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61章,自讨苦吃

    目光回到陈平这边,他回到了酒店,发现江婉已经睡下了。

    索性,他就坐在沙发上,拿出那两枚凤羽吊坠研究了起来。

    火红色的凤羽吊坠,上面有晦涩难懂的纹路,从外表看,真的就是玉坠,看不出任何稀奇的地方。

    门,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九州总局又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母亲的意外,和九州总局有关系?

    陈平心中狐疑,本来,他已经将目标锁定了前代至尊,但是现在看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前代至尊和九州总局之间,又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

    陈平坐在沙发上,看了好一会儿,身后一道温柔的声音。细嫩的小手按在他的肩膀上,温柔的问道:"怎么了,想什么呢?"

    陈平摸了摸肩头的小手,侧首看着披着外套的江婉,道:"没什么。有点事情,你怎么起来了?"

    江婉笑了笑,被陈平拉着坐到他身边,道:"看你还没睡,担心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能跟我说说吗?或许我可以帮你想想。"

    陈平攥着江婉柔软的小手,看着她那精致的面庞,摇摇头道:"没什么,你别担心了,我能处理好。"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告诉江婉的好,免得她担心。

    而且,有关前代至尊和九州总局的事,陈平自己现在还没多少把握,不能把江婉牵扯进来。

    一旦将江婉牵扯进来,怕是不好收场。

    江婉见陈平不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翌日,陈平一大早的就离开了酒店,因为翁白电话过来说,陈克行找他,就在陈庆华他们扣押的酒店。

    陈平心中冷笑,这陈克行可以呀,居然能找到扣押的酒店。

    想必,陈氏分家在上沪没少安排人手啊。

    这消息,一看就是陈庆华那老匹夫传递出去的。

    很快。陈平就来到了酒店,大厅门口,他就看到了对峙的两拨人。

    这一次,陈克行下了血本,带了不少人过来,全是陈氏的护卫,皆是高手。

    而翁白这边,自然也不落下风,上沪一半的兄弟都过来了,个个面色严肃,就等着陈平过来。

    "陈少!"

    远远的,翁白见到陈平走过来,立马迎过去,满脸恭敬之色道:"陈少,这次怕是不好收场啊,对方带了这么多人过来,我已经调来了一半的兄弟,再调人,怕是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酒店这边,我已经派人暂时封场了。"

    陈平点点头,从众人身后步入场间。

    翁白的人,自动让开一条道,齐声恭敬的喊了声:"陈少。"

    陈平眉色一挑,神色不月的盯着对面嚣张跋扈的陈克行,开口道:"还不走?"

    陈克行冷哼了一声。眉眼上挑,道:"陈平,你别吓唬我,我今天来,就一件事,你赶紧放人,要不然,我身后这些分家的护卫,就要闯进去了!"

    陈克行满脸的得意洋洋,他可是准备了一天,自然不会害怕陈平。

    昨天,那是自己意外的失利,没想到陈平居然那么强势,敬酒不吃吃罚酒。

    今天,他特地将分家安排在上沪的人全部调出来,就是为了以势压人,迫使陈平放人。

    至于昨天的耻辱,他还不敢告诉分家。

    要不然,丢脸的是他。

    陈平冷冷一笑,扫了一眼陈克行身后的那些人。道:"哟,有准备啊这次,带这么多人过来,行啊陈克行,比昨天硬气了。"

    听到这话。陈克行恨恨的捏了捏拳头!

    该死的!

    他陈平这是在嘲笑谁呢?

    跟着,陈平接下来的一句话,就更加让陈克行没面子了。

    陈平双手插在裤兜里,一副放荡不羁的样子,道:"陈克行,忘了昨天是怎么被我打的了吗?"

    这话一出,翁白这边的人,全都笑了。

    这就让陈克行很没面子,她顿时脸色暗沉,恨恨的咬着牙齿。指着陈平怒道:"陈平,你休要张狂!今天,我不是来跟你比人多的,你赶紧给我放人!要不然,我就带人冲进去,到时候,出了任何事,都是你的责任!而且,我今天,是代表我父亲。你听清楚,是我父亲,分家的宗正,最后一次对你下达警告,放人!"

    陈克行很不爽,尤其是对面那些人嘲笑自己,让他更加不爽!

    自己,好歹也是陈氏分家的少爷,什么时候让一群社会底层人嘲笑过?

    "你们,给我住口!不准笑!不准笑啊!"

    陈克行指着翁白的人,气急败坏的嚷道。

    跟着,他扭头,阴狠狠的盯着陈平,喝道:"陈平,赶紧放人,听见了没有?还有,这些人,全部掌嘴,敢笑话我,就是在嘲笑陈氏!该死!"

    说罢。他身后的那些分家护卫就要上前。

    但是,陈平脸色一沉,道:"我看谁敢上前一步!"

    瞬间,分家的护卫全部立在原地,面面相觑。不敢上前一步!

    谁敢动?

    那可是本家的继承人,一句话,他们就得掉脑袋!

    陈克行将自己带来的护卫居然不敢上前,顿时大怒,上去几脚踹过去。喝骂道:"废物!饭桶!你们是我分家的护卫,怕他一个陈平做什么?这里是上沪,不是陈氏,给我动,动啊!上去!"

    陈克行气死了!

    分家的护卫见此。默默的看了几眼,再次往前踏了几步。

    但是,陈平就这么淡然的站在众人面前,眼神扫过眼前近百名的分家护卫,沉声喝道:"胆敢上前一步者,按叛出陈氏论处,杀无赦!"

    "是!"

    骤然,陈平身后,翁白的手下齐声高喝。

    慌了!

    分家的护卫这下子是真的慌了!

    按叛出论罪,他们必死无疑!

    陈克行也是脸色一沉,喝道:"陈平,这是我分家的护卫,你没资格给他们定罪!再者说,我今天是代表我的父亲过来警告你,放人!否则,你,你包括你的家人都会受到分家的报复!"

    "我知道,你有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还怀了孕。哦,对了,还有一个三岁多的女儿。陈平,我劝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的话,吃苦头的肯定是你,还有你老婆和女儿!"

    陈克行威胁道,满脸阴冷的冷笑。

    陈平面色阴寒,身上骤然涌起无尽的寒意,道:"陈克行,你不该拿我老婆和女儿威胁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