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恐怖灵异 > 上江首富乔富贵 > 正文
加入书架|投推荐票|错误举报

第756章,让醉梦庭关门?!

    众人皆是不解,纷纷看向易文秉。

    "易经理,你没搞错吧?不是克行少爷少拿下了这东西吗,你为何给他?"先前拍着陈克行马屁的那位,此刻满脸狐疑的问道。

    "是啊易经理,你弄错了!"

    "谁让你拿的,这可是陈克行陈少拍下的东西,赶紧给陈少递过来!"

    有人面红耳赤的盯着陈平。遥指着命令道。

    先前,他们还与陈平同站一条战线,现在,转眼间就各自为利。

    不得不慨叹,世上无情之人比比皆是,利益为上啊。

    就在大家针对陈平的时候,易文秉打断了众人的话,笑了笑道:"诸位。我没搞错,这件东西,被陈平陈少拍下了。"

    闻言,诸位再次震惊!

    这易文秉莫不是脑袋被驴踢了!

    陈克行可是天心岛陈氏分家的少爷。他居然敢拒绝陈克行的筹码。

    醉梦庭,难道不想存活下去了?

    "易经理,你在开什么玩笑?这位,可是天心岛陈氏分家的少爷,你要拒绝他的筹码?"就连焦玉堂,此刻都有些想不明白。

    易文秉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他才三十多岁,就已经是醉梦庭的当家经理,足以见得这个人足智多谋,且手段高深。

    要不然,想在醉梦庭上位,那简直不可能!

    可是,易文秉却拒绝了陈克行的筹码!

    这背后,难道还有他们不明白的事情?

    易文秉笑了笑,道:"我觉得,陈克行陈少的筹码,不一定比得上陈平少爷的筹码。"

    嘶嘶!

    场间,诸位皆是内心震撼,翻涌出惊涛骇浪!

    什么?

    易文秉居然敢说出这种话!

    陈克行,作为天心岛陈氏分家的少爷。他开出的筹码,二十亿已然是天价,再加上陈氏分家的人情,那简直没有人会拒绝!

    面对这样的筹码,易文秉居然说出,陈克行的筹码比不上陈平的筹码这番话。

    陈平的筹码是什么?

    他的一份人情。

    这一份人情,竟然比二十亿外加天心岛陈氏分家的人情,还要贵重?

    易文秉疯了!

    他一定是疯了!

    "易文秉,你疯了吧?你不会和这个陈平有什么私交吧?先前,你让他直接加入醉梦庭会员一事,我就觉得蹊跷!现在,看你这么做,我严重怀疑你易文秉和这位陈平陈少有私交!你要明白,醉梦庭最忌讳的是什么!想必,不用我来提醒你吧。"

    先前拍马屁的那位中年男子,此刻再次出言道。

    他真的搞不懂,这易文秉到底要做什么!

    易文秉面色淡然,说道:"乔老板,你多虑了,我醉梦庭的规矩。我易文秉自然懂,不需要乔老板提醒我。而且,我得明确的告诉乔老板,还有诸位,我和陈平陈少没有私交,今天是第一次相见,要说我们之间的关系的话,一见如故,恰逢老友神交已久罢了。"

    这句话说完,偏厅的众人,皆是一愣。

    易文秉这话说得,裸的打脸乔老板,而且,还表明他与陈平的关系,清白。

    乔老板一怔,面色涨红。指着易文秉道:"就算是这样,那你为何要将这东西给他?难道,我们陈克行少爷的筹码没他高吗?我想,在座的诸位。都会不服气吧!"

    易文秉看了一眼陈平,想要解释,可是陈平却摇了摇头,而后,他目色平静的看着那乔老板,道:"那你可以问问你身边的那位陈少,问问他,敢不敢和我争。"

    咯噔!

    众人心头一颤!

    陈平这话什么意思?

    他要公然和天心岛陈氏分家的少爷争夺?

    "放肆!陈少可是陈氏分家的少爷。你算什么东西?不要以为自己姓陈就了不起!这个世上,唯有天心岛陈氏,才是万人之上!"那乔老板怒道,不遗余力的打压陈平。

    跟着,他扭头对面色阴沉的陈克行道:"陈少,这家伙好生狂妄,我建议您教训他一顿,让他明白明白您的实力和手段。"

    陈克行心中憋着火气。他也想啊,可是他敢吗?

    啪!

    陈克行一巴掌抽在那乔老板的脸上,呵斥道:"废话!如果我可以的,需要你来教我?!"

    那乔老板被陈克行这一巴掌打蒙了,不解的望着他,问道:"陈少,您这是?"

    陈克行冷哼了一声,扭头,寒着脸,盯着陈平,想要说什么,但是见陈平那淡然的目光,他又只能咽了一口唾沫,转头对易文秉发怒道:"易文秉,你当真要将这东西给他?"

    对付不了陈平,自己还对付不了你易文秉了?

    醉梦庭。在陈氏分家眼里,也不过如此罢了!

    易文秉嘴角含笑,道:"克行少爷,您应该明白的。有些话,就不用说太明白了吧。"

    哼!

    陈克行冷哼一声,警告道:"好!既然你这样说,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今晚,这东西,我陈克行势在必得,你易文秉。包括你背后的醉梦庭,自己看着办!要是我得不到,那你醉梦庭在上沪,以至于国内任何一家醉梦庭,都关门吧!"

    威胁!

    诸位听到陈克行的这句话,皆是幸灾乐祸的看着易文秉。

    易文秉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这陈克行会如此行事。

    他面色一沉,道:"克行少爷,您当真要这么做?"

    威胁醉梦庭?

    易文秉心中有了怒意!

    就算是天心岛陈氏分家又如何?

    他易文秉,是醉梦庭的人,即使是蚍蜉撼树,他也无惧!

    "呵呵,易文秉,我劝你不要自误!"陈克行双手背在身后,面容倨傲而得意。

    一个小小的醉梦庭而已,还真敢和自己叫板?

    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陈克行可一点也不担心。

    那乔老板等人,也是呵呵的冷笑了几声,劝道:"易经理,我看,你还是不要惹怒陈少的好,否则的话,这醉梦庭当真就要没了。"

    可是,突然!

    一道隆中之音,却在偏厅门口响起!

    "是谁要我醉梦庭关门啊?我关启堂,还是第一次听说!"

    声音带着怒意,寒声如闷雷,震得整个偏厅内嗡嗡的响!