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2章,一人足矣!

    陈克行骤然一愣,尤其是接触到陈平那种似有似无含着杀意的目光,他就感觉浑身难受,好似被一头猛兽盯上了一般。

    他心头狂跳,忍不住的往后退了几步,结巴的喊道:"你……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陈平,我……我这次可是代表着我父亲,你听清楚了。是我父亲对你下达的最后通牒,你赶紧给我放人!要不然,我父亲会亲自来上沪的!到时候,你就完了!"

    陈克行没说假话,这的确是他父亲交代他的。

    要是陈平再不放人,分家宗正,就会亲临上沪!

    到时候,全城戒严!

    就算是陈平。见到了分家宗正,也得乖乖的跪下来行礼!

    陈平听到这话,眉头一簇,脸色不满。心中思忖。

    分家宗正会亲临上沪?

    见陈平不说话,而且面色难看,陈克行就觉得自己又行了,立马得意洋洋的指责道:"陈平,不是我说你啊,你没事非要和我们分家作对干什么?还绑了我大哥和爷爷,你这不是自讨苦吃么。这样吧,你赶紧放人,顺便给我弯腰道个歉怎么样?我回去肯定帮你说好话,毕竟,咱们都是一家人。"

    说着,陈克行满脸笑意,伸手就要拍在陈平的肩膀上。

    咔嚓!

    一刹那,陈平骤然抓住陈克行的手腕,用力一甩!

    嗷的一声惨叫,陈克行觉得自己的右手手臂好像错位了,登时疼的满身冷汗!

    "你……你你你!啊,疼死我了!"

    陈克行抱着自己的右臂,噔噔的后退了几步,脸色怨恨的盯着陈平。喝道:"陈平,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我要代表我父亲,代表分家,执行家法!"

    陈克行现在气炸了!

    这个该死的陈平,居然这么嚣张霸道!

    自己好歹是分家的少爷啊!

    然而。

    陈平却面色淡然的看着陈克行,嘴角露出冷冷的笑意,道:"陈克行,昨天我就跟你说的很清楚了,别来招惹我!家法?你有权利执行家法吗?"

    "你你你!我就知道你不服,家法是吧,好,我拿给你看!"

    陈克行怒急,本来他不想拿出来的,但是现在,陈平如此狂傲,他必须治治他!

    说罢,陈克行从怀里掏出一纸文书,抱着错位的右臂,让手下人将纸摊开。喊声念道:"陈氏执法堂戒令:陈氏本家继承人,陈平,仗着继承人的身份,肆意妄为,无视家族训诫,同室操戈,实属难忍,遂,对陈平执行家法,若其仍不放人,可就地拿下,胆敢反抗,以挑起本分两家纷争论处,废其四肢,带回!"

    念完,陈克行将那纸扔给陈平。道:"你自己好好看看,这是执法堂六位长老联名的戒令,你敢反抗,就打断你四肢带回天心岛!"

    陈克行此刻心里爽啊。陈平啊陈平,以为我拿不住你?

    笑话!

    我这次可是有备而来!

    执法堂六位长老的联名,就算是陈天修也得听一听吧。

    陈平摊开纸张,看了几眼,眉头紧蹙!

    真是六位长老的联名!

    可恶!

    他狠狠的捏着那纸,眼中闪过厉色。

    该死的执法堂,原来早就和分家串通一气!

    "怎么样陈平,我现在在问你一遍。放不放人!"

    陈克行现在飘得很,他有底气啊,背后站着父亲和执法堂,谅他陈平再厉害,也不敢公然对抗执法堂六位长老的联名吧!

    陈平面色暗沉,看了眼气焰嚣张的陈克行,陡然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道:"陈克行。你觉得这样的东西,能让我乖乖就范?"

    说罢,陈平将那纸揉成一团,直接扔进了附近的垃圾桶内!

    陈克行愣住了,完全不敢相信,陈平居然真的敢!

    "放肆!那可是执法堂的联名戒令,你陈平居然敢如此目中无法,胆大妄为,你是在公然对抗陈氏执法堂,我有权利,现在就将你拿下!"

    陈克行怒喝道,但是心里却满是激动!

    太好了!

    早就知道陈平不服气。

    这执法堂的联名戒令,不是为了规劝陈平,而是为了让陈平去反抗!

    这样,他陈克行才能师出有名,直接拿下陈平!

    到时候。闹起来,分家也有理由!

    "众护卫听令!"

    陈克行骤然高声怒喝道:"陈平,无视家族训令,无视执法堂戒令。公然对抗执法堂!现在,我命令你们,将他拿下!胆敢反抗,直接废其四肢!胆敢阻拦着。杀无赦!"

    陈克行心中豪气万丈,好爽啊!

    他等这一刻,等太久了!

    陈平,你完了!

    我看你敢不敢反抗!

    那些分家护卫此刻依旧有些面面相觑。毕竟对面站着的可是本家的继承人,拥有一人足以抵挡千军万马的身份地位!

    陈克行也看的出来,笑了笑道:"你们放心,有执法堂和分家给你们背书,不要担心他敢报复,给我上!"

    一时间,分家的众护卫,再次上前几步!

    而陈平,依旧面色淡然的站在那儿。

    他身后,翁白的手下,个个剑拔弩张,只要陈平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扑出去!

    就是这时候,陈平淡淡的摇了摇头,发出一声冷笑,道:"陈克行啊陈克行,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蠢。"

    陈克行听到这话,眉头一挑,指着陈平怒道:"陈平,你休要逞口舌之利,你敢反抗吗?"

    陈平脸色平静,只是一个冷冷的笑容,而后,他抬步走下台阶。

    每一步落下,那"嗒"的脚步声,好似千军万马一般奔腾而出!

    他,满身卷起的寒意,似要冲破这一方天地!

    分家护卫眼看着陈平踏步走来,纷纷往后退却一步!

    陈平每上前一步,他们就退后一步!

    无敌的君王气势!

    每个人心头都好似压着一座山脉一般,喘不过气来!

    陈克行站在众人身后,目呲欲裂,寒声喝道:"不准退!都给我上!他这是对抗执法堂,理应惩戒!都给我上!"

    可是,任由陈克行嘶吼,那些分家护卫,每一个人敢上前。

    因为,此刻,陈平高举的手臂,那大拇指上,赫然一枚古朴的扳指!

    君将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