保安气道,老六竟然直接就把自己给招了。

    这个叫老六的立马站到了陈平身侧。嚷道:"什么兄弟,谁跟你是兄弟,你竟然敢踢陈少的屁股,这是金屁股!这也是你能踢的吗!"

    紧接着,他一扭头,冲陈平龇牙咧嘴的笑道:"您说是吧,陈少!"

    塑料兄弟情,体现的淋漓尽致。

    陈平无语。

    "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行了,王卸甲,给他们点儿教训就把他们交给相关人员吧,还有这个孙泽耀,都处理一下。"陈平吩咐道。

    王卸甲点了点头,这两个混蛋,坐牢之前估计免不了一顿揍了。

    与此同时,翁白带人彻底查抄了孙世茂的船只。将上面的走私物品一一取证上报,孙世茂被判无期。

    孙家这次,算是彻底凉了。

    不过,孙文天却意外的先接到消息跑路了。

    陈平走出孙氏集团,见外面已经站满了相关工作人员,在查抄孙氏集团,整个孙氏集团,全部已经被警戒线封锁了。

    陈平心想,老乔的办事效率还是高啊。

    正往外走,警戒线外面为了很多看热闹的围观群众,其中一个人正准备往里闯,直接被负责人员拦住了。

    竟然是江婉!

    江国民和杨桂兰跑出来后,就直接去了江婉的酒店。

    杨桂兰刚安全到酒店,就是一顿骂陈平,甚至还逼江婉和陈平离婚。说陈平惹了大祸,这次肯定回不来了。

    江婉当下便追问杨桂兰怎么回事儿,江国民便将一切都告诉了江婉。

    江婉当时就急坏了!

    赶紧让人开车来孙氏集团,结果一来发现孙氏集团已经被封了,很多相关人员正在把孙家的人一个一个带着手铐拖走。

    她当时心里就慌了!

    难道陈平出事儿了?

    正急着往里闯,结果陈平慢慢悠悠从里面出来了。

    "都放开她,她是我老婆。"陈平对相关人等说道。

    乔富贵的人也在,见到是陈平,赶紧催促众人放行。

    江婉一见到陈平,赶紧捂着肚子走了过来,拉着陈平的胳膊焦急地问道:"你怎么样了,有没有事?受伤了没有?"

    陈平被江婉晃得有些头晕。刚才他中了文森两招,身体现在还是有些脆弱的,没忍住咳了起来:"没事。"

    "啊!"

    江婉看到陈平被抓伤的肩膀还在往外渗血。当时就急了,粉拳砸在了陈平的胸口。

    "你都流血了,还说你没事。你怎么那么傻,人家让你来你就来啊。"江婉生气道,更多的是担心。

    "爸妈被抓了,我也没办法啊……"陈平无奈道。

    江婉本来在生气的骂着陈平的不理智。但说着说着,越说越委屈,眼泪当时就忍不住了,扎在他怀里就哭了起来。

    "对……对不起……"江婉抽泣道。

    陈平赶紧抱着江婉安抚她,说道:"好了好了,别哭了。再哭,就要被人笑话了。"

    一旁的吃瓜群众,都要羡慕死了……

    江婉容貌倾国倾城,加上现在她哭的梨花带雨,更给那本来就美貌的脸上增添了一分娇艳。

    美艳无双!

    再看看陈平……

    人们心里这个恨啊!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男人们正兀自咬牙切齿,结果更招人恨的一幕出现了。

    不远处,急速行驶来一辆奔驰,停下来后,从上面又匆匆忙忙跑下来一位美女!

    欧冰彤!

    欧冰彤听鲁董说陈平差点儿出事儿,急的眼圈儿都红了,赶紧开车来到现场。

    鲁华岳劝说事情解决了也没用。她一定要亲眼看到陈少的无事!

    "少爷,您没事吧!"欧冰彤红着眼睛说道,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高跟鞋差点儿没崴断了。

    一旁的人们都傻了。

    欧冰彤相比江婉来说,虽然没有江婉的五官那么精致,但也是天生的美人坯子。

    再加上。她身材高挑性感,在一身黑色小礼服的衬托下显得前凸后翘,女人味十足。对男人来说,这是致命的诱惑。

    而此时,这位性感的美御姐,也急匆匆的冲向了陈平。

    很多人当场就自闭了。

    完了,想想家里的媳妇儿,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天呐,老天真是不公平!

    江婉本来正趴在陈平的怀里哭,一听有人来了,赶紧从害羞的从陈平怀里挣脱。

    "怎么样,有没有事?伤到哪儿没有?"欧冰彤跑过来焦急的说道,拽着陈平上下检查。

    "我没事儿。"陈平客气的笑了笑说道,但是说完,立马就后悔了……

    不好,有杀气……

    陈平赶紧回头一看,江婉正满脸怒气的站在一边。

    完了,谁家的醋坛子打了,为什么空气中这么酸。

    江婉气呼呼的盯着陈平,像极了幽怨的妇女,生气的问道:"陈平,她是谁啊!你们两个什么关系?她为什么这么关心你!"

    江婉嫉妒了。

    孕期的女人,很容易就脾气暴躁的。

    这要是一个普通人关心陈平也就算了,欧冰彤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而且看样子那么着急,眼圈儿都红了!

    陈平心里一激灵,磕磕巴巴的说道:"哦哦,她是……"

    欧冰彤过去并没有见过江婉,便冷笑着故意挺了挺腰,双手环胸,貌似故意在炫耀似的,说道:"我是她的谁,跟你有关系吗?"

    然后,她一把挽住了陈平的胳膊。

    陈平差点儿一口老血喷出来!

    这下误会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